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63 views

【包公遺骨記】 ― 在時代的洪流裡,重新定位歷史的價值


記得是之前在書店翻到這本書的,那時宣傳的標語是:「媲美《達文西密碼》的中國版。」為了這個宣傳詞,對這本書很感興趣,感覺即使是用相同結構來套包公的故事,也會是好看的小說,畢竟包公是中華文化很重要的一個象徵,作者有一句話被引用地更吸引人:「我也希望調查到最後他是個忠臣……」言下之意,這本書有試圖想要透過歷史真相去審閱這位千年前的名臣,大有一番戲劇性的可看處。

不過這只是宣傳,如果你真抱著想讀中國版的《達文西密碼》來讀這本書,鐵定是要失望的,因為壓根不是這麼回事兒,那只是出版商的行銷技倆,雖然感覺被騙了,不過,也絕對不會損傷本書的文學價值。

嚴格地說起來,這不是一本小說,我想她該歸類為報導文學(以我自己的歸類法,毫無學術根據的喔),她主要是講述在文革期間被踐踏的包公墓的遭遇,講包公在中國歷史的定位,由神化的一代清官忠臣之姿,一下被貶為封建帝制體制裡比貪官更壞的「以直賣忠」、沽名釣譽(也就是「沽名賣直」這句成語的意思)的奸臣(這個邏輯值得大家玩味一番:這是說這些自詡是清官的人,往往只愛惜自己的名節,為求清譽,不惜以賣弄自己的直諫來換取名望,而本質上卻比貪官更惡劣,就是這套邏輯,徹底顛覆了傳統上對忠直之士的評價,而開始了摧毀傳統的文化大革命),於是這些看似忠臣的奸禍的墳該抄,過去享有的聲名該被摘除。

而書中即描述在這種病態的社會氛圍下,一群有志之士,不惜任何代價也要保住包公的遺骨(也是保留中華文化的優秀傳統),乃至造成這位歷朝歷代推崇備至的直臣的遺骨曝在外面年月有餘,而在神州大地遍無鱗地可藏的寒傖處境。

故事進行到文革結束後,包公的名譽在這場荒謬的歷史鬧劇落幕後,再次得雪如白,終於又在他的家鄉重修了一座墳,安葬他老人家。故事被我說得簡單,但在那個人人自危的年代,卻是比小說還迂迴、富戲劇性的驚險過程呢!

說他是報導文學,是因為作者只是如實地採訪了當初參與那個事件的人,然後將其過程一一詳盡陳述出來而已,但,所有的敘事體都有其觀點,如何巧妙地透過「偽客觀」(我覺得沒所謂真正的客觀存在,只有所謂的偽客觀)的視角去偷渡自己的立場(因為事件很多、很雜也很長,選擇說哪些,不說哪些就是一種主觀的闡述權了),這也是作者精到之處,他表面上只是在說那個時代的事,在陳述「事實」,但陳述的過程已經不著痕跡地對那段歷史作出了最深刻的評價,同時,所有的歷史都可以鑒古知來,為何這事在經過了20年後作者才將她寫出來(出版的時間是個關鍵點),他表面上批判了文革時的蠻橫無知,但誰也說不準暗地裡是否偷渡了能與當時處境不遑多讓的現代社會現象呢?

這是非常有趣的事,也就是我們選擇在哪個時代,重新審視哪段歷史,並且以新的角度去詮釋他、辯證他,這個過程,不正是在檢視我們這個時代的現象的一種「跨時空對話」嘛?而且,其意義,可能比我們能意識到的層面要更深更悠遠呀!(比如,為何中國社會會在這幾年不斷去重新審閱、解讀明朝歷史?這其實是非常有趣的思辨點!)

讀這本書其實是一種學習的過程,學著人家的政治意圖與城府,學著人家怎麼在簡單的敘事裡暗渡陳倉地大抒己見,學著中國老祖宗的智慧與傳統。

因為在北京求學了四年,所以常跟精於政治謀算的北京人打交道(有人說過北京人都是政治的動物)後,多少也讓我看懂了一些皮毛,就像我常聽北京朋友說,他看陳水扁搞族群分化的技倆,就是在學當年的毛澤東的手段,只是在這個大巫面前,陳水扁的小手小段只能像孫猴子耍大刀,露出通紅難堪的屁股,學不到精髓處。

就像很早以前就聽過一個故事,說周恩來指示他們該有一個單位每天都在捧國民黨,說國民黨的好話,即使國民黨錯了,都該說它好話,直到哪天國民黨被抓到致命傷,再一次性地用最大聲地方式抨擊它,讓它一擊倒地,因為大家會覺得連這家幫國民黨說話的人都看不下了,可見國民黨爛到什麼程度了……..

這些近代的故事,如今讀來,已有傳說神話的成份在了,何況那個千年前的名臣,包公一直是家喻戶曉的精神代表,據說只要社會過於貪腐時,這種文化就可以再次被包裝販賣一次(自宋朝以後有關包老爺的戲曲傳奇就不斷在民間流傳,大家廣知的「七俠五義」、「烏盆記」、「陳世美」等都是早已流傳數百年的文本了),因為他說出了人民的心聲,猶記得當年由金超群領軍的包公在紅極一時的時候(我這個年紀的,記憶中最早的包青天是由儀銘演出的,而且我查了一下,這部戲居然跟我同一年誕生,我該還是個爬蟲類時,就已經記得這部戲了,真神奇呢!),還傳到了東南亞,在亞洲各地也都引起巨大轟動,但看這本書時,我才知道,原來包爺爺不只在亞洲地區有知名度,有關他的戲曲還有法文、德文、英文版的呢!想不到吧。而且台灣還有不少包公廟喔(這倒引起我的興趣了,因為我一間也不知道)。

而且重讀時,我才赫然發現,以前歷史課本唸過的宋代歷史,我只記得宋朝一直是個積弱不振、只以文學文化流傳後世的朝代,卻不知他也曾盛極一時(不是指版圖,而是指他也曾有個治世,並非一直都是處於挨打的處境,而且那時還真出過不少家喻戶曉的文人名士,像包公同朝代的宰相就是歐陽修,甚且,現今許多西方研究者因為宋朝留下的瑰寶文化精髓,而將之視為中國最偉大的朝代!比如,著名的汝窯、瘦金體、清明上河圖等等世界文化資產),現在重讀這段歷史,不免重新思考為何我們小時唸的歷史這般強調宋朝以文學治國的重大缺陷,是否這也是蔣氏王朝在文化教育下替大家洗腦,要大家從小就意識到軍備的重要性,而可以堂而皇之地大大興武(當然,那個時代,台灣的軍力的確很重要)?

讀這本書,也讓我重新審視自己的歷史觀,提醒自己要用新的史觀來看長養自己的歷史養分,別被「篩選過」的歷史教本給愚弄了!

這是一本簡單易讀的報導文學,讀這篇故事,可以知道很多大時代下,小人物的事蹟,他們很平凡,卻做了不平凡的事,她也是對中國文化傳統的一次回褒。

讀這本書也讓我感嘆的是,中國畢竟是大,怎樣的文學都有人創作,反觀台灣,文學真的只是菁英份子掌間的飾物,台灣缺乏好的敘事體傳統(所以台灣電影才一直這麼難看,所以台灣才沒有好看易讀的商業小說,大家可以回顧台灣過去幾年常據排行榜上的自家人創作的文學,真的是難以消化的純文學),我真的很期盼台灣也有好的、會說精彩故事的人才出現,即使只是簡單地報導文學或歷史小說,都可以讓台灣缺門獨腳的文壇多根可支撐的拐杖跛行下去。

這篇文章其實寫一陣子了,只是一直沒貼,因為比較沒時效性,前陣子,與朋友提起這本書,又多了個想法,在這裡可以分享一下,話說包爺爺絕對是中國歷史上舉足輕重的人物,但其實仔細看他生平,他也不過官至當朝宰輔(那時很多宰輔,他還不是最重要的一個),這讓我想到,也許他的個性只能讓他當個民間父母官,若他當初身錯了年代,當了皇帝,他的個性也許會被形容為一個嚴君厲帝,也就是那句老話,放對了位置的才是人才,反觀我們的的前幾任領導人,似乎在當地方官時,都能勝任有餘,可是一旦坐上了最高領導者的時候,換了位子,卻沒跟著換腦袋!致使台灣政治陷入半癱瘓的內耗中,著實可惜呀!也許也不該這麼責難他們,畢竟也是一種「共業」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