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1 views

【有文字以來,最經典的情書】- 親愛的,請用情書催眠我吧!


(照片引用自網路,若有申告版權,請告知,立即撤下)

情書,在我成長的那個年代,以一種即將退流行的「迴光返照」姿態閃動著,雖然早已沒人寫情書了(最多傳傳紙條,說「想認識你」,但與正格的情書還是相距甚遠的),但好的情書,大家還是懂得欣賞的,尤其是才子佳人的往返魚雁,總是讓人一面訕笑,一面不禁欣賞著那種文采。

上個月的電影聚會,看的是法式浪漫愛情喜劇「愛神來了怎知道」,因為影片是講跟情書有關的內容,因此我請與會的朋友願意的話,可以準備一封情書,在會後跟大家分享,當然,以我瞭解的「必俗」的台灣人性格,幾乎不會有人真的這麼作,而我既然身為「始作俑者」,自然要準備好情書,跟大家分享。

法國浪漫愛情喜劇「愛神來了怎知道」劇照

雖然我算是自戀派的,常重讀自己寫過的文章、書信、劇本跟小說,但如果只分享自己的情書,難免有些風險,畢竟與會者不是收情書的人,也不是寫情書的人,很難真的體會那種情深意切的心悸感動,因此我又有了Plan B ―― There is always a Plan B,因為根據電影的敘事原則,Plan A永遠要失敗,才會造成戲劇性的高潮,這時就有替代方案,而且通常是很瞎的替代方案,看來毫無勝算,但「ㄅ一ㄤ」的一聲,大爆冷門,主角在腎上腺素的驅動下,透過Plan B順利完成了任務。

當然,這是戲劇的寫法,尤其是好萊塢的戲劇寫法,我深諳箇中技巧,自然不會讓我的Plan B是這麼瞎的計畫。

我的Plan B是找出歷史上最著名的幾封情書(事實上,我想只要找到一封也就夠了),到時跟大家分享即可,於是我開始透過我的公共行動秘書「Google」去搜尋,大家下次也可以試試看,當你輸入「最有名的情書」會看到什麼!這個經驗還挺有趣的。

在這裡可以順便跟大家報告一下,2017年二月搜尋的結果,出現最多的是日本的經典電影「情書」,我想這是毋庸置疑的,只是這部電影雖然叫情書,可是我記得片中沒有任何一封我覺得可以讓觀眾久久吟思、雋永回味的情書。

日本經典愛情電影「情書」劇照

接著,我看到有人推薦了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情書,是曹植寫的「洛神賦」,整篇是講文采絕倫的曹植在回返故地的路上,經過洛水,遇到傳說中的洛神,而將其姿態描繪的栩栩如生的詩篇,據說,文中絕代風華的洛神正是他已故的兄嫂,曹丕的妾甄氏,因兩人有知交,或曖昧情愫,因此在探望完兄長後,回程途中便有感而發,寫了這篇流傳千年的動人詩篇。原諒我國文造詣不好,(以上資料都是網路上查到的,我個人實在無法領略「洛神賦」的箇中精妙),所以就不引用了,因為引用自己也不懂的古文,只怕會貽笑大方。

Google完古文後,我自然想著,有沒有現代一點的情書呢?就我記憶所及,西方文豪、雅士不是很愛寫情書給情婦(是的,是情婦,不是正宮!)的嘛?應該有流傳很多呀,不過可惜的是,任何文本非母語的原文情書,在中文的翻譯下,總難免失了原母語的韻律感,而難免顯得矯情造作,就像硬要把唐詩宋詞翻成外文,也一定會是贅詞連篇,優美盡失的。

然後我想到最實際的方式,就是直接輸入明確的人名,因此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大情聖徐志摩,他應該寫過情書給陸小曼;果然,網路上有他的情書,卻令我好生失望,或感慶幸的是,這位翩翩才子的情書寫的竟如此露骨,毫無委婉的纏綿之美,我猜大概那時白話文剛興起,所以那些字句在當時是新式的表達方式,若是在今日,這位才子斷然不會再寫出相同的情書了,因真的很沒有美感,還有點把肉麻當有趣的噁心之嫌(對不起這樣批評他,但我讀的那封,真的很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所以就不分享了。

徐志摩與陸小曼

既然google到了徐志摩,自然也就不能放棄google文壇女神張愛玲,有關她跟胡蘭成的情書倒有些節錄,我就舉幾個值得品味分享的。

胡蘭成寫的求婚信:「我本自視聰明,恃才傲物慣了的,在你面前,我只是感到自己寒傖,像一頭又大又笨的俗物,一堆賈寶玉所說的污泥。在這世上,一般的女子我只會跟她們廝混,跟她們逢場作戲,而讓我頂禮膜拜的卻只有你。」(被大才子如此這般地吹捧,要不暈船也難!)

張愛玲不動聲色,回給了胡蘭成一張白紙。張愛玲告訴胡蘭成:「我給你寄張白紙,好讓你在上面寫滿你想寫的字。」(以現代話來說,叫「請收下我的耳朵,你說什麼鬼話,姐都聽了!」)

胡蘭成在與張愛玲的結婚文件上寫下:「願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在那樣風雨飄搖的年代,這樣隱微的願望,顯得如此悲壯。)

另外,特別收錄張愛玲小姐的三句佳言:(要說是情書也成,只是若把她當成寫給「今生今世」的情書,那才符合張女士氣闊迴盪的生命悲歌!)

「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短的是生命,長的是磨難」

「喜歡一個人,會卑微到塵埃裡,然後開出花來」

張愛玲與胡蘭成

張愛玲之後,自然也會想起台灣的散文女神三毛,我想著情癡如她,應該寫過不少情書給亡夫荷西才是,但網路上找到最多的竟是荷西寫給三毛的情書,真是怪哉!不過,也因此搜尋到一段三毛的文字,非常動人,硬要說是情書的話,也只能說是三毛寫給來世的自己的情書,非常值得分享:

「如果有來生,要作一棵樹,站成永恆,沒有悲傷的姿勢,一半在塵土裡安祥,一半在空中飛揚,一半散落陰涼,一半沐浴陽光,非常沉默,非常驕傲,從不依靠,從不尋找。」

我想在她經歷過與荷西的生死別戀後,這段給來世的自己的文字更凸顯了那種今生不渝的不捨依戀吧……

三毛與荷西

最後,我還是不停地翻看google的資料,試圖尋找更適當的情書,果然谷歌不負有心人,讓我找到了中國最有名的情書,我非常同意這個觀點,我甚至覺得這是中國有文字以來寫得最好、最經典的情書,而且再無可超越了!同時也讓自己那一封封又臭、又長、又言不及意的情書顯得卑微而寒傖。

不過在唸出最經典的情書前,我想先分享另一個同樣經典的情詩:

曾經滄海難為水
除卻巫山不是雲
取栨花叢嬾回顧
半緣修道半緣君

(為唐代詩人元稹的《離思》,大意是:哥見過你之後,眼中再無山水、彩雲,因為完全無法與你相提並論,就這樣吧,為了你,哥以後只高唱五月天的「心中嘸別人」!)

最後,save the best for the last,最經典的情書,只有這短短四句話,卻造就了永恆:

死生氣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詩經》「邶風」里的《擊鼓》篇,大意是:哥要去從軍了,但在這樣的亂世中,我仍要與你締下盟約,希望能夠平安返家,牽著你的手,白頭齊老。)

(如果翻譯成現代的話,就是:你這死鬼,沒死的話,就回來這個愛情墳墓,我還要跟你繼續折磨彼此,不死不休呢!)

情人節要到了,也許這麼肉麻的情書不適合用於現代,但說膩了「突然想聽到你的聲音」,改用「耳朵餓了,需要點迷湯」來增添戀愛情趣,也是不錯的選擇,只是對方可能也要是文青掛的才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