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5 views

【神力女超人的秘密】- 親見慾望的祕密花園


1947年,《神力女超人》漫畫作者威廉・莫爾頓・馬斯頓正因為漫畫中充斥著性虐待、暴力、曝露等赤裸裸的性議題,而被「全美兒童學習協會」調查,這個協會將決定這個著名的劃時代超級女英雄漫畫是否會遭到全美家長的抵制與作品的集體銷毀!

馬斯頓教授一面試圖冷靜地作答(因為面前這群自以為正義化身的審判者,壓根忽視他的專業與看輕他的作品),一面回憶起那個孕育「神力女超人」的生命搖籃期……

1928年,馬斯頓在Radcliffe學院任教,因為當時的性別歧視,他的妻子伊莉莎白・霍洛韋,雖然同樣也是哈佛心理學的博士,卻僅能擔任馬斯頓的助教一職,無法像男博士那樣正式授課。

馬斯頓與伊莉莎白的關係不同於一般的伴侶,除了他們都是高知識份子外,同時身為心理學家的身份,讓他們從不吝於質疑、揭露自己與彼此的心裡狀態,並且開誠布公地拿出來討論,因為對他們而言,這正是真正透析人性的最佳時機!

馬斯頓因為正在著手撰寫他的心理學大作《DISC》(註一),於是成立了心理實驗室,積極開展各種心理相關議題的研究,因此聘請了學院裡一位長相清麗甜美的金髮女孩奧麗芙・伯恩擔任實驗室助理。

由於奧麗芙長相太過誘人,伊莉莎白早早便有了女性動物的警覺,從第一次與奧麗芙的會面,就來了個下馬威,警告奧麗芙不准跟自己的老公上床!讓純真的女孩心裡受到的極大的傷害,因著她自小就為了這個美麗的外表而飽受流言蜚語的中傷與詆毀。

但隨著更深的交流,馬斯頓與伊莉莎白逐漸發現了奧麗芙美麗外表下,隱藏的深沈魅力與顯赫的家族淵源(註二),並開始為這個神秘的女孩著迷。

但誰也沒有想到,日久生情,奧麗芙真的在相處過程中動了真情,只是她愛上的不是馬斯頓,而是伊莉莎白!甚且為了融入馬斯頓與伊莉莎白,奧麗芙背棄了自己的未婚夫……而馬斯頓與伊莉莎白在一番掙扎後,也欣然接受了這個女學生的愛戀,因為他們也亟欲探索自己內在的慾望,想一窺究竟。

隨著事件的曝光,馬斯頓跟伊莉莎白被學校解聘,生活陷入困苦中,更不幸的是,奧麗芙居然懷上了身孕,於是三個人便開始了奇特的「家庭」生活。

在一陣失意潦倒過後,馬斯頓與伊莉莎白、奧麗芙共組的家庭搬到了紐約,展開了新的生活,三個人逐漸找到了生命和諧一致的步調,過著世外桃源般的伊甸園生活,他們不僅彼此探索著心裡的幽微處,更積極開發身體的每個角落與各種可能。

馬斯頓更因為生命中這兩個女人的啟發,而創作了他這一生最為人熟知與暢銷的作品《神力女超人》!

因著三人對性靈的大膽探索與超脫世俗的價值取向,讓《神力女超人》充滿著各種大膽、前衛的性暗示,甚至每一期都有著捆綁、類似SM的虐打、暴力、曝露等情節……

《神力女超人》的暢銷更引起衛道人士的批判,而三人的平靜生活,也開始受到社會、鄰里的檢視,甚至這種被視為不正常的關係,還引起了三人的小孩被同學排擠、挑釁的行為。

他們面臨著該繼續用自己的價值觀抵抗世俗的眼光?還是臣服於俗世的規範,就此分道揚鑣,過回尋常夫妻的生活呢?

本片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講述了上個世紀一段「驚世駭俗」的愛戀,以及這段特殊的關係,如何孕育出了《神力女超人》這個極具魅力的「神童」(因為作品皆是創作者的孩子)!

片中巧妙地將馬斯頓、伊莉莎白以及奧麗芙三人和諧共處的時光比喻成為神力女超人來自的「天堂島」,那裡沒有男性,只有一群追求性靈提昇的女人們(在那裡,她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所謂的「女超人」,因為本能即是如此自然地展現)。而「天堂島」那個沒有男人,僅有女人的烏托邦,正像是伊莉莎白與奧麗芙無謂世俗眼光,超脫一切規範教條,共同經營的純化生命場域!

但離開了天堂島後的神力女超人,為了躲避世俗批判的眼光,只好隱藏自己的身份,以女超人的身份,卻屈就於擔任一個女秘書的工作(伊莉莎白在現實中的真實工作,即是一個律師事務所的女秘書,但她卻擁有比這個工作所需的更大能力,完全被現實埋沒了),卻仍默默用一己之力,試圖讓世界更美好!

本片由《噬血真愛》的女導演安琪拉・羅賓森親自擔任編劇與執導,片中充滿濃濃的女性主義色彩,但卻少了一份批判、控訴的衝撞,而將慣見的女性批判主義轉化成為一種溫和柔性的訴求,以純化的方式展現了三人美好關係於世俗所不能接受的窘迫感,卻不作任何的抗爭與指責,僅是默默地存在。(在歷史的演流中,有一陣子,女性主義被污名化為「光頭、不穿胸罩、刻意抹去女性性徵的女同性戀者」的專屬權柄,所以本片在涉及女性主義時,可能會更小心處理這類裁體。)

編導非常技巧地將創作者的生平與生命脈絡,一一編織進了《神力女超人》的漫畫中,比如馬斯頓自身的心理學家背景以及他是所謂的測謊機始祖,所以神力女超人的特殊神力就是所謂的「誠實套索」― 一旦被套住,就會說實話(也由此可見,對馬斯頓來說,人類的誠實與否對心理學這個學科研究的重要性);比如伊莉莎白與奧麗芙那種純美但不為世俗所接受的愛情等等細節,可以說具體而完整地讓我們看清了創作者生命歷程與作品本身的「血統基因」關聯。

有趣的是,《神力女超人》一片正好在今年飆出好口碑(尤其相比沉悶無比的超人大戰蝙蝠俠的冗長、言不及義),讓神力女超人再次回到全球的視野中,但大家(包括我)可能都不知道原著的《神力女超人》漫畫原來是這麼驚世駭俗(原始漫畫中,每一期都有捆綁、拍打等性暗示的場面),並且充滿性暗示與性虐待的!我們所熟知的《神力女超人》原來是已經被社會規範過後的女超人,她不再這麼狂放、衝撞(創作背景時的女性主義是一種衝撞性的存在,意圖衝破當時的父權體制),而僅是單純的符合人們期望的「超人」形象!

想想社會化的神力女超人變得多麼的無趣!而原本的馬斯頓賦予的神力女超人其實有更多的反叛性,不斷去挑戰人類用自己的有限想像創造出來的人性牢籠(社會期望、社會制度、家庭制度等等)―― 馬斯頓在腦海中構築了一個更美好的烏托邦(天堂島),而神力女超人則是現身於世間,透過捆綁(束縛)、鞭打(馴化)等方法與手段來教育、導正人類的愚昧的。

可惜的是,這些對體制的衝撞與挑釁,在後來的神力女超人中都被一一刪節掉了,所以我們看到了一個完美但無趣的神力女超人。

巧妙的是,如此不見容於世的愛情,也許並不孤單,也不獨見於西方社會!剛巧觀看本片的前兩天,在Line的分享訊息中,我也收到了一篇瓊瑤阿姨的文章《握三下,我愛你》(註三),講述了知名的瓊瑤劇女導演劉立立與她一生的至愛董今狐以及他的元配王玫之間,一生相護相守的三人行愛戀,再觀照兩年前沸沸揚揚的「多元成家」的議題,這世間的情愛,又怎麼能僅用幾條律法就試圖規範了包羅萬象的一切呢?我們都僅是歷史長河中的一滴水珠,卻妄想用自己囿限的道德理念可以約束這條漫漫長河,卻不見一己之微末,這樣想來,豈不虛妄地可笑……

註一:「DISC」是馬斯頓博士於其1928年出版的著作《常人的情绪》(The Emotion of Normal People)中提出的人類行為語言理論,有別於佛洛伊德與榮格專注於解釋人類的異常/特殊行為,這是首次將心理學的範疇延展至一般人的生活,嘗試去理解人類的一般行為模式。
「DISC」為:Dominance(支配性)、Influence(影響性)、Steadiness(穩定性)(網路上也有用Submission/服從一字的)與 Compliance(服從性)
(電影中的「DISC」為:Dominance(支配性)、Inducement(馴化)、Seducement(引誘)、Compliance(服從性))

註二:奧麗芙・伯恩的母親是Ethel Higgins Byrne,與其姊姊瑪格麗特・桑格(Margaret Higgins Sanger)都是當時女性主義運動的先鋒人物,大力倡導避孕與節育的重要性(避孕是女性性解放的重要濫觴),還一起成立了美國第一所的生育控制診所。

註三:轉載瓊瑤女士的《握三下,我愛你》原文:
《握三下,我愛你》:《握三下,我愛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