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2 views

【此生最美的風景】 ― 收進心裡的,才是真正的美景

人的一生總會看到許多讓自己難忘的風景,我訪問過的希臘導演安哲羅普洛斯說過,他這一生最後會帶走的一片風景是他在一個希臘半島上,一片霧景(這是他電影中常出現的意象,不過我忘了他實際上說得原句),他說自己也說不清楚原因。我想就像許多藝術感受是只能意會的,許多導演只知道他覺得那邊該有點東西,卻說不出是什麼東西,這是很難言明的一種感受。

如果問我此生看過最美的風景,我目前為止已經收集了三個,可惜都不是在台灣隨處可見的景象(我這麼說是要說明我不是崇洋媚外,並非國外的風景才是最美的,只是正好都在國外才看到這些景象)。至於怎麼去定義這是此生最美的風景呢?我想不同時期會有不同的心境與詮釋。但就像我年輕時讀過徐志摩的文章一樣,他曾在日暮的康橋騎自行車,一個轉彎處看到一片金黃色的麥田,而有一股想跪下哭泣的喜悅,在我心目中,若要定義此生風最美的風景,這也許是個好的參考(當然,我知道並不是所有人看到美景都會如此受動,所以只是個人參考依據)。

我這一生第一個看到銘記於心的美景是在西藏,那是拉薩附近(所謂附近,也開了六個小時車才到)的一個聖湖,那木錯湖,在西藏的氣候是瞬息萬變的,中午時間,是非常的熱,但太陽一下山,又馬上進入冬天般寒冷,所以到達那木錯時,一陣急雨,讓我跟同行的朋友躲在帳篷裡一面烤火取暖,一面玩著撲克牌遊戲,直到聽到外面一陣喧嘩,我們才出去看,此時約晚上八九點,太陽開始下沉,又因剛剛的一陣雨,天邊還掛著一抹輕輕淡淡的彩虹,近處是仍透藍的天空,遠處的彩虹伴著一大片泛著霞紅的黃橙色天空,左處是終年積雪的山脈,前方則是那清澈見底的聖湖,湖色因天光而反應著不同顏色,因此拌著天空的各種顏色,湖面也像印象派畫作一樣紅橙黃紫藍地暈成一攤七色湖塗抹在山脈的倒影上(我想文字敘述多少有誇張的效果,尤其是十年前的記憶了,但記憶深處的現場感受是遠超過文字的優美的),那一刻大家都很安靜,同行的朋友是個直接的人,看到美景只能用「好美」兩個字形容。而我忘記自己那刻真正的感受了,但既然是此生看到的第一個最美的風景,自然要銘記於心(當然,所謂第一個此生最美的風景,是事後自己這幾年歸類編碼的,那一刻應該只覺得看到此景不需此行,而希望身旁的人是個可以沉默共享此景的人)。

看到第二個此生最美的風景是在希臘的一個小島,帕洛斯小島,跟其他著名的島比起來(像克里特或米克諾斯比起來,他實在不太知名),但因為我又做了一個不用功的旅客(沒事先去做好功課該去那些小島玩),所以因為交通方便便去了這個小島。
小島真的很小,我就租部摩特車在島上亂晃(這裡還有一樁軼事,就是我沒想到會租摩特車,所以根本沒帶駕照,到了那裡,要租車,老闆要看我駕照,我便拿了台灣身份證給他看,他看了半天,意味深長地看著我:「你知道只有你自己看得懂這張證件!」,於是在無人懂中文的情況下,我用身份證租了摩特車),然後也是晃到一處轉彎處,我看到了我歸檔為第二個此生最美麗的風景。

在左手邊,也就是島的地方,是一片因少雨而曬的枯黃的牧草,我的右手邊,連到海的地方是一整片五顏六色的小野花,又紫又紅又黃地氾濫了一地,遠處的海正是知名的愛情海,一整片燦爛的深藍,海上還浮著一朵雲影,再過去,又是一片夏天的景緻了,也就是我視線範圍內同時看到秋涼的枯草,春豔的野花,跟夏爽的海洋,一年四季除了冬季,盡收眼底。在那裡,我第一次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明白了年輕時徐志摩描摹的心境,也理解為何有人可以對著一片美景跪地落淚,只為了一分感動。

這次我在那裡駐足良久,並在附近的樹蔭下開始記下這一刻的感動,也是有了這一次的經驗,我回溯自己曾看過的其他美景,而將西藏的那木錯聖湖經驗收編進了第一個美景。

第三次是我在溫哥華附近的另一個叫加利安諾(Galiano)的小島上看到了我要收藏的第三個風景,並且更有意識地編碼備檔,可惜這也是唯一一個沒有照片可以懷念或證明的風景(其他兩個若要找還是找的到照片,但再找出來看,都沒記憶中優美了,所以也別跟我要了,看著敘述的想像一定更美)。

那是生態旅遊的第二晚,在看了兩天的生態後(各種自然的植物與野生動物),我其實對導遊預告的夜遊已經沒多大期待了,因為我真不是一個這麼喜歡所謂生態之旅的人,對我來說,他們(那些草呀、菇呀,被我統稱為可食用性植物的東西)安靜地躺在超市或市場也是很ok的狀態,所以路上我還跟我媽猜著,該不會帶我們去看螢火蟲吧?或著什麼野生的螢光蘑菇,我猜晚上的活動應該跟螢光有關。

果然我還猜對了一半,但我沒想到會就此看到如此特殊美麗的景象。

導遊發給我們一人一根樹枝,說用得著。

先是我們將晚餐吃剩的蟹殼倒回海裡(因為導遊說島上不處理垃圾,要運回溫哥華,所以這種海中的東西就倒回海中去回收,海自有能力消化再利用他們,我一開始不解,後來想想螃蟹死了也是死在海中,自然不會有污染問題)。當蟹殼倒下去時,激起了一大片的藍潮,那時我還沒注意,只以為是天黑如墨造成的海水反射遠處餘光的效果。後來才知道那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

導遊要我們將樹枝伸入水中,隨著樹枝的擺動,海中會有螢光色的潮流竄起,一問之下才知道那就是我所謂海中的螢火蟲,只是這種螢火蟲跟陸上的不一樣,他們不是沒事發光,他們是只有在覺得受到危險攻擊時才會發出螢光,導遊稱他們是「磷光魚」,事實上,他們不是魚,是一種浮游生物(Phosphorescence),有一整片,所以隨著樹枝的畫動,我們就像在用螢光筆作畫,可以畫一條條的螢魚悠遊,也可以隨手一揮,便有萬點星光灑落,我們每個都宛如上個世紀最出名的畫家畢卡索,只是他用光影作畫,而我們用樹枝,而且是在水裡作畫。

這種生物其實白天也存在,只是太亮,看不出他的螢光,而且只有夏季,沒有光害的海域才會有。而導遊一直說我們很幸運,因為他從沒看過這麼亮的一次,那晚異常的亮(這絕不是客套話是因為他也跟他老公這麼說,被我聽到了)。

而這等美景,不只相機拍不下來,連Discovery派人去拍也拍不下來,所以只能在那裡欣賞,並收藏在記憶裡,是帶不回來的(後來裡安導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有一幕佈滿螢光水母的場面差可比擬)。

那晚大家都玩的很盡興,捨不得離開,我們都成了畫家,自己欣賞自己的畫作,另一處碼頭的空隙處望進去,也可以看到像萬花筒般一點點的螢光閃爍。我甚至還鉤到一條水草,在海中形成更美的長條螢光水草。

連我履閱美景的母親都說此景還真是特殊,是她此生僅見。

我說了,很可惜,這三個風景都不是一般可輕易見到的景緻,否則我可以帶著很多朋友一起分享,但就像我前陣子很喜歡的一首流行歌曲「此生最美的風景」一樣,也許此生最美的風景不是某個場景,而是一個特殊的人(某個著名的廣告辭曾說過:『人才是巴黎最美的風景!』,這樣說來,我想自戀如我,此生收集的最後一個風景會是鏡中的自己吧!),或某個記憶深刻的早餐,或某件特別感動記下的小事,也許他無所不在,只是我們沒有認真去感受他,然後銘記他罷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