3,113 views

【007 空降危機】- 從頭開始


【Skyfall】

要寫文章討論007實在很汗顏,因為我真的不是007迷,我第一部開始看得007是從出現在我春夢中的皮爾斯布洛斯南開始的,然後接著每一集的都會看到,但也不見得都會花錢去戲院看(像「量子危機」我就是在家看得),所以對很多007的「傳統」,我也不是太清楚,甚至連這集的007看到完時,我才驚訝地發現:原來這是007第五十週年的特別版,這時才恍然大悟:難怪會這樣安排與設計了!


另一個尷尬的地方是,我們看試映的時候跟片商簽了保密條款,不得透露情節跟結局,所以我又很怕寫的過程會誤觸地雷,寫到不該寫的雷(當然,我絕不會透露結局的)破壞了其他觀眾的雅興,不過,因為這集的007真的很好看,很不一樣,所以還是特別介紹一下吧,也算向這個活了50歲的英雄致敬!(而且似乎很多朋友特別期待這一集的007喔。)


根據預告片,大家可以猜到007出場不久就中彈了,想當然爾,福大命大的007是不會死的,但接著就是中彈後的007怎麼重回組織,重新建立信任感,重新成為合格的探員。(這是我能透露最多的訊息了,其他恐怕都是雷了,我相信大家會很願意去戲院看這部電影的,所以其餘劇情的發展就不多說了)。


其實這一集的007真的很不一樣,他大概是我看過最幽默有趣的007了,尤其影后珠蒂丹契跟007之間的互動,那種冷冷的英式幽默,徹底展現冷面笑將的功力,彷彿告訴所有的喜劇演員:喜劇實在不須這麼賣力搞笑,這樣輕描淡寫不著痕跡的詮釋法,才是高級幽默!


因為是第五十週年的特別獻禮,所以,場面之浩大也非同一般,我記憶最深刻的就是開場的伊斯坦堡動作戲,因為對前陣子的「即刻救援2」的記憶猶新,所以正好可以看出兩個劇組的場面設計跟預算大小,如同我在臉書說得,想知道有錢人跟超級有錢人的區別嘛?這兩部戲就是最好的例證,「即刻救援2」已經是個有錢人了,「007空降危機」簡直是超級有錢人,才開場就砸重金搞爆破,搞場面,搞追逐,要摧毀幾台車都只是小case,你要說他是「炫富」,可一點也不為過呀!但這些場面也的確撐起了這第五十週年的特別版,所以去戲院看絕對值回票價,至少可以讓我們這些窮酸劇組(我真的相信光開場的伊斯坦堡的追逐戲的預算足以拍攝一整年份的國片了!!)見識見識超級有錢人都怎麼花錢的!


但光是炫富是不足以撐起一部超過五十周年的系列電影的,除了前面講得這一集特別幽默(這集的007甚至有展現『同性情節』的橋段喔,也是一絕,這是以往的鐵血英雄不會碰觸到的禁忌話題呢!)、有錢,他也多了更人性化的設計,比如007是會受重傷的(不管生理或心理),龐德女郎也跳脫花瓶角色,可以協助007,甚至在緊要關頭救007的命,最重要得,這一集的使命是繼往開來,他不只要回顧過去,更要開創新局,扮演承先啟後的角色,所以本片還有一大段非常懷舊的段落。


不過相信看過本片的人都同意,本片最感人的段落是珠蒂丹契在公證會上的一席話,她告訴大英政府,為何冷戰已經結束這麼久了,科技已經這麼先進了,而像007這樣的血肉探員還有存在的必要與價值,這段話不啻是告訴觀眾:英雄不只不會死,他們也不會凋零,而且他還打算重新出發,因為這個時代比以往任何時代都更需要這樣有血有肉的真實英雄!(片中那首丁尼生的詩句特別感人,由珠蒂丹契顫抖的嘴唇中唸出,更是感動的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


是的,這個英雄已經五十歲了,他也許略為跟不上時代的腳步,不太懂高科技的所有運作,體力也大不如前,不是最佳狀態了,也常被人嫌old fashion,但他依然保有最原始的生命力(這集的導演似乎特別喜歡展現007高昂的『性致』,這種『性致』代表了一種原生的生命狀態與本能),與不服輸的戰鬥力,跟異常冷靜的判斷力。


除了更緊張刺激的動作設計,更驚險浩大的場面調度,這集的007真的很好笑,最後還非常感人,你會在走出戲院後,感覺像剛跟一個相識五十年的老朋友共渡了一段難忘的美好時光,接著發出一聲唏噓,然後,開始期待準備重生的007在下一個五十年繼續震撼我們的官能。

最後還要感謝編劇的巧思,讓我們以後再罵人時,可以將「Bxxch」這個字縮寫成一個簡單的「M」就好了,多優雅的罵人法呀!(看過電影的就會懂這個梗了喔)

因為有朋友在問,於是我想可能很多人都想知道最後M夫人唸得那段丁尼生的詩,正好看到其他影評有提到他的詩名「尤里西斯」,所以節錄出來給各位參考:
(原文節自下列網址)
http://dccc30.blogspot.tw/2010/08/blog-post.html

We are not now that strength which in old days
雖然我們的力量已不如當初

Moved earth and heaven, that which we are, we are;
已遠非昔日移天動地的雄姿

One equal temper of heroic hearts,
但我們仍是我們,英雄的心

Made weak by time and fate, but strong in will
儘管被時間消磨殆盡,被命運削弱

To strive, to seek, to find, and not to yield.
我們的意志堅強如故,堅持著去奮鬥,去探索,去尋求,決不屈服

(PS:尤里西斯是「荷馬史詩」中戰爭結束後要踏上歸途的英雄,一生都在踏上一條回家之路,很多西方的電影英雄的畢生動作就是要完成尤里西斯的『生命行動』,回家,這首詩不僅點出為何這次的007要回倫敦去惡搞倫敦,更點出007要回到兒時的家的行動,這也暗示了走了半個世紀的007,除了要回家,回歸故土,更要踏上新的旅程,重新出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