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 views

【愛情昏迷中】- 生命的另一個選項,幽默


庫梅爾是移民到美國的巴基斯坦人,跟家人住在芝加哥,庫梅爾努力地融入美式生活,追逐自己的美國夢,但他的家族,卻堅持著巴基斯坦式的傳統生活方式與價值觀。

父母希望庫梅爾能夠當醫生,並且像傳統的巴基斯坦人那樣,經由相親的方式結婚,找到生命中安穩的另一半,但庫梅爾卻違背了父母的期望,晚上私自在一家酒吧做著脫口秀演員的工作,其餘時間則兼職作Uber的司機。

一天晚上,愛蜜莉跟朋友去酒吧聽脫口秀表演,認識了表演剛結束的庫梅爾,因為愛蜜莉在庫梅爾的表演過程中,插了幾句話,打斷了庫梅爾的表演節奏,讓庫梅爾對她印象深刻,於是兩人攀談起來,並有了更進一步的親密接觸。

本來兩人都聲稱這只是單純的一夜情,因為兩人都沒有經營正式關係的打算,因此明明都對彼此有著某種奇妙的化學反應,但都否定與刻意壓抑了這份情感。

但愛火終究蔓延了開來,兩人如火如荼地陷入了熱戀……

但庫梅爾一直沒告訴愛蜜莉的實話是,他根本沒勇氣告訴傳統而保守的家人,自己正跟一個美國白人女孩約會!因為他們家族上一個擅自迎娶非巴基斯坦族裔女孩的男人,已經被宣告掃地出門,從此再也沒有任何一個親戚跟他說話了!庫梅爾擔心著自己也可能落入這樣的境地,因此一直遲遲無法向家人說明自己正在交往的是個白人女孩,同時,也更不知如何向深愛的愛蜜莉解釋這種奇怪的文化傳統。

有一天,因著愛蜜莉感覺到了庫梅爾並不想見自己的父母,甚且,庫梅爾也從未跟父母提起過自己,與此同時,在他們交往的這段期間,庫梅爾還是接受著母親的相親安排,會見一個又一個的巴基斯坦女人,這一切,終於讓愛蜜莉爆炸、崩潰。就此結束了這段關係。

失戀後的庫梅爾過著慘淡的生活,這天他突然接到愛蜜莉好姊妹的電話,說愛蜜莉住院了,因著學校正在期末考,大家都分身乏術,希望庫梅爾能夠去醫院照顧一下愛蜜莉,於是庫梅爾再次與愛蜜莉有了關聯。

為了治療愛蜜莉的疾病,醫生選擇用一種新的醫療技術,讓愛蜜莉的身體進入「休眠」的狀態,好進行接下來的治療,但這種治療性的昏迷狀態,卻未如同醫生所聲稱地那樣簡單與順利,愛蜜莉的昏迷竟持續了下去……

另一方面,愛蜜莉的父母趕到了醫院,見到了庫梅爾,愛蜜莉的父母都對庫梅爾有著或多或少的偏見,不論是庫梅爾的種族、信仰或者是庫梅爾從未像父母提起過的女友愛蜜莉,讓雙方的關係陷入緊張,但庫梅爾決定要留下來,守護在愛蜜莉的病床邊,但他該如何突破層層蕃籬呢?

本片是男主角庫梅爾・南賈尼的真實故事搬上大銀幕,片中的女主角愛蜜莉現今已是庫梅爾的老婆,劇情的很多部份都是兩人真實的生活經歷,因此格外動人。庫梅爾自己則因為近年在美國熱播的影集《矽谷群瞎傳》(英文片名:《Silicon Valley》)而爆紅,讓本片在上映前,就有一批影迷引頸期盼,而且口碑也迅速延燒,有人盛讚是今年暑假檔最大的驚喜小品!

本片幽默風趣,笑料不斷,套用男主角自己的話:「這是一個關於我女友陷入重度昏迷的故事,但我保證是個喜劇!」主角順利地將所有嚴肅又尖銳的議題 ―― 文化差異、種族蕃籬、信仰矛盾、族裔偏見、生命危機等等,用幽默而風趣的方式輕輕帶過,但又不失深刻的反思,在讓觀眾捧腹的同時,又能賺取熱淚,堪稱小品喜劇的精品之作。

其實片中所涉及的每一個議題都是如此地衝突與犀利,若真要面對、探討,那是一本一本的博士論文的命題,可是主角因著自己身是一個脫口秀演員,所以他總能用輕鬆幽默的方式來化解這些針鋒相對的時刻,比如,當愛蜜莉的父親第一次見到庫梅爾時,就開口問庫梅爾對於「911恐怖攻擊」的看法(因為巴基斯坦族裔在美國常被視為中東的恐怖份子的同夥)。如此嚴肅又冒犯的問題,庫梅爾卻幽默地回答:「喔,我們當然很痛心,失去了12個訓練有素的精英……」(故意自嘲自己是恐怖份子的一夥),這麼尷尬而詭異的時刻,就這樣被輕鬆稀釋掉了。

片中可說是妙語如珠,許多台詞都讓人哄堂與印象深刻,比如愛蜜莉發現庫梅爾有一個盒子中存放著一張一張被介紹來相親的巴基斯坦女孩照片時,她質問庫梅爾:「怎麼你是巴基斯坦『名模生死鬥』的評審嘛?」諸如此類的風趣台詞與噴飯橋段接二連三地上菜,讓觀影過程愉快而放鬆。

撇開這個命題,我自己覺得獲得最多的,就是主角的生命態度(尤其是自傳電影,所以更具有說服力),就是幽默,面對生命的各種課題與景況,永遠可以有一種選擇,幽默,當然,這很難,因為難題出來時,我們通常是一種本能的反應跳出來回應,但其實這是可以透過練習慢慢養成的習慣,意即,透過「回放式練習」,讓自己不斷去練習處理這種景況的態度,方法就是事情過後,自我審視一下,然後用自己覺得可以更好、更幽默的方式去預演,而且不斷地在心中預演這樣的情況,然後在不同情況裡去反覆練習,讓自己逐漸習慣這種方式,雖然不見得能夠像主角那樣幽默風趣(畢竟電影與真實人生還是有些落差的),但至少下次再碰到尖銳的景況時,我們可以學著用微笑帶過,讓生命多了一個幽默、從容的選項!

雖然是輕鬆喜劇小品,但還是有讓人值得深入探討的文化現象,比如片中庫梅爾對父母一直要求他按照傳統巴基斯坦的習俗相親結婚、組成家庭時,庫梅爾反詰道:「如果你不希望我融入美國生活,追逐美國夢,那當初為何帶我來美國?」

這其實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移民文化命題,因為可能很多人都聽過,保存傳統、原始文化最好的地方就是在異鄉的「同鄉區」,意思是,各國唐人街(中國城)在每年農曆年的慶典的民俗活動可能比台灣還要傳統與原汁原味!因為身在台灣,我們的華夏基因讓我們不管怎麼變化,都是一種文化傳承與變異,萬變不離宗,可以放心耍弄;可是在異鄉他境,移民者怕流失自身的文化特性與底蘊,會更積極地維護各種傳統的民俗風情,讓差異性與獨特性延續下去(就某方面來說,身體基因一定也是這樣在傳遞給後代的,所以許多所謂的ABC會有更鮮明的華夏民族特徵,例如鳳眼之類的,因為獨特的基因會被認為是更俱生物識別性的,也許也更俱競爭性!當然,另有一說是ABC從小觀看的影視節目,生存環境,導致他們的認同會慢慢影響他們的長相變成某種他們認同的美式的長相,因此有了「共相性」)。

這是很有趣的一個命題,也就是父母可能不自覺地將對文化基因的認同與保存意識,透過生理基因,無意識地傳遞給了自己的子女,讓子女延續自己的使命,而且這不僅是文化上的,更是心因性造成的生理遺傳現象!這說明了,我們對自我身體的控制力其實遠遠低於我們能夠真正發揮的潛力啊!

然後《露西》就跑出來了,未免更超展開,就此打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