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9 views

【勝負反手拍】- 性別平等的真義


1973年,正值29歲的比莉・珍・金恩是美國網壇新興躍起的耀眼女選手,每次的勝利,都讓她離網壇最高桂冠榮耀更進一步,但比莉要的遠遠不只這些,她發現那時整個體壇重男輕女的不平等現象極為氾濫,以同樣的網球冠軍賽來說,男網總冠軍的獎金是一百萬美元,女網總冠軍卻只有1萬5千美元,金額差距近乎7倍(網路資訊是當時的獎金懸殊比是12:1)。

為了這個不公平的待遇,比莉跟當時的國家網球協會負責人傑克・克萊默發生巨大爭執,比莉質疑這樣極度不公平的獎金制度(1960年代,差距還只有2.5:1),但傑克給出的答覆是:大家都比較愛看男子網球!沒人真的愛看女子網球,可是比莉堅持男、女網球的售票票價一致,而且近年來,女子網球的觀眾明顯增加,因此完全不同意傑克的無稽之談,但傑克是協會主席,最後以「老子說了算」的姿態,做出最後的裁決「就是這樣!」

因此比莉也決定拒絕參與國家網球協會舉辦的公開賽,而與其他女子網球選手攜手成立新的女子網球協會(WTA),並且展開一場馬拉松式的巡迴賽的方式來推廣女子網球,增加觀眾。

這一舉大大觸怒了傑克,於是將這些參與巡迴賽的女網選手全部開除會籍。

比莉的大動作(多數女子選手都知道不公平待遇,但多只是默默忍受,比莉是唯一敢跳出來挑戰,並且拒絕遊戲,另起爐灶的人),也刺激了所有男性為主的沙豬們,他們早已受不了日益蓬勃的女權主義,認為「女子為何不回到廚房,好好煮飯,整理家務,作她們擅長的事就好了呢?」因此,有一大群沙文主義者急著想挫挫這群瘋女人的氣勢!(沙文主義者可能也包括許多支持女性傳統道德的保守派婦女)。

另一方面,鮑比・里格斯,是一個55歲的退役前網球選手,他也曾風光一時,拿下過許多冠軍,而今,他卻只能屈就在岳父大人的公司裡作個不痛不癢的工作,坐領高薪,卻無所事事。鮑比的老婆出生豪門,作風強勢,加上懸殊的經濟實力,鮑比幾乎就是一個高級軟腳「瞎」的代表。

鮑比的另一個惡習,就是嗜賭成性!凡事皆可賭,甚至連兒子都受其影響,想用胡椒罐裡的胡椒顆粒數來跟父親「豪賭」一把!為此,鮑比的妻子深受困擾,決意要跟鮑比終結這種不健康的關係……

在家庭跟事業都找不到重心與地位的鮑比,看到了風頭盡出的比莉,決定要以譁眾取寵的方式,跟比莉來一場「世紀男女大對決」,這樣的比賽,不僅能讓鮑比大賺贊助錢,也讓他能重回鎂光燈的焦點,鮑比興致勃勃的找上了比莉,但比莉卻斷然拒絕了,因為她了解鮑比的性格,認為整個焦點會被模糊掉,但不死心的鮑比轉而找上了當時排名在比莉前面一點點的女網冠軍瑪格麗特・寇特。瑪格麗特很快就為了獲勝者將贏得一百萬的獎金而心動答應了。

沒想到,鮑比對決瑪格麗特的大決戰,以鮑比連下三局大獲全勝告終!球評形容:「這不是比賽,是大屠殺!」來形容瑪格麗特的慘敗……

嚐到甜頭的鮑比,繼而開出了獲勝者將贏得三百萬獎金的條件,繼續以輿論等各種方式逼比莉出來接受挑戰。

此時的比莉,卻身陷性別認同的影響,因為她竟無意間跟她的造型師瑪麗蓮發展出了超友誼的關係與情愫,這讓她很困擾,一方面,她無法接受自己這樣「變態」的慾望(在那個時代,同性戀仍被污名化著),另一方面,比莉有個深愛著自己,也甘願一直守在背後默默支持自己的好老公,讓比莉深覺「背叛」的壓力……

但鮑比的挑釁持續逼迫著比莉,終於比莉點頭答應了這項挑戰,對她來說,這不僅是她與鮑比的決戰,更是女性運動員如何面對所有偏見與歧視的背水一戰,她該如何證明女性運動員也該受到同等的重視呢?

本片改編自1973被稱為「Battle of the Sexes」(性別決戰)的真實網壇事件,《Battle of the Sexes》亦為本片英文片名(順帶一提,中文片名《勝負反手拍》翻的真是太糟糕了,讓人完全抓不到重點,也毫無吸引觀眾進戲院一探究竟的點)。這已經是關於這個事件的第三部影視作品了,2001年ABC電視台製作了一齣《When Billie Beat Bobby》的電視電影;2013年又有一部名為《Battle of the Sexes》的紀錄片;而今已經是第三度躍入世人的面前,而且本次還有奧斯卡新科影后艾瑪・史東的加持,影響力將擴展到全世界的範圍了。片中艾瑪・史東表現亮眼,不僅成功詮釋了這位美國網壇的傳奇女性,連走路姿態都透著女性運動員特有的「豪邁律動」。

歷史上的比莉不僅是美國女網的傳奇,更全身全心地投入性別平等運動,積極促進女性運動員的福利與合理待遇;其後並與夫婿離婚,正式出櫃成為美國第一位公開性取向的女同性戀運動員(在那個時代,甚且遭來許多排擠的目光);2009年更成為第一位獲頒總統自由勳章的女性運動員!可說是美國女網的一頁傳奇,並榮耀了LGTBQ(註一)的族群。

繼上屆奧斯卡很「黑」之後(除了最佳影片的《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是講述黑人男同志的題材外,其他入圍最佳影片的《關鍵少數》、《蕃籬》都是探討非裔美籍族群的作品),明年的奧斯卡,以目前的趨勢看來,可能很「女」,而且很「拉」(Lesbian,拉子、拉拉,均為女同性戀的簡稱)。

電影拍的平順而有力,當然,編導也透過一些戲劇化的渲染,將對肇雙方的生命情狀都展現了出來,而且泰半有性別平等思想的觀眾,多會跟我一樣,期待著最後的決賽,比莉能在網球場上狠狠屠宰鮑比這隻沙豬!影片成功地激起了這種雌雄對決的代入感。

不過有趣的是,當時的這場決賽,的確改變了女性運動員的處境,也讓社會更注意性別待遇的不平等。而今,性別主義(女性主義被更擴大為各種性別權益的平等)的發展,也許反而會覺得這場比賽的荒謬,因為客觀來說(撇開比賽結果的正面影響),一場比賽的輸贏是無法改變任何現狀的,事實上,性別平等就是要看見差異,並且尊重差異,只有正視差異,才是真正的平等的開始,意思是,女性與男性本來就生理結構不同(因為肌肉與脂肪的比例,本來就讓男性比女性更容易鍛鍊出肌肉,提高運動強度與耐受度),女性為何要透過比賽,甚至贏了男性,才能證明自己跟男性一樣是平等的呢?

性別平等的真義在於,人與人本來就不盡相同,我們有不同的基因,有人非常適合跳躍或奔跑,有人非常適合專注而細膩的手工作業,有人則更適合動腦解決邏輯問題,這些都無關乎性別,而是要學會尊重每個個體的存在與他們與我們的不同,並且不會因為這種差異而產生歧視、輕蔑,重點從來不在於透過競爭的勝利來證明自己,而在於每個人都可以安心地作自己,即使有個人,一切都不擅長,但他也不會因此遭受非難,他仍可以在社會裡安心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這才是所謂的真正的平等的價值!

然而,時至今日,無論性別平等主義走了多久與多遠,仍有人因為自身的性別、性傾向、性偏好,遭到不平等的待遇,我只能說,如果一隻豬(沙豬)非要堅持自己比一隻貓更高貴,那就讓他堅持吧!實在無須與他爭論,或者陷入跟他一樣的「歧視謬誤」中;許多人誤以為,反抗歧視的方式,就是要證明「我比你強」,所以我可以「反過來輕視你」,但這樣的觀念,恰恰只是複製了「歧視」本身的謬錯,讓我們因為認同錯誤的價值觀,而變成跟牠們(歧視者)一樣的人(代表我們認同了「歧視」這種意識形態)!

反歧視最有利的作法就是,以截然不同的方式,對待歧視與歧視者!只有徹底將「歧視」從我們的生命智慧中剔除,那麼,我們才算學到了這一課,而且跟歧視者徹底劃開了不同的生命質地與智慧面向。

註一:LGTBQ:泛指異性戀以外的各種多元性別族群,包括Lesbian(女同志)、Gay(男同志)、Bisexual(雙性戀)、Transgender(跨性別)、Queer(酷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