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3 views

【最後防線】- 到最後,「暴力」本身永遠才是最大的贏家


【Homefron】

「純屬瞎掰影評系列」:本系列,開宗明義,就是為了交稿,不得不硬擠出一些鬼話系列,怎樣都得湊到足夠成文的字數。

好的好的,我知道看到傑森史塔森掛名主演,泰半的人跟我一樣想著:「Again!一定又是那種充滿拳頭、噴血、暴力跟飛車的無腦戲碼了…」不可否認,傑森的確已經成為某種男性觀眾偏好的動作片的符碼,大概沒人會想看他文質彬彬,喝香檳,跟女性享用燭光晚餐,然後說笑調情…看到他,就想到性跟暴力,所以,以品牌的角度來說,他至少已經非常成功地作到了這一點…

不過,這次這部「最後防線」,雖然本質上也是一部動作片,但是,他跟大多數的動作片還是有區隔的,至於區隔在哪裡,稍後再論。

本片故事講述臥底警察布洛克在成功協助大毒梟遭補後,帶著女兒搬去了路易斯安那州(英文的講法是:Middle of nowhere.中文直譯是: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鬼地方!),打算過著平靜的牧場生活,但好景不長,因著女兒在校跟一個問題學生起了衝突,讓原該清靜的生活,又掀起了波蘭,而且這次的漣漪一路蔓延,還牽扯出被布洛克害死的了獨子的大毒梟!於是,一場無可避免的殺戮將再次展開,只是,這次布洛克該如何讓自己跟女兒全身而退呢…

本片改編自查克羅根的著作,而且編劇還是大名鼎鼎的席維斯史特龍,也許大家對他的印象停留在胸大無腦的肌肉猛男,但事實上,從「第一滴血」到「洛基」,再到近期的「浴血任務」等系列電影的劇本都是出自他的手喔!而且,他還曾憑藉著「洛基」的劇本入圍過奧斯卡最佳劇本的提名!他的編劇功力可見一斑。

根據主創者的描述,本片有著經典「西部片」的敘事梗概,就是一對神秘、外來的父女,來到了某個小鎮,跟鎮上的居民發生了零星的衝突,就在他們跟鎮上的居民漸漸能夠和諧相處後,更大的威脅與災難即將襲擊小鎮。

個人認為,為了呼應這個「西部片」的風格,片中的大毒梟還是飛車黨,用機車象徵了西部片中的馬。同時,片中也多次出現了馬的意象。

事實上,正是因為片中有一個處理馬的鏡頭用得很絕妙,讓我決定介紹本片的!

這樣說來很奇怪,但是的確因為這些鏡頭跟剪接手法的處理,讓本片跳脫了一般動作片的格局,而成為更像劇情片的類型。

先說那隻讓我驚豔的馬,他出現在一段平凡的動作戲中,突然插入了一隻馬的身影,本來,馬在藝術片中的現形並不稀奇(下次再有機會在電影中看到莫名的動物現身,可以仔細玩味一下這種獨特的、屬於電影才有的詩化詞彙,運用的好,會別有風為喔),可是出現在動作片中,就展現了導演的意圖,他絕不只是要拍一部大眾口味的動作片,當然,畢竟是商業片,所以導演後來有交代那隻馬的身影其實只是提前把下一場戲中小女孩學騎馬的鏡頭帶到本場中,可是,即使只是這小小的動作,已經讓影片有了很不同的風味。

導演也花了很多篇幅在拍攝那個小鎮的自然風情,強調原始的風光,還有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同時,更突出的是片中的每個角色,不管是編劇或是導演,可以說非常成功地塑造了那個鎮上的居民,不管是毒蟲潑婦,還是軟腳蝦丈夫,或者只是短短出現的女老師,沒有一個角色是扁平的,看完影片,觀眾會覺得跟這些角色好貼近,很熟悉,因為他們都很人性化,有善有惡,有血有肉。

每次看這種暴力片,我都不禁重新思考,「暴力」在我們社會的存在價值,雖然對於是否廢除死刑大家多所爭議,也尚無定論,但是,不可否認,暴力本身最可怕的就是,即使大多數的人民是愛好和平的善良百姓,但我們都在複製「暴力」這層有毒的意識形態,意思是,當我們認為死刑是正義的伸張,當我們相信以暴制暴,當我們提倡嚴刑重罰的同時,其實,我們已經中了「暴力」這種意識形態的毒了,暴力已經成功內化在我們每個人內心深處,相信他的存在是保障我們安定生活的「必需」,無論如何,「暴力」本身已經是最大的贏家了…

我想,這是永遠值得我們去深思的課題,不要中「暴力」的毒,個人的淺見是,暴力本身就是一種毒,一種錯誤的手段,沒有所謂善不善用,當人們還相信戰爭是取得和平的必要手段的時候,和平將永遠不會到來的,因為戰爭的種子仍深埋在我們的心意識中,暴力亦然,他藉著文化不斷複製自己,在我們的文化基因內茁壯生長,該如何拔除他,去掉這層毒,也許是人類該一起面對的課題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