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3 views

【東京家族】- 撫慰大和魂的告別之旅


1953年,日本電影大師小津安二郎拍了一部名垂影史的電影「東京物語」,時隔一甲子後(也正好是小津安二郎先生逝世時的歲數),日本國民大導演山田洋次再次重拍了這部電影,要向小津先生致敬。

「東京家族」的故事非常地簡單,因為是重拍片,所以我就直接說出故事了。

影片講述一對平時居住鄉下的老夫妻去到東京看三個子女,這是兩人久違後重新踏上東京,這裡已經跟當初他們造訪的東京天壤地別了,但改變最多的,不只是風景,更是人心。迎接老夫妻的子女,雖然有孝心,特意安排父母入住東京高檔酒店,還特別選了有無敵景觀的高價房,但礙於都市人的庸碌生活,而無法花更多時間去陪伴老夫妻,更無法照顧到老夫妻的心裡需求。

老夫妻從初到時的歡喜迎接,到中期的無奈而必須流落街頭的徬徨,到最後有點失態地要離開,就當旅程要結束時,一向體健的母親也突然病逝了。

於是三個子女陪著母親的骨灰回到了家鄉,辦完了喪禮,又急急趕回了東京,最後徒留下將被時代淘汰的父親一個人待在故鄉的家裡,等著離去的時刻到來…

提到小津安二郎,他最著名的標誌型鏡頭就是在「東京物語」中,一片黑白的稻田,一列火車奔馳而過,曬衣架上一排隨風飛舞的白色衣服,以前我不懂為何這個鏡頭會成為經典,現在,我知道了,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這個鏡頭,那就是「歲月靜好」,一副承平時代的景象,稻穗、和風、火車奔向未知的希望、家庭和樂的氣氛透過曬衣架上滿足飄盪的衣服隨風遞嬗…是呀,好一副現世安穩的寫照,這就是電影語言的迷人之處呀。

小津導演的另一個影像特點是仰拍鏡頭,用較低的角度凸顯出來人的高貴,把人放在很重要的位階,然後用很短切平順的鏡頭切換對接繁複地展現人在空間中的移動,還有象徵秩序反覆出現的正方形門窗框,因為那正是戰後的日本,急需恢復舊有秩序的年代,那正方形的切割紋路似乎正是社會要喚回的大和精神與秩序。

最後,一個重要的情節線就是父親與女兒的關係,小津先生的很多片子都在講父親要把女兒嫁掉的故事,因此本片也處理了父親與出嫁女兒的複雜糾葛。

時隔了六十年,日本再次經歷戰爭,只是這次的戰爭是積久不振的經濟大衰退,跟前年的毀天滅地的大天災311,再次的,日本似乎重回了六十年前那個百廢待舉,急需心靈秩序的年代,因此在這一甲子的時間又重拍本片,絕對有著深沈的社會意義。

而且這個版本的劇情多了很多溫情,原版中感覺被東京洗練變的較無情的子女,在這個版本中似乎更多了孝心與溫情,而小兒子跟小兒子的女友也由較年輕的偶像妻夫木聰跟蒼井優出任,而且有較多的笑點,讓人在較平順無起伏的電影敘事中,找到呼吸的空間。

而且這次的電影融進了更多的時代感,尤其是311那場天災,片中反覆提到好幾次,我個人覺得本片的最大意義就是讓整個大和民族有機會跟在那場天災中不幸罹難,卻來不及道別的親友們,有個機會好好道別!這絕對是一種集體潛意識治療,就像去年很紅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的名言:「人生最殘酷的就是沒有時間好好道別!」這句台詞道出了311天災中驟然面臨生離死別的人們,透過這部電影,大家似乎有了一個投射,就像片中的子女圍繞在母親身邊那樣,好好地向那些失蹤往生的親友說聲再見!

一如片中說得,母親完成了她的旅程,那些大和魂,也完成了各自的旅程,重點是,那些痛失親友的生者,在心靈上完成了這趟告別之旅,接著,就像子女一樣,生活在繼續,一樣吃飯,一樣微笑,一樣回到各自的生活中去奮鬥。

而更重要得,這是日本民族在向整個將逝去的大時代作最後的告別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