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6 views

【自由之心】- 從歷史的群盲,回視自身的時代,原來歷史離我們這麼近


【12 Years a Slave】

本片榮獲2014年奧斯卡的三項大獎,包括:最佳女配角、最佳改編劇本、跟年度最大獎「最佳影片」。

故事敘述1841年,紐約一個自由黑人音樂家索羅門.諾薩普被邀請到華盛頓表演,接著,他就被綁架了,由一個自由人變成了階下奴,他的身份證明被毀,人被運送到南方去「交易」,他新的身份是喬治亞州的逃奴,並且在奴隸交易市場被任意買賣。

他的第一個主人威廉.福特是個還不錯的商人,不計較索羅門黑奴的身份,大膽採用他的意見,降低了運輸的成本,但也讓索羅門遭到白人工頭的紅眼,一心要惡整索羅門,以贏回自己的自尊心。其後,因一起暴力事件,索羅門被轉賣給另一個棉花田主人愛德溫.艾普。愛德溫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但同時也是一個脾氣暴躁又有酗酒問題的神經病,他每天算著奴隸們採摘的棉花重量,低於平均值的,要被狠狠鞭打,用這樣的極刑以確保賤性的奴隸不會偷懶。

而這個喪心病狂的主人,還時常引經據典引用聖經中的話語來說明自己行為的「合法性」與「純聖性」,假日早晨一面帶著奴隸們做著「安息日」的祈禱與分享,夜晚,可以任意玩弄自己的「財產」- 黑奴,並且義正嚴詞地訴說這是上帝賜予他的「天賦人權」!

索羅門跟一般奴隸終日活在恐懼中,因為不知哪天這個失心瘋的男主人會把他們活活打死,那個年代,主人是可以隨意決定自己的私人財產 - 黑奴的命運的。在當奴隸的12年中間,索羅門沒有忘記他渴望的自由,他真實的身份,他一次一次地嘗試,也幾次讓自己身陷險境,直到最後他終於離開了那個人間地獄。

本故事改編自1853年出版的自傳小說「為奴十二載」,作者便是索羅門.諾薩普,因著這個特殊的生命經歷,重獲自由後的他投入了解放黑奴的運動,在許多地方公開自己的經歷,也讓更多人看到黑奴受到的不人道待遇。

導演是「性愛成癮的男人」的史帝夫.麥昆,監製則是大名鼎鼎的布萊德.彼特,他在片中也軋了一角,事實上,由他自己飾演那個角色實在讓我看的直冒冷汗,因為他就像某個未來的超級英雄突然出現在古代,感覺突梯而不合時宜,除卻這個,本片實在無可挑剔,是部製作精良的劇情片,加上導演毫不煽情的手法,更加深了那個時代中深具的殘酷性與悲劇性。

我想大多觀眾跟我一樣不太熟悉美國的歷史,所以一開始時看到南北戰爭前居然有可以自由在路上活動的黑人,我其實挺訝異的,而且他們還是西裝畢挺,跟一般白人無二的裝扮,我孤陋寡聞地以為那時的社會嚴重歧視黑人,所以他們不太可能在社會上享有地位與名譽,甚至不可能一起坐在同一家尚稱高級的餐廳用餐,不過,看來我顯然是錯得。

那時在北方的幾州,可以看到像索羅門這樣的自由黑人,持有文件證明自己的自由之身(因為沒有身份證明的話,他隨時可以被當成是逃奴而受到審問),並且靠著拉小提琴賺錢維生,顯然收入還是不錯的。只是黑奴的市場,利益更龐大。

因為是親身的經歷,所以片中描述的被運送的過程,在奴隸市場被販售的場景,奴隸在主人家受到的畜牲般待遇都極為真實可信,可以說,藉由影片投射出了那個時代的全貌,側寫了那時社會上的各種主人與奴隸的關係。

片中的白人主人有好有壞,有願意敞開心扉跟黑奴對話的,也有把奴隸視為一己私慾的病態主人,片中甚至可以看到前女黑奴,因著男主人的寵幸,而變成了地位尊貴的夫人的角色,片中可以說呈現了很多跟我們以往認知不盡相同的現象,盡量讓觀眾看到那時社會的全貌。

我想,以比較客觀的方式來看,其實不用特別去批判片中那些個對黑奴殘暴的主人,當然,暴力永遠是錯得,可是,與其去批判他們,不如去看到那個社會、那個文化下群體的共同盲點,就是所謂的「群盲」,因為在那個時代語境下,主人花了昂貴的價錢(以索羅門拉小提琴的工資來說,一天賺21元,對他來講已經很多,主人買下他時,是花了1100,代表黑奴販賣的利益龐大,所以才有這種綁架事件)買下奴隸們,好讓自己維持著「應有」的生活,自然把奴隸視為私人資產,奴隸勢必要做牛做馬讓主人覺得「回本」了才行。(事實上,這種心態不是仍普遍存在台灣很多本土企業嗎?老闆付了你錢,認為你就該為他賣命!當然,現代社會老闆無權抽打你,但他理所當然的心態與那個殘暴的主人有何區別呢?而事實上,如果老闆是這種心態,那他「買到」的只能是奴隸或廉價勞力,但他如果願意尊重員工,那他僱到的便是無價的人才。)

當我們看到主人可以任意對逃跑的奴隸進行絞刑,可以任意強姦奴隸,對奴隸又踢又打,其實也無須太過訝異,因為那個時代,甚至連法律都賦予他們這種權力,所以片中的主人可以大言不慚地邊講著聖經的話,邊抽打著奴隸,他甚且認為那種抽打是淨化奴隸罪惡本性的一種「聖禮」過程吧!

愚昧的是個人,但更是「個人」集結起來營造的時代,每個時代皆然,所以無須驚異,就像,再過一、兩個世紀,後世人們再綜觀我們時,也會對我們現在自豪的「文明狀態」抱以同情的眼光,看著我們如此愚昧地行使著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一切,並高舉著正義之名,狂妄而自大,就某些方面來說,我們與那個喪心病狂的主人也許差異並沒有我們自己想像的大,如果身在那個時代,也許,我們就是另一個他而已!因此,與其去批判他者,不如深切地看到時代的共業與群體的盲點,然後,時時回來看著自己,審慎自問:「我所認為的一切真的如此理所當然嘛?」

當我們透支著地球的資源,當我們任意地預支著後世的財富(大家都已經知道未來出生的子孫每個人基本上都已經是負債狀態了!),當我們揮霍著現有的一切,當我們過度膨脹自己的慾望,我們不也正陷在某個時代盲點中嗎?甚且我們會告訴自己:「我們正在開創人最美好的文明經驗,在造福人類….」這種蒙昧、無明,不也只是另一個不斷輪迴周始的歷史現象嗎?

最後,本片最感人的其實是那種求生的意志力,我們看到索羅門的各種嘗試,從一開始的不斷強調自己的自由之身,到後來甚且願意隱性瞞名,謊稱自己的身世,苟且偷生,所有這一切的忍辱,只為了有一天,他可以大聲地再向世人嘶喊:「我叫索羅門.諾薩普,我是個自由人!」

其他奧斯卡種族題材影片:【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月光下的藍色男孩】

其他奧斯卡種族題材影片:【逃出絕命鎮】:【逃出絕命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