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1 views

【露西】一 知識是一種寬闊,抑或是囿限?


【Lucy】

本片大概算是今年暑假最後一檔大片了,尤其對台灣觀眾而言,更是如此。

影片內容非常簡單,基本上就像她強力放送的預告那樣,已經把大半本故事情節給交待清楚了。

Lucy是一個在台灣生活的pa妹,基本上混在一起的也都是些瞎咖,但生活倒也精彩有趣。這天,她卻被一個剛約會不久的痞子混混陷害,被迫帶著世界上最新的毒品CPH4,要走私闖關。Lucy的肚子裡被強迫塞進了大量的毒品,沒想到一場意外,讓毒品釋放,Lucy的身體跟毒品起了劇烈的化學作用,讓她的生命展開了一場全新的旅程。

為了瞭解自身身體的奇妙變化,Lucy找到了長期在做人腦潛能研究的世界腦力權威,諾曼博士。諾曼博士向Lucy解釋了為何這種毒品會引發這麼奇怪的大腦潛能,而隨著大腦的全面開發、啟用,Lucy也慢慢釐清了自己的使命……

本片是2013年在台北大量取景的國際級製作(之前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雖也在台灣取景,但大家似乎看不出來台灣的美),這次影片前大半段故事都發生在台北,大家可以一飽眼福,透過畫面來瞭解老外眼中的台北,這會是個有趣的視點,幫助我們重新審視自己跟自身文化在他者眼中的樣貌。

果然,台灣民眾也頗講義氣的,情義相挺:「既然你都挺台灣了,我自然也挺你!」意思是,截至為止,上映五天的時間,「露西」開出了漂亮的紅盤,尤其前幾天,雖非假日,但夜晚仍是場場爆滿,有家戲院甚至以一小時開三場的速度在消化這些迫不及待衝進戲院一睹真相的影迷!

嚴格講起來,本片沒有太多的大場面(尤其跟盧貝松導演過去幾年慣拍的大場面相比,更是一片蛋糕的等級),故事也沒特殊到不行,我甚至覺得,這是史嘉莉・喬韓森小姐從影以來,拍得最輕鬆的動作片,因為她幾乎不需要打鬥,輕輕一揮手,所有人都倒下去了。但是,這些並未削減本片的有趣性。

對我來講,本片賣得最主要東西不是場面,而是一個極其吸引人的概念:「大多數的人,終其一生都只運用了百分之十的大腦潛能,少數可能可以運用百分之十五的腦容量,但無論如何,人腦還是有百分之八十的神秘區域有待開發,如果,有人可以將全腦的潛能開發出來,那會是如何的呢?」

就是這個本片的核心概念讓這部片多了一層哲學的思辨,讓人想好奇探究,尤其,當現今「潛能開發」已經成為一種顯學的時代,這個命題更引人入勝。另外,片中還講出了一個有趣的論點:「人類用知識框限住了自己的認知!」

意思是,在知識發明前(或者說被灌輸進人腦前),充滿無限可能,可是一旦我們開始學習語言,開始熟記知識,各種可能也就逐漸縮小。例如,語言是人類發明的溝通工具,可是在未習得語言前,人類其實絕對有極其豐富的方式來表達情緒或各種生活情境,但是一旦語言確立,文法規範後,想像的馳騁便有了一道無形的疆域,各種可能都被隔絕於外了。

人類安於知識,享受知識,因為這是一種相對安穩的強褓,讓我們免於對未知產生莫名的恐懼,可是,為了傳遞知識,我們也習慣用簡單的邏輯來思考,來定義周遭的一切,這些看似正常的文明積累過程,卻是對於人類巨大潛能的囿限,我們認定了1+1=2,便失去了任何其他的可能,但這個簡單的算術公式,可能只是浩瀚宇宙的答案之一,卻成為概括全部的唯一標準……

正好這個概念跟台大前校長李嗣涔後期的研究就著重在人類的潛能開發有些相類似的論點,李嗣涔教授認為每個人天生下來都具有可以開發的潛能,包括:手指識字,耳朵聽字等人類定義為特異功能的能力,其實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潛能,只是我們都沒有機會開發這些能力,而且,隨著人類對自我心靈的久失探索,與各種約定俗成的知識的灌入,讓人逐漸喪失了這些能力,而更可悲的,我們無視自身具備的能力,還稱之為「特異功能」。其實何來「特」與「異」呢?(雖然關於李嗣涔教授的研究還有許多相異的聲音,但不可否認,這的確是一個我們面向自身大腦潛能的思考切面。)

本片的最後,其實有那麼點佛學的況味,就是Lucy終於契及了宇宙的真理,瞭解了一切的本質,這感覺很像是佛教中說得「開悟」、「明心見性」,就是瞭解與見證了佛教說得「佛性」、「空性」,再也不必迷惑於眼前不實的幻象的迷惑,而知了「萬法皆空」的實相,這是讓我這個佛教徒覺得非常有趣的部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