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53 views

【台灣的企業文化】


相信大多數的社會新鮮人都以能夠進入外企為首選,尤其是金融業,進入台灣第一大的榮譽與福利可能還不及進入某個普通不知名的外商銀行來的有前途。

而我呢?自從電影專業畢業以來,我就找不到一份正職的工作(我常常強調,不是我願意當個自由自在的自由工作者,而是沒有一家公司願意僱用我!),對於這種被迫型的自由工作者來說,我也沒什麼好自豪的。

通常當別人知道我身為自由工作者的時候,接下來的話就是:你真幸福,可以安排自己的行程與時間。

是呀,大家的確常看到我周間去台北喝下午茶或可以悠閒地去逛某些在週末人擠人的觀光景點,看電影買票也不用排隊等好處,但他們看不到我長期的收入不穩定,自由的背後,有更多的不安定性存在,唯一的好處是,我住家裡,所以至少餓不死。

但身為一個自由工作者,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對台灣的企業文化大放厥詞,反正看來也沒有一個體制想納編我,所以我也可以大肆來批評一下這些年我聽到的台灣本土企業的荒謬文化。

台灣的企業文化,我聽過最荒謬的,莫過於著名的電子業,大家都看到工程師們過去幾年豐厚的薪水跟動輒價值百萬的配股,但很少人去探討他們每天超時工作,毫無生活品質可言的生存型態。

雖然我身邊這種電子業的阿宅不多,但我這些年因為撰寫劇本,也多少對他們的生活型態有了些許了解,那時我才知道,他們每天工作12個小時,是家常便飯的事!本來,工作做不完,加班在每個行業都是正常現象(其實所謂的正常現象,也只是指亞洲這些以培養工作狂為榮的國家而言),尤其像傳播業,熬夜拍戲加班被視為「理所當然」的。

可是,荒謬的是,這些工程師都知道,有時明明下午六點就已經把工作做完了,卻還要在公司慢慢左摸右摸,摸到主管下班,摸到八點,大家認可的合理下班時間到了,才慢慢離去,我實在不懂,這是什麼企業文化?這些電子業的白痴主管們真的還相信你待在公司越久,就代表越對公司盡忠職守的假象嗎?難道沒有一個主管會思考,公司花錢請你,只是付了你八個小時的薪水,其他你生活中的16個小時該去好好對自己的生活負責?

我始終覺得,如果我是主管,對一個老是加班工作的人來說,我其實會懷疑他是否有能力上的問題?才會同樣的工作別人都完成了,他卻還做不完。

當然,你可以說我會這樣想,是因為我不是主管,也不是編制內人員,更不是老闆,若是我換了位置,我大概也跟他們一樣,希望我的工作人員每天住在公司裡,做到死為止。

我跟一位台灣前幾大的電子公司員工談過,他說在他們公司,如果常常19:00就離開,久了,主管會約談,問說:「為什麼其他同事好像都有很多工作要作,但是你沒有呢?」或者,會質疑「其他同事沒工作要作時,都會充實自己,準備各種專業技能考試,你好像不太在乎精進自己喔?」

然後,一張超過三天的假條,需要經過三級主管的批准,美一位都會「很關切地詢問」你為何要休這麼長的假?

久了,誰也受不了這種「關切」,自然就沒人敢連請這麼多天的假了!所以他們的年假從來沒有放完過的時候……

而另一個有趣的對照是,另一位在外商公司擔任資訊工程的人員,卻說,他們公司希望他們可以請長假,而且最好是連休近兩週的那種長度!大家聽到都很驚訝,為何公司這麼「體恤」員工?朋友卻說,這層「體恤」背後,是更殘酷的現實考量:因為公司不希望有誰是「不可被取代的」!因此只有這麼長的假期,能夠讓每個員工的職務代理人,徹底熟悉被代理者的工作內容,這樣就算哪天這個人離職了,公司還是可以繼續如常運作的!

聽到這層「心機」與「謀算」,實在也說不上來該喜、還是該悲呀?只能說,各有各的鬼胎與難處呀。

這裡我要說一個我曾經短暫工作過兩個月的法商企業的職場經驗,那時因為我剛在北京考完試,還沒放榜,所以回台灣後便找了一份工作,想說若沒考上,也還有工作可以做。於是我進了這家法商公司。

我始終記得,我第一天上班,到了六點半要下班時,公司沒有人動,我問大家不是可以下班了嗎?他們說對呀,但沒有人會真的六點半就走,總會摸一摸,等到大概七點再離開,但其實大家真的只是在摸給法國老闆看的。那時我覺得很荒謬,於是我便站起來走了。

此後,每天只要六點半一到,我一定馬上起身,開心離開辦公室,剛開始其他同事都對我的舉止很不習慣,久了也就都知道我下班時間到了,就會離開的。

我們這個外商公司每週一早上要開會,並且由同事們輪流做會議記錄,通常周一下班前,要等老闆看完會議記錄,提出修改意見後,會在當天下班前把這分會議記錄傳真到法國總公司,讓他們審核。

那次換我做會議記錄,我早早就整理好,並將紀錄放在老闆桌上,等他過目確認,但這個法國老闆卻左摸右摸,遲遲沒叫我去,眼看已經快六點了,我心裡暗罵,就是要拖到我下班時間就對了!

結果到了六點,老闆才叫我進去,跟我說哪些東西需要修改,以及要怎麼改。講完後,老闆看著我說:「我知道你六點半就要下班了,所以這些東西,等你明早上班修改好,再傳去法國就好了!」

那一刻我其實很感動,因為他大可以像台灣老闆覺得這是你分內的工作,就該今天做完,而且也不會花太多時間,以一個老闆的立場而言,要求員工加一個晚上的班應該還好,但他卻尊重了我每天準時上、下班的選擇,我想我是該公司第一個把會議記錄延到第二天才傳出去的人吧。但相對的,我也更賣力的工作,在我短短的兩個月職場生涯中(現在回想起來,這兩個月可能是我人生最後的一段in house的職場生涯了),我的確認真工作,並且讓業績提昇,讓我在最後請辭的時候,老闆直誇我做得很好。
講出這個案例,只是想說,我始終覺得,認真過好生活的人,才更懂得認真做好工作,這不該是抵觸的,該是相輔相成的,我不相信沒有好的生活品質的員工可以完成傑作。

於是這些年來我對台灣的企業文化始終抱持觀望態度,當然,就像我說得,我會這樣天真地設想「該有的管理態度」,是因為我站在勞方的這一邊,也許哪天我有機會站到資方的那一邊時,我才更有資格發言吧。

其實關於台灣荒謬的企業文化還有很多,但今天就先講到這裡吧。

再分享一下跟香港朋友討論過得台灣低薪話題:

台灣同學說台灣的基本工資算法是錯誤的,因為在台灣,我們習慣的基本工資算法是:時薪160,乘以每天工作8小時,再乘以一個月工作22天,所以算出來是一個月28160。而且這普遍成為台灣人的基本共識與認知。

但在香港,他們不這樣認為的,他們認為160乘以8之後,應該再乘以30!得出來的結果是38400,為何是乘以30天呢?因為他們認為,那休息的8天,雖然我沒有在工作,但是我卻仍在「充實自己」,隨時把自己的所學貢獻到工作上!我只是沒在公司工作,但我沒有停止學習,以及更完善我的工作技能!

是的,這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差異點!香港人受到英國文化影響,尊重人的基本價值,知道一個人的完整性,以及他「賣給公司」的是他的服務與專業!他有義務完善自己的職場技能,好更投入工作,但不是應當的,因為自有一套淘汰系統會汰換掉那些不懂得精進自己專業的人士!

而台灣呢?我們的奴性如此堅強,如此地為老闆設想,如此地委曲求全,但相對的,也許很多上班族也並不想「貢獻更多」,即使能夠作到90分,也可能只作到80分,因為老闆從未懂得尊重他的專業吧!?

不知道身為主管或老闆的人,看完了上述客觀的闡述,會選擇用哪種員工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