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53 views

【芭蕾少女夢】 ― 那些我們參與創造與放棄的流動「性」


【Girl】

本片掛保證推薦

拉娜是個15歲的少女,她和家人剛搬到一個新城市,她申請進入一個專業的芭蕾學校接受培訓,特別的是,拉娜目前還是個男兒生,卻是以即將變成女性的身份進入這所學校,接受最嚴格、專業的女性芭蕾舞者的訓練!

在芭蕾的世界裡,多數女孩都是從小就開始學芭蕾,那時的筋夠軟,可以比較適應各種「非人體工學」的凹摺動作,但對拉娜而言,15歲的她,這時才要開始接受這樣嚴苛的訓練,是異常辛苦的,因為她的柔軟度已然不如女孩了,加上體態畢竟是男性的高挑形體,要雙腳去承受這樣的重量,也是另一種折磨。

但拉娜一點也不畏懼艱難的訓練過程,為了逐夢,她甘願忍受一切的代價,甚至自我閹割地每次都用膠帶仔細「密封」自己的男性生殖器,所以每次從開始排練起,她便幾乎不進水,因為太多水分會造成小便的困擾,代表她必須忍痛撕下那層層封印的膠帶,然後解手後,再狠心地封藏回去……

同時,拉娜也迫不亟待地開始接受荷爾蒙療程,只是通常這個療程耗時兩年,兩年後才能真正進行下一步驟的器官摘除與重建手術,但荷爾蒙療程的過程卻比想像中來的辛苦,加上拉娜為維持纖瘦體態,而刻意節食,導致她的健康狀況根本無法負荷如此的操練,如此嚴格逼迫自己的拉娜,也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

本片導演是年僅27歲的新人導演盧卡斯・東特,而且是他的技驚四座的首部電影作品!在去年的坎城影展大放異彩,榮獲了最佳首部電影金攝影機獎、酷兒金棕櫚獎、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以及一種注目單元最佳表演獎等多項大獎的肯定!也絕對會是下一個備受期待的歐洲新生代導演。

乍看本片的故事介紹,不太吸引我,畢竟變性的議題在藝術片市場已經有點「陳腔濫調」的油膩味了,可以想見的性別歧視、校園霸凌、自我認同、家庭和解、愛情衝突等等的「必然元素」,但是,本片卻完全沒有落入這些陳窠之中!

導演用了異常多的真實細節讓我們一次一次地貼近拉娜的身心狀態,是一部會讓觀眾跟著主角旋轉、跳躍、閉眼跌墜的佳作!

尤其是拉娜練舞時,導演總是用手持的晃動鏡頭,全程跟著拉娜移動、轉圈、騰飛,這樣緊盯主角的拍攝手法,讓觀眾除了隨著主角一起律動外,也讓觀眾彷彿跨越了大銀幕,除了看到角色的身體的移動,甚至深入了角色的內心世界,體會那種芭蕾帶來的激昂情緒與隨之隱忍的疼痛、焦慮!而且這種隨著角色移動的肩扛攝影效果,也讓觀眾隨時都在屏息,深怕角色會摔跤、受傷!可以說除了優美,也展現了芭蕾舞者的危脆。

片中,異常真實地呈現一個變性慾男孩如何殘忍地對待自己身體多出來的「那塊肉」的過程,那是非常震撼的一幕!每日每日地用膠帶仔細地封印起自己的不願意面見的身體「禁地」,還要一次次的撕下膠帶,每次的結果都是幾近破皮的紅腫狀態……

片中比較特殊的是,歧視與霸凌表面上不見了!(這點稍後再說,為何說是表面上不見了),片中的父親非常支持兒子想變性的決定,甚至帶著兒子去購買可以隱藏男性性徵的特殊內褲,讓拉娜從外在上就幾乎難以辨認出是「男性」,同時,也簽署了未成年人的荷爾蒙療程同意書,每次都陪同拉娜去就診,參與討論,如此這樣的父親,近乎完美地存在。

要知道的是,男性的變性,最衝擊的是父權社會,因為閹割一直是男性最大的焦慮,不管是身理、心理或精神上的閹割皆然!所以通常的敘述會是母親帶著愛與包容,還有無盡地自咎感,覺得是自己把孩子生成了這樣的狀態,而這樣的內疚會轉化成為支持的助力,而父親則象徵著父權社會的傳統與撻伐,難以銷融自己的兒子要去閹割掉身為男性最自豪的陽具!

但這部片卻顛覆了這個刻板印象!片中不僅父親完全地體諒與支持兒子的決定,甚至母親全然地缺席了!片中甚至沒有提及母親的缺席是離婚?是離世?還是怎樣的缺憾?那個該是拉娜仿效的對象的徹底消彌,是具有象徵意義的!

然後,片中,也幾乎不存在著性別霸凌與歧視,因為拉娜從入學開始,就已經被公告是準備變性的身份,所以她跟其他女同學一樣使用女生廁所,用女性盥洗室,老師甚至在第一堂課時,公然問女同學:如果有覺得跟拉娜使用同一間浴室會感到不舒服的同學,請舉手?(就某方面來說,這也是一種少數霸凌,意思是,在那樣的情境底下,即使自己是感覺不舒服的人,但看到多數女同學沒人舉手有異議,自己又怎麼敢舉手表態呢?因為舉手的當下,代表了:你是少數,你是不開明、不理智的那群保守人士!這不就是一種權利剝奪與隱形的精神霸凌嗎?)所以,片中沒有這些表面上的霸凌。

這邊,回到前面提到的,歧視與霸凌表面上不見了,為何說是表面上?因為如同上述的,這種少數霸凌的現象,讓可能心有疑義的人,反而不敢表態了,所以至少維持了表面上的隱忍與尊重,然而,另一種更可怕的歧視與霸凌卻從未消失:也就是自我歧視與自我霸凌!

這是本片一個有趣的切入點,就是即使生長在這樣支持自己的家庭,和接納自己的校園裡,但少數族群的自我歧視、自我霸凌、自我閹割卻從未結束!這也是本片最讓人徹痛的地方,她完全鑽入了一個變性少年的心防裡去了,如此真實地剖析了那樣脆弱、易碎的靈魂的永恆喃喃!可以這麼說,片中最歧視、最無法接納自己的,就是拉娜自身!她不斷地要去掩飾自己的性徵,不接受自己的身體,即使其他女同學毫不介意,但她卻從未消停過這種自我霸凌、自我咎責的身心情境!這是何其冷酷的生命處境呀!也就是說,無論拉娜是否變性成功,她的內在會永遠處在這樣一種「我不是正常女人」的負疚中……

而且這種文化性的(根深蒂固的父權文化)與性靈上的自我歧視,又該如何剝除呢?導演嶄新切開了關於性別議題的另一個更深入的剖面,看到更血淋淋、難以卒睹的血腥人性…..

同時,這個議題也讓我們思考著,即使變性者成功與父權社會和解,但這種內在的刑罰,也讓他們永遠無法融入母系社會!這便是我為母親的缺席所下的註解。

這邊可以再談一個有趣的議題,自從西蒙・波娃《第二性》的理論問世後,讓人意識到,所有的性別都是創造出來的!如果女性是為了符合社會期待與男性觀點所「創造出來的性別」,那麼,男性不也如此?該隱的封印深鎖著男性社會歌頌的勇敢、果決、專斷等特質,同時閹割掉了他們可能潛在的敏感、細膩的特質!而同志,尤其是男同志,更是如此!成長過程是一種不斷矛盾地重塑自身性格特徵的拔河賽:意思是,多數男同志小時候被教育的像個男孩,以便融入父權社會,符合父親期待,但一旦意識到自己的同志身份,便會開始產生逆反心理,想故意挑戰父權,同時,進入同志圈後,會產生第二次的性別認同,為了更融入同志群體,有時甚至會誇張化女性特質,以達到一種被父權社會閹割的平衡狀態(所以很多男同志都習慣戲謔地以姊妹相稱),但,隨著同志圈自身在拒C、抗娘的浪潮下,又必須再次進行另一次的自我閹割,開始把自己過娘的特徵隱藏起來,以符合主流思潮……也就是說,男同志的成長過程,可能會經歷數次不同的自我閹割與創造自我性別特徵的歷程!(當然,男同志圈還存在著另一種追求要比異男更展現男性性徵的族群,也是某種的創造與閹割結果。)

但,這便是問題了,如果每次的創造與選擇都是自身自覺地選擇與棄捨的話,那人格將不致被擠壓地扭曲變形,倘若每次地自我創造與閹割都是無意識、隱含被迫性的話,那麼,這樣的形塑,該如何完整一個靈魂呢?

寫到這裡,突然想起小時候的一部經典電影《美麗佳人歐蘭朵》,講述一個虛構的人物歐蘭朵,他/她長達數世紀的生命,經歷了不同的情感糾葛與隨之發生的性別轉換的過程,在數次的變男變女變變變後,她最終選擇了以女性的身份存活於世!那時看這個故事,只覺怪誕,現在想來,真是一個經典的對性別的流動性的最佳詮釋:這裡說的是「流動性別」的概念,就是說,每個人也許從來都不該被形塑成單一性別,每個人都該適性地發展出更符合自身基因的複合性徵,也就是,女生也可以是衝動、勇往直前的,男性也可以是脆弱易感的,健全的靈魂應該來自於這種自由流動的性別意識,轉換自己角色,去徹底開發自身的各種可能,而非為了他者、族群、歸屬感、社會期望而一次次地否認自己的內在特質與自我藏覆、乃至得自我閹割!

可以這麼說,社會的發展歷史(也就是現今的父權社會的結果),讓多數人都處在一種被閹割的、不健全的性別狀態中,男性被剝奪了情感抒發機制與經驗,女性則被壓抑著無法全然地釋放含藏的陽性潛能,同志則雖可陰陽兼具,卻也被囿困於無意識地自我縮限。

因此流動性別可能將是新世代的健全人類靈魂的重要概念。

最後,我非常喜歡片中醫生提醒拉娜的,不要只是在等待結果,而是去享受過程!因為片中的拉娜不想以男性身份存活著,所以必須壓抑著各種青春期的慾望,等待著變性手術,將所有生命的美好都寄託於變成女性後的想望,但醫生卻希望拉娜能真正去體驗活著的每一分、每一刻,因為生命的意義從來不在即將到來的未來,而在於此刻當下的「活著」的每一個感覺!

這樣一部小品,卻能如此廣泛而具體地展現各種面向,實在是非常難得與值得推薦的佳作!尤其主角的演出如此精湛、細膩而令人動容,希望更多人能看到她,然後也許試著找回自己也曾被閹割掉的某些性別特質,修補自己受傷的靈魂。

其他變性議題電影:《丹麥女孩》:radytobe.co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