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4 views

【殭屍】- 要讓殭屍復活,請先替他找到一個新的靈魂


本片的故事是敘述演員錢小豪曾是紅極一時的動作演員,近年來因為失意與失業,過著潦倒抑鬱的生活,於是搬進了一棟破敗的公宅,其實,他住進去原是為了解決自己的生命,沒想到,卻被人救了下來,而他從此也就在這裡生活了下來,並且與這裡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的鄰居有了生活交集,而意想不到的、比電影還要離奇的事件才正要在他平淡乏味的生活中上演…

要談這部片,就不得不談談香港文化,這是解剖這具「殭屍」最重要的一把刀。香港文化的特色就是「消費型雜食文化」,意思是,這個文化靠著不斷消費(吃入)各種其他文化,變成自身文化的一部分來「更新」自己,而且胃口極好,什麼都能吃(所以是雜食),只是大多吃下去的都沒能消化完全,變成一個有機體(無法完全融入自身文化中),所以就成就了今天大家可以看到的香港文化,像是各種文化雜交出來的特殊物種(包涵了半島特性、英國殖民風格、傳統中國南方風情、高度資本主義中心、高度消費化環境、快速資訊流量及國際港口等等元素)。

在上個世紀的八、九十年代,港片迎向了他的黃金時期,那時因為台灣電影逐漸邁入谷底,中國片又受到社會主義的操控,韓國片尚未冒出頭,日本片雖然強,但在華人的影視圈,港片算是商業市場中一枝獨秀的景況,產出了大量的類型片,包括大家熟知的動作片、開心鬼系列、賭片、武俠片,而殭屍片甚至因為「暫時停止呼吸」系列太紅,又獨立成為鬼片中的另一個子類型。

那時的殭屍在香港影人的巧手下,逐步變成了大家記憶中的形象:清朝官服,額頭上有張符咒,手在跳躍時是僵直的狀態,指甲是尖尖長長的,然後只會用跳得。記住,這是那時的香港影人賦予殭屍這種鄉野傳奇新的「異國情調」。因為根據史料上跟筆者親自與道士訪談而得的資料,殭屍,的確頭上該有符咒,按照道教的說法,是為了帶著他的魂魄歸鄉,不然,屍體回鄉了,魂魄還留在異鄉,是不好得,道教認為,有魂魄的屍體,腐爛的比較慢,同時,正統的道士,需要替屍體作一道「防腐」的工具,而夜間趕屍的原因,除了大白天過熱容易造成屍體的潰爛,也是中國人忌諱在白天撞見這種「喪儀」,而殭屍會手伸直地跳躍,是因為通常不會只「運送」一具殭屍,不符合成本效應,因此在超過兩具以上的屍體要運送時,就會用一個長長的竹竿,把第一具跟最後一具屍體串連起來,所以殭屍其實在運送過程中,是由前後兩的活人「扛著走」的,並不是用跳得,會有「跳得」錯覺,是因為竹竿在走動過程中上下自然的起伏所至,但值得注意的是,會被用這種方式運送回去的屍體,多是在家鄉貧困,而必須去外地打工,又客死異鄉的勞工,因此,常理上,這些屍體上的衣服多該是民工的衣服,甚且可以設想是破爛不堪的民工服,所以,絕對不可能出現「清朝」的官員服,但是,不可否認,香港影人的想像力,賦予了「中國殭屍」(至少跟好萊塢殭屍大異其趣)特殊的「風味」,也成功將這個美化過的形象深植我們腦海!(順帶一提,根據史料,後來殭屍也的確走過偏路,因為有心人士利用這些屍體來運毒,因為官員通常會避諱運屍團,所以就不會去搜索屍體,反而成了最佳的走私工具!)

而這次的「殭屍」呢?導演非常巧妙地把殭屍這個大家都覺得老掉的元素,重新包裝,加入了很日系(因為監製是日本恐怖大師清水崇)的視覺特效,加上非常虛擬化的敘事與場景(整個故事就發生在那個公宅),讓這個殭屍大有脫胎換骨(殭屍的形象被徹底改造了)和借屍還魂(借了最新的視覺特效跟偏日系的手法),的氣勢,他讓這具殭屍死而復生了!

本片最有趣的點在於片中的符碼,也就是,錢小豪在片中是飾演他自己,少了這個符碼與整個時代語境(2013年的香港,一個被中國統治了16年,自身文化奄奄一息的香港)的暗示,解讀這部片將少了很多樂趣。

錢小豪住進的是一個死氣沉沉的公宅(不就是中國政府管理下的香港嘛?),因為長期的不順遂(香港影壇因為大陸市場的崛起而蕭條了至少十年)而打算自殺,這正好是一個最重要的「影」射(真的是用電影來暗喻),香港的未來在哪裡呢?

整部片看到結尾,就是一整個絕望。

不過,我真的很佩服這位新導演,這是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就已經表現不俗,大膽用了很多表現主義的手法,凝鍊故事的敘事,雖然中間不乏香港影片長期以來容易犯下的錯誤-對中國文化的囫圇吞棗,只是強行塞進中國文化符碼(片中五行盤的應用),卻未解其真義,造成「文化便秘現象」(香港文化一直有這個特色),但是,整體而言,他算是替「見鬼」後節節敗退的香港鬼片又翻開了一張新的扉頁,至少視覺上是豐富的,內容上也融合了「借屍還魂」、「養小鬼」、「兇殺」、「厲鬼」、「鬼宅」等多元的元素。

這裡,不得不提醒正在一窩蜂鑽進文化創意產業的台灣文創工作者,其實,殭屍到處存在我們的生活中,只是他們最常出現的形式是文化殭屍、思想殭屍、集體潛意識的殭屍、語言殭屍,意思是,凡是只要一成不變、失去生命力的,其實都是殭屍的一種,只是我們沒有發現,但,殭屍沒有不好,因為他是中國傳統文化、時代下的產物,只要我們夠瞭解他的本質(落葉歸根),我們一樣可以賦予他新的靈魂與生命力!因此,文化,只是要活的,就叫做瑰寶,死的,就是殭屍,但請記住,所有的殭屍都是可以借屍還魂的(舊瓶永遠可以裝新酒),只要賦予他新的靈魂!

(最後這一段會有結尾的劇透與雷區,如果尚未看過本片的,建議看完電影再來看本段)

我必須說,本片的結尾救了整部片,因為他讓本片有了一個迴轉點,把那些太過超現實的元素,通通放回了一個現實的肌理中,當然,不難想像這是為了符合中國電檢制度所安排的「現實」手法,雖不算特別巧妙,但尚算合理,尤其這幾年不斷在探討人在死前,視網膜會留下生前的「殘影」的理論,跟人瀕臨死亡時,腦海會如膠片一幕幕「回放」生命中重要的片段,這些點讓這個結局是值得玩味的。

最後,我相信再過幾年,就會有人寫一篇論文叫做「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下的恐怖片」了,這是因為為了因應中國這個龐大的市場,所有的「鬼」片都必須將自身合理化到一個現實可接受的範圍,而這些「鬼片的突變基因」其實是有趣的一種類型,很值得探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