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0 views

【恐怖攻擊直播】- 小心,別讓自己成為下一個恐怖份子!


【The Terror Live】

尹榮華曾是新聞台紅極一時的當家主播,最近因為一些細故,被降轉到了SNC廣電集團的播音室,做著不受重視的廣播節目。

這天節目一開播就接到一個自稱是建築工人的中年大叔的call in電話,抱怨著政府不甚公允的財政政策,因所講內容與正在討論的稅制問題無關,所以尹榮華照例打斷了這個中年大叔的發言,奇怪的是,中年男子的電話並未因此斷線,反而佔著電話線,尹榮華原本只想草草打發男子,沒想到,男子在與尹榮華私下的對話中威脅會炸掉漢江上的麻浦大橋,尹榮華不以為意,料想只是無聊男子的唬爛技倆,沒想到,隔沒多久,電視台外的麻浦大橋真的受到炸彈攻擊,斷成兩截,這時,尹榮華才意識到事情大條了,但是尹榮華想到的不是橋上民眾的安危,而是:這是一個多難得的獨家直播機會,可以讓自己從這個破廣播室裡再度翻身,回到專業又受重視的主播台崗位……

於是,尹榮華且戰且走,想利用這次難得的機會再次鹹魚翻身,沒想到的是,事情遠比他想像的複雜,歹徒也正利用他貪婪的野心,一步一步實現自己的終極計畫!

這是2013年的韓國電影,導演金秉祐因為本片在韓國拿下了五、六座獎項,包括最佳新導演獎跟劇本獎等,可說是去年韓國影壇頗受重視的小成本電影。

這部電影算是所謂的「概念電影」,就是由一個概念發想,進而發展出來的電影,比較有名的概念電影例如影史上著名的「日正當中」,本來這只是一部簡單的西部片,但他作了一個有違電影時間的實驗,就是讓影片時間跟真實時間一模一樣,也就是說,片長九十分鐘,電影內容也正好在講這九十分鐘內發生在西部小鎮的故事。另一個有名的概念電影,是希區考克曾嘗試用一個長鏡頭說完一個故事,當然,事後他自己也承認,這是一個愚蠢的嘗試。所以影史上再也沒有人用這種方去表現電影長片了。再來一部大家可能比較熟知的概念電影是那時還沒變形的柯林法洛主演的「絕命鈴聲」(「Phone Booth」),講述一個人被困在紐約市的公共電話亭的故事。

本片也有這樣的概念,就是整部戲百分之九十五都沒有離開廣播室(中間主角有離開去上廁所),但無損於這個有趣的概念,因為故事從廣播室改成現場新聞連線的直播室,所以,透過新聞畫面,觀眾可以看到恐怖攻擊的畫面,但因為是透過新聞影像傳遞的,所以在特效上便不需這麼逼真(即使韓國的特效技術可以非常逼真的),但還是很聰明地避開了很多擬真的大場面,而讓故事在懸疑又驚險的氣氛中牽著觀眾走。

嚴格說起來,我個人不太喜歡這部片,尤其是結尾的時候(主角做的選擇有點莫名其妙,但似乎很符合大韓民族的精神),而且,我個人喜歡的韓國電影也不是這類型的,我比較欣賞他們原創類的,而不是要跟好萊塢一較高下的炫技類的特效片。

實話是,至今看了這麼多世界各地的特效片,不知為何,只有好萊塢的會讓人「以假亂真」,因為世界觀眾似乎也都接受了這個文化的假,所以也就陪著他們「瘋狂地假下去」,其他國家,無論拍得再怎麼逼真,都還是少了那股「本質上」虛構的特質。總難讓我買單。

這部電影再次談到了現今很多國家面臨的困境:貧富差距。片中的中年大叔,說他三十年前辛苦地當工人建了這座麻浦大橋,過了三十年,韓國已經進入「開發中國家」,他的生活卻仍無改善,甚至因為通貨膨脹,他連原本的生活品質都無法維持了,只能過著接近貧窮線的低水平生活。

我想,這是世界各地的政府都在面臨的急迫問題,更急迫的是,似乎不管政府怎麼作,這個現象都不會改善,仍是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尷尬處境,而且,這些貧者甚且不是好吃懶做,不務正業的人,很多仍是努力出賣勞力或腦力,卻只能免強換得三餐溫飽的基層人力。

相信大家對雙北市房價高到很多受薪階級這一生即使不吃不喝可能也無法負擔的起一間房子的新聞早已耳熟能詳了,當然,政府有錯,只是,我個人覺得,這個問題已經不是任何單一總統或政府可以解決的了,不管明天總統換成誰,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即使是中國政府,甚或美國政府,這個問題恐怕都已經超越了目前世界上任何單一領導人的能力範圍了。

走到這裡,似乎目前的答案是:此題無解。

至少在這個當下是如此的,當然,人類文化自有自己的生命力,總會找到一個出口,一個制度,至於怎麼出來?怎麼調整?都是遠超越目前任何人類的想像的。

對於世界範圍內的問題,我們可能無法掌控或預測,但自身的生命問題,卻是自己要去把握好得。看到這部片,我想到楊德昌導演的經典電影「恐怖份子」(我個人最愛的他的電影)中描述的那樣,其實,每個人都可能是恐怖份子,尤其在這種高壓的社會壓力下,特別在這個有點瘋狂的甲午年,至今天災人禍不斷,不是莫名的殺人事件,就是各地的災情,在如此絕望低迷的時刻,我們更該想著是,如何不讓自己成為一個恐怖份子,這個恐怖份子的定義要更廣一點,不只是拿刀拿槍亂砍亂殺的人,我們更常做的恐怖攻擊是我們噴發的負面情緒,冷血的刻薄言語,絕望思想的散布,光看看臉書上充斥的負面情緒,就知道,我們其實正在參與製造一個「適合恐怖份子生長、棲居的陰暗環境」,這就是心理學所說得「情境污染」,我們每天讓自己身處怎樣的環境,我們的潛意識(或佛家說的心識)自然就被那樣的環境所薰息,然後自然而然地就會「那樣受、那樣想、那樣行」,於是我們不知不覺也就變成另一個散布絕望的恐怖份子而不自知呀!

現在,也許可以好好回頭去檢視一下自己這半年來的臉書紀錄了,看看自己的思想與行為受到這個甲午年大環境的影響有多嚴重,當了多久不自覺的恐怖份子了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