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7 views

【分歧者】- 別讓恐懼阻撓我們前進,而是用他來喚醒我們的智覺



故事發生在未來世界,那時世界大戰剛結束,為了保護倖存的人類,一群人築起了高牆,將危險隔絕於外,然後在城牆內部依照科學分類跟嚴格的標準,建立起一個表象平和的烏托邦。在這個烏托邦中,把人分成七種類型,分別是:博學派、克己派、直言派、無畏派、友好派(各派別的特色將於後介紹),以及無派別的流浪者,跟威脅體制的分歧者。

建立制度的人相信人性即是造成混亂的基本危險因子,因此透過這簡單的分類,讓每個人可以安分守己地在自己的派別中各司其職,讓社會可以順利地運轉。

女主角碧翠絲到了要選擇自己派別的年紀,17歲,她出生自一個克己派的家庭,過著樸實簡單的生活,靠著減低自己的慾望來成全別人,也有著博愛的胸襟,但是她卻嚮往著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即瘋狂的無畏派,無畏派負責這個烏托邦的秩序維護,是軍警的功能,他們總是在各地做著各種瘋狂的行徑,似乎享受著生命與喜悅,笑容彷彿是他們必備的配件。於是碧翠絲大膽地選擇了無畏派當她的終極歸屬(一個人一生只能選擇一次派別,一旦你發現自己不適合這個派別,你將被迫離開這裡,變成無派別的流浪者,這些流浪者過著遊民的生活,三餐不繼,朝不保夕)。

正當碧翠絲歡欣地迎接她的新人生時,才發現這是個奸險重重的選擇,為了要訓練出卓越的執法者,無畏派的磨練可說是死裡求生,不只打死不償命,一旦成績落後,將遭到淘汰,變成流落街頭的無派別者。這對自小就被教著要愛他者的碧翠絲來說,如同登天之難,而更讓碧翠絲身陷險境的是,她慢慢發現自己竟是一個「分歧者」,意思是「無法歸類的人」,在這個烏托邦中相信,這些分歧者的存在將對體制造成威脅,因為他們生性不受約束,容易衝撞體制,所以一旦被發現,就會遭到「斬立決」的處置。

除了要掩護好自己是分歧者的真實身份,碧翠絲也發現了一個驚天的陰謀也正在醞釀中……

本故事根據薇諾妮卡‧羅斯的同名暢銷小說改編,本書一上市,即攻佔美國銷售排行榜,也獲選為年度最佳書籍,因此本片可說眾所矚目,同時網羅了實力派的中生代(像凱特‧溫絲蕾、愛希莉‧賈德跟Maggie Q),也casting到了備受關注的新生代演員雪琳‧伍德莉跟席歐‧詹姆斯。可說是部陣容堅強,製作團隊突出的未來史詩動作片。

這裡可以來介紹一下片中的五種派別:

博學派:顧名思義,博學多聞,信仰科學,相信透過科學的手法,可以抑制人性中的劣根性,也唯有去人性化,才是達到祥和社會的完美手段。

克己派:安分守己,有點像是修行者,被教導要博愛,要服務大眾,要放棄私慾,片中他的領導者正好也叫馬克斯,很難不把他跟提出「完美社會架構」的社會主義哲學家馬克思聯想在一起

友好派:他們天性和善樂觀,與世無爭,過著務農的生活,是底層的基礎勞動者。

直言派:他們崇尚誠實的美德,絕不說謊,所以講話常常得罪人。

無畏派:他們勇敢,好強,不服輸,要克服生命中的恐懼,以維護體制為己任。

透過這五種分類法,作者把人分成基本的五種,不過,雖然我沒有讀過相關的知識,但是總覺得這個分類怪怪的,尤其是直言派,強調人要百分百的誠實,我不太瞭解這種分類法。然後,自小受儒家薰陶的我(相信『唯有讀書高』的迷思)也很難想像有人願意去當友好派,一輩子務農。但其中的博學派、克己派跟無畏派倒是有些可信度,因為這是鮮明的人格特質,但直言似乎是太過單一的特質,可以依此自成一派,也覺得很奇怪,意思是,直言派應該可以在任何一派中生存,或者說,既然是個科幻故事,強調人要去人性化,那麼,不是可以直接把人性中說謊的部份直接去掉,讓每個人都「必須誠實」,這不是更好的烏托邦世界嘛?所以我個人對片中的派別設定有些許的意見不同,也不太理解作者的分派法(當然,這只是第一集,我想這種分派法,在其後兩集中應該都會起到關鍵的轉折)。

有人說,這是一部「反烏托邦電影」,也就是說任何試圖消彌人性而建立的烏托邦,終將被摧毀!西方的敘事典型中,「人性」這種善惡並存、自然無束的特質,是如此被歌頌著,所以,你可以看到各種擬人化的動物、卡通,看到無數的關於機器人突然有了人性的故事,看到各種人努力克服自身弱點的成長故事,甚至天使放棄光芒,墜入凡間體會當人的故事,由此可見西方多麼鼓勵「人性」、「自由意志」,他們如是說著:「是的,我們並不完美,但我們很完整!而且終其一生會逐步完善自己。」(那句經典的電影情話:「You complete me.」應該可以改成:「I complete myself.」)

人性如此光輝、偉大、璀璨,所以任何會掩蓋或摧毀這個光環的人、事、物必將遭到推翻與毀滅。

近幾年,關於這種反烏托邦的敘事可說屢見不鮮,例如跟本片有著相似基因的「飢餓遊戲」、「極樂世界」、「遺落戰境」,還有上週才介紹過得「美國隊長2」也多少有點這類基因。

我想除了說明了電影科技的日新月異,足以完美呈現這類題材的需求,另外,人類是否也不自覺地走到了另一個呼求「烏托邦」的集體潛意識中了?

我已經反覆闡述這個議題好幾次了,講到自己都覺得煩了,可是這又是如此真實的現存現象:當資本主義被發明時,人類的自由意志也正被鼓舞到他發達的最高峰,這兩者的「互利」關係,強化了彼此的存在與極化,我們以為資本主義下,個人自由可以不斷被成就與滿足,可是個人自由的極大化,跟資本主義的過度化卻造成了我們現今這個世界的不安與躁動。我們以為自身成就可以在資本主義底下被無限滿足,卻發現慾望黑洞反噬的力量如此巨大,難以消融。資本主義更是無休無止地膨脹自我,變成將要吞噬一切可能的唯一自利巨獸(所以反烏托邦,可能反的正是資本主義這個烏托邦的假象)。

而今,我們開始看到這隻巨獸,甚且在我們的集體潛意識中感到畏懼(永遠難以滿足的慾望,各種空虛、寂寞的文明病,憂鬱症,成癮症等等),曾是人類的烏托邦(自由化的資本主義世界)而今成為最大的迫害者,那麼,下一個更完善的人類世界將是什麼呢?是否打碎重來過(一如上週介紹的『挪亞方舟』),再建立一個以物易物的完美桃花源反而是條通往完美世界的捷徑?

最後,分享片中一句很經典的台詞:
恐懼沒有阻撓你,而是喚醒了你!

我想換個說法就是:
「別讓恐懼阻撓我們前進,而是用他來喚醒我們的智覺!」
也許這正是現在社會最需要的力量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