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4 views

【金錢世界】 ― 有錢就是罪咎?


【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

保羅・蓋提三世出生自豪門家族,爺爺是美國首富保羅・蓋提,更被當時稱為「全世界最富有的人」,身家高達10億美金(根據資料,若未估算通貨膨脹等因素,蓋提當時的身價是20億美金!也是現代史上第一個累積如此鉅額財富的人),但保羅跟爺爺並不常見面。

保羅的父親約翰則身陷毒癮,無法自拔,導致母親蓋兒訴請離婚,離婚後,16歲的保羅與母親住在羅馬,1973年的某個夏日夜晚,獨自遊蕩的保羅被綁架了!

綁匪要求高達1700萬美元的鉅額贖金,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離婚的蓋兒根本身無分文!唯一能負擔得起贖金的是保羅的爺爺,老蓋提,但老蓋提本身是個視錢如命,一毛不拔的吝攝鬼,而且從他獲得的情資顯示,這場綁架極可能是保羅跟朋友自導自演來訛詐自己錢財的騙局!因此不打算理會。

老蓋提甚至對媒體放話:「我有14個孫子、女,如果我付了任何一分錢,那麼我將有14個被綁架的孫子、女!」(就某方面來說,這話的邏輯似乎也算有道理的!果然是生意人,想跟一般人不一樣。)

保羅被綁架的時間越拖越久,原本的綁匪只是烏合之眾,漸漸等不下去,便將保羅「轉賣」給了更惡名昭彰的黑手黨,黑手黨為了達到目的,甚至割下了保羅的一隻耳朵,寄給當地報社,引起輿論一片嘩然。

隨著媒體的關注越演越烈,老蓋提終於同意以借貸的方式,將不足的贖金以借貸的方式借給保羅的爸爸約翰,因為這樣的方式,可以讓老蓋提節稅,但伴隨的條件則是蓋兒必須將保羅的監護權回歸給蓋提家族!

於是在被綁架五個多月之後,蓋兒終於酬到了300多萬美金的贖金,要將保羅給贖回來,但一切真會如此順利嘛?

本片根據約翰・皮爾森所撰寫的傳記《Painfully Rich: The Outrageous Fortunes and Misfortunes of the Heirs of J. Paul Getty》(暫無中譯本,書名直譯為「財富的巨苦:尚・保羅・蓋提失控的財富與不幸的繼承者們」)改編而成,這也是發生在保羅・蓋提的孫子保羅・蓋提三世的真實綁架事件,只是電影做了些「藝術加工」。

而真實的綁架事件,按照外媒的說法:比真實還要戲劇性!

因此下面分享一下網路上查到關於真實事件的一些背景資料:

保羅三世在被綁架時,已經算是羅馬的公眾人物了,大家都認識他,媒體甚至戲稱他為「黃金嬉皮」,但其實他跟祖父老蓋提毫無聯繫,因為老蓋提認定保羅跟父親約翰一樣是隻毒蟲!而保羅在被綁架前,甚至因為小事而蹲過一天的拘留所,也算臭名遠播的。

那時的保羅與母親同住,時常以交換的方式,用自己的繪畫換得附近餐廳的食物果腹。而母親則認為,保羅被綁架,可能跟他常去的餐廳的人有關聯,但也只是推測。

保羅被綁架了五個多月,換過許多不同的藏匿處,其中甚至包括一個山洞,原綁架者因為遲遲拿不到贖金,便把保羅轉賣給了更凶狠的匪徒,即惡名昭彰的黑手黨「光榮會」,這些匪徒以切割下保羅的耳朵來引起蓋提家的注意與談判。

事實上,在保羅的耳朵被割下前,整個義大利媒體跟蓋提家族都認為這場綁架是保羅自導自演的一齣戲,因此無人認真去斡旋、處理。

經歷數月的肉票生活,保羅的一個綁匪Cinquanta開始同情這個世界首富的孫子,一直試圖說服蓋兒去籌措贖金,否則保羅真的會被殺害

被綁期間,保羅甚至一度發燒、身體不適,Cinquanta還打電話請教蓋兒該如何照料保羅的疾病。

片中的前CIA探員契斯,本身則是個自大的混蛋,他是那時蓋提唯一願意說話的對象,他告訴蓋提,這一切是保羅自導自演的,並且沒像電影中那麼仗義相助蓋兒談判與出主意。不過最後交贖金的部份,則是契斯獨自開車前往的。

整個綁架事件,到後來,甚至連美國大使館的官員都曾介入談判。

而保羅的生父約翰,那時人在英國,因為正經歷第二任妻子亡故的喪妻之痛,所以壓根無法打理這件事,加上他吸毒的前科,讓他被義大利政府拒於國門之外。只有後來為了贖金,不得不跟父親低聲下氣和好,籌措不足的贖金。

最後老蓋提因為律師精算過,可以節稅,所以願意以年利率4%的利息借給兒子去付贖金。

而老蓋提自己則是一個極度沒有安全感的人,他的個性顯然孤僻又不好相處,跟所有子女都關係冷漠,他自己這一生都在向自己的父親證明自己的能力,因為父親始終批評老蓋提的作法會敗光蓋提家族的家產!為此,不斷賺錢,甚至要遠遠超越父親的財富,成為老蓋提的主要動力。

1976年,老蓋提去世,死的時候,僅留了500元美金的遺產給自己的兒子約翰,而孫子保羅則一分錢都沒拿到。

重獲自由身的保羅,於兩年後,18歲時跟交往多年的女友結婚,並生下一子,但隨之因為各種創傷症候群,而跟父親一樣,陷入酗酒跟吸毒的惡性循環中!

最後還因為毒品跟酒精的合併作用,造成癱瘓,臥床十多年,直到54歲時過世,可說過完了悲慘的一生,而母親蓋兒則一直守護在他身邊。

現實生活中的蓋提家族一如聞名的甘迺迪家族一樣,至今都還常傳出離奇的親族死亡事件,彷彿受到了某種詛咒般,即使坐擁巨富,但似乎無人真正享受過財富帶來的幸運與安樂。

本片因為原本飾演老蓋提的演員凱文・史貝西身陷性騷擾風暴,讓導演雷利・史考特當機立斷,馬上重新選角,不計成本,又投入一千萬美元的預算,替換了凱文的演出,並且以9天的時間補拍完所有老蓋提的場面(據說片中某一場遠景中的老蓋提還是凱文・史貝西的身影,有興趣的觀眾,可以眼尖一點,玩玩「大家來找碴」。)(我自己倒是非常想看到凱文的演出,因為雖然他德性不佳,但客觀來說,還是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員,片中比較從容拍攝的段落,想必還是與壓縮於九天完成的場景有所落差的!),而且有趣的是,替任凱文的演員克里斯多夫・普拉瑪的扮相還真有點神似真實生活中的老蓋提!(大家上網搜尋一下照片即可比對了。)(而且,以目前的炒作來看,克里斯多夫憑此角掄獲奧斯卡影帝的機會頗大,似乎也正好打臉不愛惜自身羽毛的凱文!)

片中,老蓋提最後抱著一幅貌似「母與子」的畫像離世(註一),這一幕引起很多的討論與臆測,最直接的推想,當然就是呼應片尾的老蓋提還是顧念那對母子的,所以有了其後遺囑的安排。不過這推測對我來講,太過理所當然,我倒有不同見解,第一個見解是:那幅畫是老蓋提缺失的心裡的外化,也許他這一生都在渴望某種親情,卻遙不可及,這種假設,彌補了老蓋提片中不近人情的孤僻性格。其二,我覺得更可能的推測:那是一如影史經典電影《大國民》凱恩死前呢喃的那句「玫瑰蓓蕾」(Rosebud),未明的意指,是導演要留給影迷追索的謎團吧,如此才能久久不散吧!?(除了向影史經典致敬,更可能是對自身影壇地位的期許吧?!同時用老蓋提對比凱恩,也是非常有趣的某種致敬。)

要討論這部片,大概就是那句幾年前流行的話:「窮的只剩下錢了!」

不過,我個人倒是很能理解老蓋提的,雖然我一點也不有錢,但是為何有錢人就一定要完成「社會所期待的價值呢?」那不是一個鼓勵作自己的國度嘛?老蓋提憑著自己的運氣與努力,打造了超越父親的石油帝國,在美國那樣篤信自我價值的社會,這不正是實踐資本主義最大的勝利與最終價值嘛?一個人的財產能夠富可敵國,可能遠遠超越當時世界上的其他赤色國度,他一定相信這是他自己的努力,為何他要將這個努力毫無條件地讓自己的敗家子孫去揮霍呢?

如果一個人的癮就是需要很多錢,那就是他的選擇,甚且極端一點,那可能是一種心理疾病,亟需醫療協助,這可一點也不可恨呀!當然,我這種等級的人也無權去「同情他」,因為他可不可憐,可不可恨,都是他的人生選擇,與旁人有何干係?我們最多就是一群吃瓜群眾,圍著看看戲,發表幾篇酸言酸語,再阿Q式的給予些許自以為更高尚的評論而已,但那於我們自身,又有何義呢?與其去評價一個老遠就作古、並且與我們多數人身份、地位相去甚遠的巨富,不如想想自己的金錢觀吧,那才是關係到自身的議題呀,至於歷史,永遠是借鏡,只是她大概已失去了能夠鑑照人心、人性的功能了吧,僅淪為茶餘飯後的八卦扯淡了。

註一:關於那幅畫,網路上有兩種解答,因為網上提供的兩幅都與我記憶中的畫不同,所以我僅是分享,等哪天確認了,再行更正一次正解。
一說是:拉斐爾的「粉紅聖母」(Madonna of the Pinks)
粉紅聖母

一說是:丟勒(亦翻成杜勒)的Madonna of the Pear(另名:聖母和帶洋梨的小孩/Virgin and Child with a Pear)
Madonna of the Pear

雷公其他電影【出埃及記:天地王者】:【出埃及記:天地王者】

雷公其他電影【異形:聖約】:【異形:聖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