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 views

【告別茉莉】- 花開花謝果實成


(本片為54屆金馬影展選片)-

清與琵曾是泰國東北小村落的一對年輕同志愛人,當年相約要一起逃去曼谷過新生活,最後清卻退縮了,選擇留在家鄉,娶妻生子;出走至曼谷的琵,則如願成為一個祈福花的花藝師。

多年後,琵回到故里,再度與清相遇,各自經歷了一番生離死別與悲歡離合,清在家鄉經營起了茉莉花田,琵則細心採著一朵朵含苞卻易碎的茉莉,串上竹籤,再用芭蕉葉,一片一片編織出豐美華麗又莊嚴的祈福花卉。

清的生命經歷了女兒莫名被山野蟒蛇活活絞死的離奇慘劇,此後清便意志消沈,老婆為此也離開了清。而看似和平知足的琵,其實已患上嚴重的肺癌,甚至癌細胞已經轉移到了淋巴系統,隨時都可能離逝,但他卻靠著意志力與專注於祈福花的編制,來對抗體內兇惡的癌細胞……

重逢的兩人,更加珍惜彼此相伴的時光,決定勇敢一次,好好再愛一回,可惜好景不長,琵還是離開了人世。

為了幫過身的琵祈福,清決定出家,以祈求琵能夠得到安息與福報。

清跟著師父諾以苦行僧的方式,依循傳統南傳佛教(註一)的修行方式,靠著托缽化緣、行腳,來修煉身心。

諾是一個對自己很嚴格的師父,立下了「不倒單」(註二)的苦修誓願,並且常去尋找山野間的墳場或有屍體的地方修行。並為橫陳荒野的屍體祈福,安葬。

清跟著師父過起這樣苦行的生活,露宿林間,夜晚甚且大雨滂沱也難以安身。一次,諾師父在林間看到一具腐屍,蒼蠅、蛆蛆已經在屍體上蠕動,諾師父淡定地為亡者助唸,清也跟著一起念著,但第一次看到屍體上爬著蛆蟲的清,終於還是忍不住,吐了出來……

隔天,清決定克服自己的恐懼與不安感,再次回到屍體旁邊,看著這具曾經跟琵、跟自己一樣活生生的人,而今卻壞敗成了屍體的人,似乎了然了什麼,也慢慢找到了某種內心的平靜與踏實……

這是泰國導演阿努查彭尼亞瓦塔納繼「藍色時分」後,再次來台參加金馬影展的電影,並且延續著對於同志議題的關切,而這次更將觸角延伸到了宗教信仰的範疇,拍出了一部非常獨特的唯美同志佛教片!(聽起來頗有違和感的載體,卻能融合地如此優雅,著實特別。)

本片有許多導演自己的親身經歷,因為影片是獻給導演一位親密朋友的,那位朋友正好就是一個肺癌,並轉移到淋巴而過世的年輕生命;再融入導演自身曾出家過的經歷,而完成了這部十分獨特的電影。

更難能可貴的是,如此小眾的藝術片型,居然能夠請到泰國當紅的兩位偶像來主演,可說是讓本片活色生輝的重要亮點。

影片可以切成兩部份來談,第一段是所謂的「花開」,看到一朵朵細緻的小白茉莉,本來也不十分入眼,但經過巧手的編織,織就成一座座富雅的花飾,而在外人眼中弔詭的是,茉莉如此脆弱易凋,花期也不長,花這麼多的時間、心力與工夫去編織的祈福花,卻可能僅能維持短短的時光,就又要謝盡了,這樣的韶光相比這樣耗心神的功夫,實在促短。(看這一段時,我一直覺得在看泰國的楊凡,如此唯美盡乎絕戀。)

但這不僅僅是暗示著世人生命皆如白駒過隙的瞬息,更是佛陀「無常,故莫執著」教法的親示親現!一如藏傳佛教大法會中悉心繪就的壇城一樣,在法會結束後,花這麼多時間成就的壇城,瞬間就給彌平了!這正是「成住壞空」(註三)的最好演示,提醒著世人:韶光易逝,且珍惜當下,但莫戀執!

而那一座座的祈福花卉,也有著同樣的寓意與警示效果!而琵的生命真如那易謝易凋的茉莉一樣,美過一回,也就蔫息了。

影片的第二段則是所謂的「花謝」,在經歷了人生的種種坷坎後,清入了佛門,開始了修行。修行的方式還是異常嚴厲的頭陀苦行(註四),師父並且帶著清到處去找屍體,讓清落實佛陀的教法中的「白骨觀」―― 一般是上座後,觀想身體的一一析離、分解個過程,解離直到最後,人人皆僅是一具白骨!以此來破除修行人對自身與他人身體的執著、戀取。然而,諾師父的修行,不僅是「觀想」,而是真真實實地到一具具的屍體面前,看著屍體化為白骨,以此來切入「觀身不淨」(註五)的教法。

最後,清克服了自身的恐懼,度化了那具屍體,更重要的,他度化了自心!

最後清在一潭清水中,滌淨身心,煥然重生了。

導演說,他很喜歡水的意象,在他的電影中,常出現水的意象,有各種含意,除了前述的有淨化、清洗的效果,也有無常易逝的隱喻,而片中不斷出現的水中倒影,更是不斷在呈現「如夢幻泡影」般的無常生命實相!

而最後那一幕,清在水中洗淨的動作,直讓我想到了經文說的「洗浴身體,當願眾生,身心無垢,內外光潔。」(註六)。

是的,花開洵美,花謝難免傷感,但唯有一生一滅的過程,才能夠成就累累的果實呀,可惜的是,這樣的果實,並非每次一生一滅皆能成就的!

註一:南傳佛教:即傳統稱為「小乘佛教」的原始佛教,也稱為「上座部佛教」,是以佛陀最早期的教法為修行準則,依次第薰修「四聖諦」、「十二因緣」、「四念處」等初傳教法;並依循佛陀在世的方式如儀地生活,比如:托缽化緣,過午不食等等最傳統的戒律的佛教流派。

註二:不倒單:為頭陀苦行的一種修行法,意即一日十二時辰中,均不倒臥睡覺,夜間修行時,仍結跏趺坐,或禪定、或念佛,即使累了,也僅是坐著休息。

註三:成住壞空:佛陀的教法,說明世間萬物必然經歷的四種過程,我們身處的世界經歷的是「成、住、壞、空」;我們的生命經歷的是「生、老、病、死」:萬物經歷的則是「生、住、異、滅」;基本上皆是在說明萬事萬物的無常本質,了然變異、敗壞是必然的過程,便能慢慢消彌執著。

註四:頭陀苦行:佛教修行中,最嚴峻的修行方式,包括:住阿蘭若(僻靜處)、常乞食、日中一食、糞掃衣、住墳塚、不倒單等等;這些苦行的目的,在於一一破除人的各種慾望與執著。

註五:觀身不淨:屬於佛陀的根本教法「四念處」的一念處。「四念處」為:觀身不淨(身內、身外皆污穢不潔)、觀受是苦(各種感受皆為無常易逝)、觀心無常(亦為觀心不住,指心念的無常流轉,念念川流,無法把抓)、觀法無我(世間萬法皆是因緣和合,萬般不由人)。常念此教法,意在於了解人的「身、受、心、法」皆是不淨、常苦、無常、無法控制的,藉此慢慢消融執著。

註六:經文出自《華嚴經》第十一品「淨行品」,為文殊師利菩薩的修行法門。從一早起床,出門到夜晚的安寢,均以眾生為念、為願的菩薩修行法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