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2 views

【關於中年危機】- 我就這樣過了半生



雖然虛歲的我已經41歲了,可是,實歲的我,明年一月才要過「出世」後的第四十個年頭。話說,兩年前身邊有個朋友過了「不惑」的大關,雖然慶祝了兩週,可是其後的「生命震盪餘波」,可能花了兩年才能平撫,意思是,40歲,如果以國人平均年齡來看,如無意外,真的是「一隻腳踏進棺材了」,人生紮紮實實過了一半,按照以往的學年,是所謂的「期中考」,只是更殘酷的是,用來評分的不再是有標準答案的考卷,也沒有老師,取而代之的是各種社會期待,家人期許,文化價值,更可怕的,可能是自我評價,到底該怎麼評斷這段歲月呢?

一般,異性戀的中年危機可能會來的晚一點,因為通常有小孩要照顧,小孩的成長會沖淡「現實感」,因為有個異常明確的目標,可以「忘記歲月這個最沈重的包袱」,不斷前進,所以,通常來的時候,是孩子離開身邊,可能是進入大學(離家),或之類的家族成員的「異動」,那個感覺很像是這一生都夢寐以求要去爬喜馬拉雅山,花了20年,終於到了,然後,人們會問:「接下來呢?」有點「目標頓失」的徬徨感。

而,同志的中年危機顯然來的更早些,因為沒有子嗣這個包袱,大半同志在出社會後,就逃離家庭,跟家庭維持著一種微妙的「最遙遠的距離的關係」,擺脫了明確的「社會責任」,更沒有姻親家庭的壓力,或姻親關係束縛,這些外在條件,讓同志的整個社會化過程可能就是不斷在「成全自己」(當然,成全自己的方法各式各樣,有些人堅守『肉身菩薩』的準則,不斷開發自體的極限,也有很多人,忘情於工作,要把『性別』上得不到的肯定,從工作成就上贏回來,更多人是縱橫情場,不死不休,各種皆有),到了四十歲,大概也是一個「自我成就」的階段驗收,這個時候,問題來了,人生接下來的半生要怎麼過呢?

因為,我們沒有子嗣,沒有家庭負擔(通常父母還不至於老到需要隨侍床前),要面對的,只有自己,那樣赤裸裸,那樣無可避免地要直視自己生命的那些留白處,那,接下來的人生地圖是什麼?這是一個極其明確的問題,話說,大家都聽過,孔老先生說:「四十不惑。」意思是,到了這個年紀,我們不該再懷疑「人生的價值何在」、「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理應有個更明確的目標,更篤定的信念,更自信從容的前進步伐,更穩健地邁向終點才是,可是,事實是如此嘛?

我身邊至今沒有一個在四十歲這個關口,可以明確告訴我,他具備以上這些「條件」的人(除了我的佛學老師之外),相對的,我們似乎更徬徨了,過去四十年走了這些路,甚且無法堅信是正確的、以致可以一路走到底的,那要怎麼繼續走下去呢?

尤其,單身的同志更是很明確地感受到「市場壓力」,畢竟同志圈是個殘酷的人肉市場,青春、健美體態、陽光、活力等特質是市場上的搶手貨,如果在人生最黃金的時期,都無法把自己包裝完好銷出去,那麼,又怎麼有把握在人生接下來的「跌價期」讓自己找到一個適合的人生伴侶呢?

所有這些問題,都隨著這個數字接踵而來,而這次的人生試卷,沒有人可以指導該怎麼作答,也許,我們可以自我欺騙:「我很好呀,就這樣工作到退休,就好。」但,人生的答案,總不會是這樣就善了的。

即使不聞不問、不聽不看,有天,這些問題還是會如鬼魅般來糾纏你的。

當然,這是個疑問,因為我自己目前也正在經歷他,我只是試著整裡自己的狀態,以給未來的朋友一個參考而已。不過,這也只是我個人的答案,甚且無法稱為正確答案,只能說是目前最符合自己心境的「相對滿意答案」。

關於我自己,目前我還沒明確的「中年危機」,一來,自認是個老靈魂,靈魂老得已超越了中年的範疇,但又同時是個新生兒,因為,在佛的國度,我甚且尚未出生,還要努力擠進去成為一個「嬰兒」,因此,不論何者,中年都還構不成問題。

二來,這十年工作上的不順,讓我時時都是危機,因此,這個危機伴隨著我很多年了,這個「詛咒」般的危機比中年危機更讓我擔憂。因此,我仍在努力要證明自己,還沒到「職業倦態症」的時刻。

三者,信仰幫了我很大的忙,雖還沒經過佛祖「驗證」,但至少,我是個發願在奉行菩薩道的「新生兒」,這點,也讓我沒這麼徬徨,畢竟心裡是有個「常在」的,體驗了無常,更知道了常,有了這個常,一切似乎就沒這麼漂浮不定了。

但是,實話是,要說「不惑」,那是騙人又騙自己的,伴隨著年紀的增長,會有不同的疑惑,可能是信仰,可能是生死等,只是,我至少心中有個明確的目標,知道終點在何處,光是這點,已經足以讓我在下半生走得比較「安心」了。

至於身邊的朋友呢?只能說:「午安,祝好運!」了…

最後分享近來自己最常聽的歌:
「悲慘世界」的「I dreamed a dream」的最後一段:
I had a dream my life would be
So different from this hell I’m living
So different now from what it seemed
Now life has killed the dream I dreamed.

看看現在的生活是我們年輕時所嚮往的嘛?是我們預期過的嘛?如果不是,請趕快調整吧,因為我們「還有」一半的時間可以去完成自己的夢想!但重點是,我們還有Dream的勇氣,共勉之。

2 Replies to “【關於中年危機】- 我就這樣過了半生”

  1. 青春殘酷殺傷力之大,對香港男同志幾近傷害的地歩了,境隨心轉的過情中,研習青燈古佛箇中真理的確有溝淡作用,不管情願與否,承認與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