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6 views

【愛情悄悄來過】- 留白,也是一種曾經的存在


本片為台北電影節參展的泰國電影

「愛情悄悄來過」的英文片名是「36」,意思是還在傳統相機的年代,一卷膠卷可以照36張照片(事實上,有的是37甚至到38張!),因為傳統相機的形式,要等照片都沖出來時,才能看到底片上「顯影」的故事,所以,導演便由此發想了一個故事,如果這36張底片都在不同的時空下完成,那就有了36個故事,於是,便有了這個題目跟故事概念。

故事由36個段落組成,每一個段落代表一張「定格」(這個概念很重要,後面再議)的照片,也代表那個時空下一個殘缺的記憶故事,故事線由一個電影的場勘出發,她(女主角)在替一個導演的新片找適合的場景,認識了擔任美術設計的男主角,於是兩人在各個殘破不堪的建築間穿梭,照相,替導演找著「有過去」(有記憶)的建築,在這密集的相處中,兩人發生了感情,但,不知過了多久,美術設計離開了劇組,兩人的情感也「淡出」了(為了配合電影氛圍,所以用這個詞彙),事隔一、兩年,女主角還在幫導演找著場景,於是舊地重遊,遇到了一個當初要租房子給他們拍戲的阿嬤,阿嬤也找著他們,因為當初他們來找房子時,美術設計不經意替阿嬤的小孫女拍了張照片,沒想到,後來小孫女因故離世,那張照片可能就是小孫女的遺照了,於是,女主角不情願地去翻開記憶,要去找到那張小女孩的照片,同時,凝視著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情感,然後女主角回到了某張照片中出現過的場景,在那裡,似乎打開了心靈的牢籠,讓記憶終於可以自由呼吸了……

我努力把故事說得很清楚動人了,不過,實際上,本片的劇情非常平淡,觀者有機會看到的話,可能無法看到這麼線性完整的劇情,因為我已經替觀眾篩選了重點情節。

這種電影並不陌生,有人說是詩電影,也有人說是散文電影,我可以這樣比喻,她很像你走進某間台北巷弄間的個性咖啡館,然後會在牆上看到一幅一幅某位不知名的素人攝影師的旅遊散記,這些照片,下面還附著幾句隨手寫下的心得或日記,本片大概就是這樣一部電影,當然,只是本片的藝術層次更高一點。

本片已經獲得釜山影展的新潮流大獎,跟影評人費比西大獎,在一片商業掛帥、蓬勃興盛的泰國電影市場裡,可說是難得的清新獨特,尤其,近幾年,台灣片商引進了大量的泰國鬼片,或時尚愛情片,相對於這些主流題材,本片可說極具實驗精神與文青風格,是難得一見的「小清新」。

本片導演很有意識地在處理影像,雖然看得出來是低成本拍攝的(導演說礙於預算,只拍了五天),但攝影構圖還是有在傳達導演意含的,影片的構圖出現大量的傾斜線條,沒有任何一個空間是完整、平整地呈現的,每個空間都是被線條割裂的,片中的男主角甚至從頭到尾都沒正面的鏡頭,這充分暗示了在女主角記憶中,男主角身影的殘缺不全,甚至,愛情來過嗎?若不是中文片名的暗示,你甚至可以大膽假設,這段感情可能是女主角幻想出來的。

再來,前面強調了「停格」,為何這個概念很重要呢?因為每個鏡頭都是固定的長鏡頭,一如照片的平板,記憶被「暫停」、「凝滯」在那片刻,即使影中人物(記憶中的人物)再怎麼移動,也移不出記憶中朦朧模糊的牢籠,因此,停格這個意義,由攝影動作,延伸至戲劇內涵(當然,我可以告訴觀眾實話,我相信導演讓攝影機不動,純粹只是為了方便拍攝,遷就預算,沒我說的這麼傳神,不過,影評的功能就是硬要把死的說成活的,活的說成佛的!),不管有沒有意識,至少是成功的技法。

導演很巧妙地將記憶、現代化科技(數位相機)與人類情感做了巧妙地連結與省思,一如片中一個角色的台詞,她看著一張照片,然後說:「如果沒這張照片,這家醫院就不存在了!」

這不是最荒謬的事情嗎?醫院存在過,是個歷史的事實,為何須要照片來「提醒」、來「證明」呢?但,這些「存證」的照片,又代表了什麼呢?情感的依歸?記憶的碎片?曾經的過去?生命的留白?

我想,這是導演想要傳達的,逼我們去思考凡此種種。

好了,我褒完了,接著,不得不站在學院派的角度來批判一下。

因為我的研究所畢業論文寫的導演是希臘最著名的世界級導演,安哲‧羅普洛斯,而,這個導演最著名的電影語言就是一個場景一個鏡頭的長鏡頭技法,因此,我個人對「長鏡頭」有著異常嚴苛的要求標準,真的,長鏡頭不是每個導演都可以隨便拿來玩的!除非你有足夠的文化內涵,或導演意識,否則,長鏡頭容易顯得空洞而乏力!這正是本片導演最大的漏口處!

尤其,片中有幾場戲是近乎特寫(或近景)的長鏡頭,但內容卻空洞乏味,只是不斷有畫外音出現,那意義是什麼呢?長鏡頭就代表著「曖昧性」、「多義性」與「豐富性」,這些鏡頭完全剝奪了長鏡頭的深刻內涵,而顯得平板、無意義與鬆散。

再者,片中導演用了大量的「畫外音」與「畫外空間」,可是,我無法感受到導演對這些「畫外音」與「畫外空間」有更豐富的「運用」,這些應恰恰是最有發揮空間的,卻感覺,白白被浪費掉了,一個畫外空間能夠暗示出多少的戲劇性,導演沒有讓我看到他的突破。

舉個經典的畫外空間的運用,蔡明亮導演(他正好是本片導演提到,最欣賞的台灣導演)的「河流」的最後一幕,李康生走出陽台,那扇半開的窗戶,隨風飄逸的白色窗簾,鏡頭等了很久,然後結束,那是個多讓人期待與臆想的鏡頭,到底是躍下去的解脫,還是窗外有晴天的釋然?這個畫外空間讓影片有了很多回味的地方,反觀本片的所有化外空間或畫外音,我卻無法感受到這股意含,我想,這是這位新導演需要更多磨練的地方,本片如果落在一個大導演手上,一定會有很多更突出的藝術成就,不過,新導演能有這樣的成績,已然是佳績了!

最後,最特殊的是,導演可是泰國賣座影片「海苔億萬富翁」的編劇喔!那個劇本可是他獨立完成的,沒想到,他的劇作作品跟電影作品的tone調這麼不同,真讓人眼睛一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