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8 views

【我支持服貿,更支持民主】- 前提是,我跟你一樣熱愛台灣



立法院前有一群熱血的學生發起了在國外媒體眼中的「民主重生」運動,臉書上也一堆朋友過去聲援、支持,更令人激動的是,有很多老師、教授也借這個機會過去公開上課,給全民上了一堂最好的民主課程,也許這是料峭春寒最溫暖的場域了,很高興CNN等國際媒體的關注,讓台灣有機會去辯證自己的民主進程。

實話是,不善讀條文如我,連懶人包都試著進入過,但卻還是失敗了,最後一根稻草,請教授朋友幫忙消化,也還是如此催眠,但是,這也正好是個最佳的公共政策辯證的時刻,最重要得,讓執政黨跟在野黨看清楚:「台灣民眾跟你想的不一樣了!我們正在改變,也請你們跟上我們改變的腳步!」

先說說,我為何支持服貿,因我沒有法律跟經濟學的背景,所以我只能夠用最基本「印象派」的方式來詮釋她(事實上,我相信大多的反對者跟我一樣是基於『印象派』的方式在反對她),所謂支持者的印象派就是,開放服貿,除了勢在必行(全世界哪個國家現在不想跟地球上僅存的仍在持續成長的最大經濟體簽約合作呢?),也似乎是振興台灣經濟目前的最後一根稻草了。

是的,我知道這根稻草其實是偽裝成救星的「鴆酒」,因為這麼作目前看起來可能是「飲鴆止渴」,而正好「中時集團」這個龐大的媒體帝國驗證了這杯鴆酒的威力!因為他的大老板在中國擁有龐大的經濟利益,使的他不得不從原本的親中的假面下,直接帶上紅色帽子,大喇喇的告訴你:「我已經是中國媒體在台灣的代表了!」(看看他們偏頗性地報導大學生在立法院的行為,就一清二楚了。)

所以,擔心服貿「也許可以暫時救了台灣一時,卻可能毀了台灣一世」的「推論」自然看起來是最合情合理的「邏輯推演」下的結果,尤其鄰近的香港正好是最好的借鏡,正逐步喪失了民主自由。

所以,這個推論也成了「印象派」反對者最重要的矛,以長遠來看,服貿的確看起來是在「變相的」賣台。

這邊我要強調的是,這是推演過後「可能」的「變相的」賣台,而不是某些政客誤導性的政治術語直接告訴你:「國民黨在賣台」,這個概念基本上是迥然不同的,因為,支持者如我,一如那些在立法院前面的群眾,我也希望台灣好。

那麼,我就以我有限的國際觀來闡述一下一個小我的看法吧,如果我論述錯誤,請批評指教,但請在「這件事情」上,用民主來說服我,而不要用情緒性的字眼來謾罵,因為台灣民主要有下一個進程,就是大家要開始習慣公共論述的能力,邏輯推演與思辨的正確方式,而不是叫囂,所以,要來反駁我,請用理性的語言(就像,我也希望支持服貿的學者,請也去立院前開講,我們來個公共政策辯論,讓台灣民主不要再被情緒性字眼給操控了!)。

目前我看到的簡略過後的協議內容,看起來是台灣的利益大於中國(以大企業來講),但是哪個大企業不是得因此在國際上紮根,然後回來回饋本土的呢?台灣的國際企業不斷在國際舞台上失守(如果她們曾短暫僥倖地佔領過的話),那麼,進軍大陸,至少是還能起死回生的藥劑(當然,根本上還是要提昇自我競爭力)。

以個人來講,沒錯,我們開始要面臨跟更龐大的對手競爭的殘酷事實,但是,這不也是台灣人自己要更提昇自己競爭力的時候嘛?難道把全世界的競爭者隔絕於外,不理會他們,就是保護台灣的方式嘛?這不是最可笑的鴕鳥心態?當我們一再又羨又妒三星能成為蘋果的最強勁對手時,不也正好反應台灣人才外流,生力軍缺少競爭力的事實嘛?這樣的狀況還要持續多久呢?(大家可以想想曾經一直被政府保護的大同,一旦開始面臨國際競爭時慘敗的例子!)所以,按照生物學本能的生存理論,開放大陸人才,不也是讓台灣人才更積極自我提昇的基本動力嘛?還是台灣人一向這麼缺乏自信與競爭力?(顯然不是,台灣人的生命力可以在政府如此無能十幾年下還依然創意十足,不就是最好的證明了?)

台灣關心的農產問題,條文上,農產品是不開放的,再說,台灣農產品一向品質優良,誰願意去吃黑心大陸貨呢?(但從鼎王的情況來看,台灣人其實不太介意黑心商人的商品的呀,而且似乎也早已百毒不侵了。)

我看到的條款,沒有任何一個大陸公司可以單獨在台灣開設公司,最高的投資金額(或股份)也不能超過該公司總資產的百分之20,反觀,台灣企業在許多內地企業的參與,最高的投資可以高達百分之51(好像僅有一項,但其他也有可以高達百分之49的),我們的銀行、醫療、建造業可以進軍大陸,近乎通行無阻的狀態,難道這不是好事嘛?這不是代表台灣未來的趨勢就是積極朝向專業人才的開發與培訓,讓他們去對岸擔任領導階級,發揮所長嘛?

然後,台灣害怕大陸人口的移民問題,可是事實上,台灣生育率的降低的確是該在政策上考慮新移民的問題,只是這個新移民不只是針對大陸,而是世界範圍內的公民。

香港朋友說,香港充斥著70多萬的內地貧窮人口領著政府補助,讓港政府財政壓力龐大,那麼,的確台灣政府在控管移民政策上(不管對哪個國家、族群皆然),的確該向加拿大或新加坡多借鏡,引進專業人才,問題是,台灣有沒有能力吸引外籍專業人才呢?如果沒有,是否說明我們該改變這個現況才是治本的方法呢?

其實,關於大陸人大舉來台灣,我絲毫不怕,這正好是一個全民統戰的契機,就我自己的資訊,大多數來台灣的人,來到台灣後,台灣經驗讓他們更嚮往台灣的自由、民主、守秩序(這真是鬼遮眼的說法,我從來不覺得台灣人守秩序,不然不會每年有這麼多起酒駕事件)、安居樂業。

我們現在謾罵的文化水準低下的大陸觀光客,其實一點也不陌生,因為70年代的台灣出國時,也正好是這樣,大聲喧嘩,理所當然,毫無國際素養,但是,每個出過國的台灣人,回國後都開始改變了,知道要做出符合國際禮儀的舉止,大陸觀光客不也在台灣一點一點學習中嘛?有多少人看過大陸觀光客在台北隨地吐痰?台灣社會的長期國民素養(真的還不夠,只是有個更沒有的族群在讓我們看起來比較有文化水平一點),正好是洗禮大陸觀光客最好的文化香精,再不久,他們就會跟著改變了,而且大陸向來改變的速度是讓全世界都可以掉出眼珠的!

我現在要說回前面,我們「合理」地推測,服貿是杯鴆酒,但最有趣的悖論是:「歷史從來不是按照邏輯可以推演出來的」(尤其在經濟學這一塊領域,我們現在看到的經濟學都只是在亡羊補牢,發生事情後,開始去重新思考,但這並不是經濟學學者無知,而是資本主義這個龐大的怪物本來就是世所罕見的、又難以逆料的,自然難以對他進行準確預測)。

所以,當一批人擔心這杯鴆酒的時候,我這個該死的樂觀主義者看到的是一顆民主的蝴蝶種子!隨著網路的發達,難道中國政府真的可以封鎖這些消息嘛?台灣大學生自主的民主行為,難道不是一顆顆民主種子,正在落入每一個有看到這個現象的大陸人心識裡嘛?你真的覺得習近平或其後的繼任者從來沒被台灣這些民主現象震撼過,激勵過嘛?誰又能保證二十年後的中國政府領導人不會因為今天我們大學生的自主性民主行為,而開始推動大陸的民主化進程呢?

從歷史來看,大陸民主化只是遲早的問題,國際的邦聯化亦然,與歷史浪潮作對毫無意義,但是,不是說這些大學生的舉措無意義!相反地,他們很有意義,而且意義非凡,但是,激情過後,代表,我們要更理性地思考!我希望藉此台灣民主得以真正進入下一個理性思考論證的階段,所以,違反程序正義與黑箱作業,的確是錯得,那就燒起這把怒火,告訴這些政客(藍綠皆然):「民眾覺醒了,你們這些豬頭,請快跟著改變吧!」

但,我個人因為愛台灣,所以我會繼續支持服貿。

The end

3 Replies to “【我支持服貿,更支持民主】- 前提是,我跟你一樣熱愛台灣”

  1. 很感動
    難得看到一篇中肯的文章

    是啊!
    台灣人不應被操弄,導致錯過該簽的時機
    國立大學教授代表的,不一定就正確

    這些人散播悲觀情緒誤導人民
    網路、經濟越發達,是誰會影響?
    民主與威權,哪個值得一般大眾嚮往?
    不言自明!

  2. 不過關於「歷史從來不是按照邏輯可以推演出來的」這個您說的悖論
    可否舉個例子來解釋呢?

    感覺這邊有點難說通了

    • 先謝謝你的賞文與回饋
      這對我們來說是最好的動力繼續寫下去

      我想「歷史從來不是按照邏輯可以推演出來的」這句話
      我最想表達的是:歷史的進程太過龐大
      不會是我們簡單透過任何學術理論可以依邏輯推估出來的
      比如說:
      馬克思先生在提出馬克思主義時,的確立意很好
      希望創造均富的承平烏托邦
      每個人都勞作,有所得,有所保障
      可是社會主義在20世紀是巨大的失敗
      因為人(或者說人性)這個「變動因子」讓一切變的複雜、甚至醜陋

      又例如,資本主義這隻世所罕見的巨大怪獸
      我相信在18(或19?)世紀初出興起時
      大家相信他是好的,因為勞作者
      有能者得到了應有的報酬
      有做便有得,勞多者得益,聽起來也很公平呀
      但到了21世紀,他卻變成人類社會最大的迫害者
      壓迫每個人成為金錢、慾望的奴隸
      與她最初的提倡個人自由主義等理想背道而馳

      就像,我常說,房價高漲,經濟不振
      基本上不會是任何單一總統可以解決的問題了
      因為這很像是人類的共業了
      因為沒人知道資本主義這隻怪獸的下一步
      每個政府與領導人都在努力控制貧富差距與不合理的房價
      但沒有一個是成功的
      連中國這個集權國家都難以有具體成效
      但是我想任何政府在最初訂定房屋買賣政策時
      並不會希望幫助富人炒樓

      這只是我的淺見啦
      如果你有任何回饋
      還可以深入討論

      請不啻指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