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20 views

【玄奘大師傳】 ― 不東的精神


(圖片引用自網路,若有侵權,敬請告知,當即撤下。)

說到玄奘,大家對他的印象大多停留在明朝經典小說「西遊記」裡那個相貌清秀,威儀萬千,傳說只要吃了他的肉,就可以增加好幾百年的道行的唐僧(現在描述起來,真的好適合拿來拍成A片的題材,怎麼可以這麼暴露人性的原始慾望呢!),不過顯然很少人會去注意真實生活中的玄奘的實際功績。

之前買了一本有關玄奘的書籍「玄奘西遊記」,作者是錢文忠先生,這本書主要是根據玄奘大師自己自天竺回到唐朝後,將所行經歷整理出來的「大唐西域記」(用現代的觀點來看,就是一本很有深度的旅遊文化指南)加上作者大量的史實考究所寫成的,不僅兼具史料性,也很有文學價值。

一直以來,大家都用不同的面向來解讀玄奘大師,畢竟在那樣一個動盪的時代(玄奘出發時,是唐朝初期,時局正動盪不安,其實朝廷是明禁出關遠行的,因此玄奘其實是「偷渡」出去的),一個平常的僧侶,只是憑著一股願力跟一個堅定的信念,就要遠赴自己所未知的國度,這需要多大的勇氣跟決心呢?我想即使是生活機能發達的現代,要獨立完成這樣一個旅程都是困難重重的,何況是一千五百年前那樣一個資訊落後的時代,沒有人告訴你,你走得路線對不對,沒有告訴你,你會碰到怎樣的凶險,這些凶險包括天災人禍等等,因此無疑地,就佛教的角度來講,玄奘是個世間菩薩,在世間行他意念中的菩薩道(註一),要把佛法活源,源源不絕地引入漢邦,若沒有一個大菩薩的精神跟意志,我想是沒人可以完成這樣一趟旅程的。至今我們讀到的許多佛教經典就是由玄奘大師親手翻譯的,他翻譯的佛經之多,也是現代人難以想像的,甚至窮其一生也難完成的行願(別說翻譯了,要花一生去讀完他翻譯出來的典籍,都很艱困了!)。

除了佛教學者的身份外,剛說了,他的遊記是一本文化旅遊指南,因此,也有人以旅行家的角度來看這位僧侶,所謂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我想至今沒多少人能夠兩者並進(何況現在人多是「飛」萬里路,而玄奘大師是真的「行」萬里路),他在沿途所作的文化采風,也被後來的學者,拿來成為考究古印度這個不注重歷史紀錄的國度的重要憑據,因此要說玄奘大師無意間成了歷史學家,也是說得過去的。

第三個身份是錢文忠先生的觀念,我覺得非常有趣,他把玄奘看成是全華夏至今最偉大的留學生代表!這是大家很少想到的角度,但這是一個非常明確的事實,因為大多數人都只注意玄奘的旅程跟他回來後所翻譯的經典,似乎很少人去討論玄奘在印度的十幾年的留學生涯,在那裡玄奘成為一名佛學巨擘,他以一個留學生的身份,可以在那時的最重要的佛教學院那爛陀寺講經弘法,並且代表寺院去跟那時印度的其他外道(其他宗教派別的修行者)用梵語辯論,這情形就好像一個中國學生去哈佛求學,最後留在哈佛教英文古典文學,還代表哈佛跟英國或德國等世界各地的英文學者進行辯論,那是多大的成就呀!

最後,在我眼中玄奘最重要的一個身份,一個修行者。玄奘的西遊之旅跟印度的求學生涯有許多值得拿出來講的故事,但這次要講一個最近聽到最有感覺的小故事,玄奘在離開長安時,曾立下一個誓願,「不東」,意思是他此去西行,不管前路多艱難,除非求得佛經,否則絕不往東踏回半步!話說旅途中玄奘身陷沙漠中,因為意外而沒了存水,他已經許多天沒有進食,甚至出現了海市蜃樓的幻覺,因為不知道前路還有多久才能找到水源,但他記憶所及,前天出發時是有綠洲的,也就是說,根據人之常情,為了保險起見,大多數的人都會往回走,這是最保險的,但玄奘往回走了幾步,突然想到自己在長安城「不東」的誓願,那是一個無論如何都不該破壞的誓願,於是他掉轉身,繼續西行,他想著,如果他的行願是正確的,菩薩總會幫他完成的,最後玄奘因身體的疲累失去了意識,但醒來時,卻是躺在一片綠洲上,因此他得以完成這曠古絕今的任務。

當然,我們無從考據這個故事有無後世人為的美化,但出家人不打誑語,因此我個人是很相信的,不過重點在於那個「不東」的決心,就像我的佛學老師梁寒衣說得,修行是條漫漫長路,他不只是一世、兩世甚或百世、千世、萬世的路途,更可能是超越我們所能想像的時間的好幾劫(佛學丈量時間的單位)的修行,可是,我們有多少的意志與多堅定的決心,告訴自己誓要到達的那個「彼岸」呢?

是的,所有成功的人都會告訴你,不要找藉口原諒自己,但就我的觀點來說,修行的路途就是要不斷原諒自己,你可以原諒自己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甚至一百萬次,但絕對不能放棄!重點在於,你原諒了自己一百萬次後,看清了自己的軟弱,但你是否還有勇氣再堅持下去?只要第一百萬零一次是成功的,那前面的旅途就都沒白費了,因此絕對不要失去那份「不東」的決心跟信念!因為,須知道佛法所說的「觀心不住」(或「觀心無常」),意思是說人心這樣易變,這樣容易動搖,因此瞭解自己的缺點就是這樣一個無明的閻浮眾生,很容易受到誘惑而怠惰、而退轉,因此我們必須學著不斷原諒自己的缺點,只要有這份不東的決心,隨時原諒自己的過錯,把自己拉回正確的道路上,只要開始出發,總有一天我們會到達涅槃的彼岸的。

因此我的佛學老師才苦口婆心,再三叮囑要我們牢記住「不東」這兩個字跟背後堅定不移的願力呀,那種牢記是要深入藏識,生生世世都能回憶起來的決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