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5 views

【300壯士:帝國崛起】- 絕對讓你睪固酮中毒的熱血電影


【300: Rise of an Empire】

2007年,史影上出現了一部非常神奇的電影:「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奇特的原因是他(一般我喜歡用『她』來稱呼一部電影,但『300』絕對是精神男性的電影,所以一定要用『他』來定位之)的影像極其風格化,結合某種黑色影調、動畫元素加上誇張化的特效,讓整部片有種魅幻寫實的奇異感,在當年造成了一股轟動,有人說這部片為往後的黑色暴力片樹立了一個更高的標準,同時也開創了另一條「黑色血路」。

時隔七年,「300」回來了,帶著一身肌肉跟永遠過剩的睪固酮,再加上更多的血漿,更多的胸腹肌,這次還加上了一些媚惑的雌激素,變成了一部荷爾蒙極度噴發的熱血電影,看完,體溫應該會不自主上升個三度才是…

本片一開始就講了一連串非常長的歷史,為了幫助各位看官不要像我在戲院中忙著追逐字幕,記住人名,消化歷史,我大概簡述一下故事背景,這樣大家去戲院看的時候,就可以好好享受他精雕細琢的影像風格跟創作者用心的場面調度。

(放心,我絕對不會破梗,所以可以安心看下去)

故事開始於斯巴達的歌果女王的敘述,講述波斯帝國與希臘之間的長期恩怨。這裡敘述的第一場戰役,是歷史上所謂的「馬拉松戰役」,就是波斯國王大流士第一次揮兵去征討希臘,在這場戰役中,希臘的一名士兵帝米斯托克力用弓箭射死了大流士,雖然這一箭讓他本身成為了希臘的不世英雄,卻也埋下了波、希兩國間不共戴天的怨仇,大流士之子薛西斯(就是那個全身發著金光的著名人妖國王)則誓言報復,血染希臘。

接著,這裡也講述了大流士之子薛西斯如何從一個平凡的王子異變成為波斯帝國史上最殘暴、最黑暗、最無人性的人妖國王,當然,片中他不會這樣稱呼自己,他給自己的頭銜是「眾神之王」!

於是本片開始了,我們看到波斯國王薛西斯帶兵要去攻打希臘(當時的希臘是一個城邦共和國,由一個一個小城邦組合而成,斯巴達是所有希臘城邦中最驍勇善戰的),薛西斯兵分兩路,一路從陸路進攻,即自己率隊,另一路則由他底下最嗜血的海軍女統帥雅特米希亞將軍帶領史上最龐大的海軍艦艇直攻希臘腹心。

而陸路那支隊伍,在溫泉關遭遇了斯巴達誓死抵抗的300壯士,這即是電影「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的故事,而另一隻由女將軍領軍的海軍跟希臘的海上戰役,則是本集故事敘述的重點。在敵眾我寡的懸殊勢力底下,希臘人該如何保護家園?尤其希臘城邦是由一個個獨立的小城邦組合而成的,各邦其實意見分歧,有的主戰,有的主和,更有主降的,因此帝米斯托克力如何內服群邦,外禦強虜,還要透過奇襲跟計謀去拖延波斯大軍的進犯,則是本集最精彩的地方。

本集的故事則結束於另一個史上有名的「薩拉米灣海戰」,即是希臘海軍與波斯海軍決一死戰的地方,至於鹿死誰手,而所謂的帝國崛起是哪個帝國的崛起,就等看官自己去見分曉了!

我想這是最有趣的「延續電影」,因為一般的續集電影不是時序的向後延伸,就是去拍前傳,但是本故事恰恰是與上一個故事近乎平行的時空下發生的,所以讓這個故事既能在精神上傳承上個故事,更能在延續視覺風格的前提底下,用更高超的技術去玩更多的手法、更炫的視覺特效與更華麗的視覺奇觀。所以,本片絕對推薦去看3D IMAX這種頂級的聲光戲院,好好享受一下主創者的用心(主創者用心到對扮演斯巴達的戰士跟希臘的戰士的演員的身體線條是有不同要求的,斯巴達因好戰,所以戰士絕對都是八塊腹肌的完
美體態,希臘戰士則『略』顯自然,只有『六塊』腹肌,身體線條也較不須這麼精雕細琢)。

本故事是根據「萬惡城市」跟「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的漫畫家法蘭克米勒的新作「薛西斯」改編而來的,這個漫畫家根據了波希戰爭(也有一說是『希波戰爭』)的一些史實(比如剛剛述說的那幾場戰爭,跟傳奇性的女將軍都是史實),再發想創作了這兩本漫畫,他的畫風特殊,也讓導演在拍攝時,就想極力仿製、重現這種特殊的繪畫風格,所以才會有「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的那種極端風格化的影像效果。

這部片當然極盡暴力、血腥、情色、黑暗之能事,跟我一起看片的影評人朋友說有一場性愛戲非常「立體」……

當然,因為極度誇張化、風格化的處理後,反而讓那些動輒斷手斷腳,截頭削顱,濃血四濺的場面看起有種奇異的漫畫感,算是對這種極致暴力的修飾,讓他們在影像上看起來沒這麼怵目驚心。

說真的,這部片我也只能講到這裡了,畢竟戰爭片是我最討厭的片型,我能夠不批評,還這麼大力吹捧,已經是對他最大的恭維了,至於還要硬擠出什麼觀後感想,那就真是太嚴厲的酷刑了!最後要說的是,走出戲院時,我只覺得有點荷爾蒙中毒,需要去肯德雞點個八塊雞餐來填塞一下我飢渴的性靈,慰勞一下我的一如希臘戰士般團結的肚子……畢竟看電影、吃美食、享受脂肪才是最真實暢快的人生呀。

下面節錄當年看完「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的觀後感:

這部片實在很gay。不只他的猛男精挑細選,連劇情也非常的gay,(有嘲笑彼此娘娘腔的橋段,有說「我死了,誰保護你的?」橋段)但最經典的是他近乎人妖扮相的波斯王,他真的就是一個巨大的人妖,統領著一群「異」(怪異的異)性戀者(有各種畸形的人、野獸,女同志,巨人等,儼然一個「怪異」共和國的昇平景象)去攻打一個支被盲目的男性荷爾蒙支配的陽具隊伍,而且最後這支隊伍被消滅了,是否象徵父權的徹底淪喪?(當然,也可以有另一種解讀是:「一支捍衛傳統男性價值的隊伍抵擋了這個怪異軍團的襲擊,保住了父權的最後一絲尊嚴!」畢竟史實上說經此一戰,波斯再無力征勦斯巴達了)

不過,以21世紀的史實來說,父權是處在節節敗退的尷尬處境,連他的既得利益者也意識到他們既得利益後的苦果也不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