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8 views

【掌鏡】- 凝視與神會的瞬間凍結成的永恆


【Anton Corbijn Inside Out】

先說明,這絕對是一部小眾電影,因此即使我很推薦,我推薦去看得對象也是少數的特殊觀眾,那些族群適合去看呢?第一批,電影系或影像傳播系(或者視覺傳達系)的學生必看!再來,喜歡看攝影展,愛好攝影的也值得去看,第三,紀錄片愛好者,第四,文青,第五,藝術系所的學生,第六,跟我一樣拿到交換卷的,本片絕對值得你去捧個人場!

本片是一部講述影像創作者安東寇班的紀錄片,原諒我孤陋寡聞,沒聽過這位影像大師,不過他的經歷絕對是吸引你去多瞭解這位藝術家的重要指標,他是很多重量級樂團的御用攝影師,像是「U2」,「超脫」(其實還有很多,但我實在不是搖滾樂愛好者,所以無法列舉)等。另外,跟他合作過得明星名人更不勝枚舉,像伊莎貝拉羅塞里尼,凱特摩絲,凱莉米洛等,他才華洋溢,橫跨平面攝影,唱片封面設計,電影導演,MV導演等不同的影像領域,可說是一個全才的影像大師。

而且,實話是,再多的頭銜都比不上他的作品會說話!

說真的,進了戲院,看了他的影像作品,即使沒有以上這些名人的加持,你也會為他的影像感到震撼與激動,那就像是站在一個超級電磁波旁邊,你很難不被影響,不被撼動。

本片的整個觀影過程不斷刺激著我的思考,不管是影像的,或藝術的,或創作的,實在很難讓人只是專心在影像上,這部片像個高速運轉的「播種器」,把大量的藝術種子運送出來,至於哪些潛意識會接住,又會在哪些潛意識發芽茁壯,就各自順緣了。

例如,影片一開始沒多久,我就開始思考著,幾乎所有著名的畫家都會有所謂的自畫像,但攝影師卻似乎不會有自拍像,我很好奇,如果去請世界上都還在的攝影大師拍一張自拍像,那他們會怎樣呈現自己呢?

不過後來的思辨中,跟U2主唱波伊的結論一樣,波伊:其實每一張作品都是安東的自拍像,每一張作品中都有他自己的一部份。

就像每本小說都是作者的自傳,至少是潛意識的傳記,每部電影都是導演的自傳電影!

影片中的被攝者說到,他等不及看安東怎麼拍他,因為那些照片裡的自己有種陌生感,那些安東捕捉的瞬間,似乎是自己從未注意過得面向,而透過安東的鏡頭,讓他又多發現了自己的一個面向,而且是有自信的正面的面向!

這多神奇呀,那一刻,我才突然意識到,被攝者雖然慣常凝視的是攝影機(或照相機),但在那個凝視的片刻,其實是攝影師與被攝者「神會」的瞬間所併裂出來的永恆片刻,他們交集的不只是那霎那,而是兩個獨立平行的生命經驗的偶然交錯,所以才那樣璀璨而光輝呀,那綻放的能量是各自用生命去碰撞去激盪出來的…

另外,仔細看,安東選擇的拍攝地點多非一般人眼中的美景,更多時候是殘破的牆角,荒蕪的溼地區,甚至斷壁殘垣邊,嚴格說起來都不是風景名勝,但在他神奇的鏡頭下,就突顯出了獨特的韻味,這也是有趣的點,其實我們看到的風景跟藝術家看到的風景並無不同,不同的是我們看這些風景的角度跟心態,也就是說,如果今天有個藝術家在東區街頭放了一個相框,提醒你,這個街頭,這些人群,這些車子其實是一個藝術作品,我們才會真的停下腳步來用心感受,如果沒人提示,我們是否就不斷在錯過人生中該細細品味的風景呢?

就像罐頭笑聲聽久了,我們忘了自主性的幽默,要人提醒來知道,這是個笑話,難道非要透過藝術家的眼睛,我們才能學會生活嘛?所以觀看藝術,其實看得不只是藝術家特殊的視點,更是一種學習的過程,透過這些視點,讓我們學會如何看待自己的生活與生活中處處存在但一再被忽略的風景與藝術性。

另外,片中的安東拿著數位攝影機拍攝,卻抱怨著:這就是我討厭用數位攝影機的原因,因為看不清自己真正在拍什麼!

這是個有趣的點,因為傳統的相機只有進了暗房,經過一刻鐘的滷化銀作用的顯影效果,攝影師才能確知自己捕捉的片刻,而數位相機正是可以邊拍邊看自己拍了什麼的高科技呀,但他卻抱怨「不能真的看見」,這裡讓我想到一個攝影師朋友的話,他說以前用傳統相機去訪問,一個地方最多照四張照,無論如何都要走了,而且你會知道裡頭的可用率很高,但變成數位相機後,往往拍了四、五百張也找不到一張自己想用的,反而因高科技拖延了效率,因選擇多了。

回觀安東的發言,我想他要表述的是,因為數位相機可以不斷檢視,不斷拍攝,然後查看自己的作品,所以我們只是用鏡頭快速地按下一千個快門,期望有一張是符合我們想要的,而忘了真的用心去看,用心去感受,去捕捉那稍縱即逝的瞬間!因為科技,再次,我們失去了「心」眼,忘了用心去感受。

最後,看到片尾,安東說出他的內心的無法跨越的孤獨城堡,這時,前面所有的影像突然都合理化了,因為他深切的孤獨感(當然也跟他的性格,還有,他的工作型態,四處旅遊相關)是如此的難以跨越,所以,導演選擇呈現的都是安東一個人在荒原行走,在家裡看書,一個人看辦公室,永遠是一大片荒蕪的空間對照一個孤獨的旅人(觀影過程我始終想到一本書名:「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也就是導演很成功地用影像上的荒涼去凸顯了安東的內在孤寂,是個把內心世界影像化的很好的表現法!

但也感謝這個孤獨難以溝通的心,讓他的語言、思想、文字都躍然在他的作品中了,所以他的作品始終透著一種滄桑感…

最後節錄兩句安東的話:

一個人帶著一台相機去世界各地流浪是件浪漫的事,我喜歡在世界各地帶一個角落回到我的世界…
(我想就是這些殘缺的角落組織成了這個荒涼的內心世界吧,因為沒有一個完整的存在)

我的作品都不完美,完美顯得死氣沉沉,因為缺陷,讓我的作品有了呼吸的空間…

2 Replies to “【掌鏡】- 凝視與神會的瞬間凍結成的永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