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2 views

【目擊者】- 我們都是目擊者,卻都不敢看清真相


(內有劇透,請慎入)

小齊是個報社記者,憑著敢衝敢報的個性,年紀輕輕就榮升為社會線的召集人,他正意氣風發地準備大展拳腳時,沒想到,一個疏忽,搶快報導的新聞謬誤,讓他被革職處分,事業陷入低潮;更慘的是,他新買的二手車竟然被檢查出來是所謂的「還魂車」,意即汽車界的法蘭克・斯坦(「科學怪人」的名字)―― 將各種汽車零件重新拼裝組合成的劣質二手車。

心有不甘的阿齊,動用社會線記者跟警察的關係,查出了這台還魂車竟然還與自己有關!竟就是九年前自己身為報社實習生期間,於大雨夜目睹的一場肇事逃逸的車禍現場,那輛被嚴重撞擊的事故車輛,而且車上還死過人!

突然陳年往事湧上心頭,讓他開始好奇調查起當初那晚的肇事逃逸事件……

當晚的受害者一男一女,男的當場死亡,女的則於隔天自行出院,從此彷彿人間蒸發,再無音訊,而那場肇事逃逸的死亡車禍,彷彿也不曾發生過一樣,從此被人淡忘。

但卻引起小齊更強烈的企圖,想釐清所謂的真相。小齊憑著社會記者的敏銳洞察力,一步一步抽絲剝繭,趨近真相,但每接近一層,真相彷彿就更模糊了一點,這個龐大的事件背後,似乎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共犯結構」,而他更驚訝發現,自己竟可能也是這個共犯結構中的一員……

本片是「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的新片,「紅衣小女孩」憑著國片少見的鬼片題材,異軍突起,是21世紀票房表現最亮眼的台灣自製鬼片,而今導演再次挑戰懸疑、驚悚類型,精心構思了這個劇本結構複雜的文本,也交出了亮眼的成績單,票房也開出了紅盤,口碑持續蔓延。

懸疑片最難的就是如何編寫「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劇情,尤其現在的觀眾是一群精熟各種懸疑推理、劇情鋪排的受眾(所以通常大家都知道越不可能的那個人,就越是最後的主謀),通常觀眾從劇情的一開始,就會不斷在心中演義、推理「誰才是真凶」,往往很多電影才過了三分之一,真相就呼之欲出了,好一點的推理片,大概能夠撐到二分之一,才讓觀眾猜到後續,而本片,不到最後一刻,是無法確知到底發生了什麼?真相為何?這是本片成功的地方(因為許多國片在邏輯推理跟建構上,常常出現致命的漏洞,無法自圓其說,例如「樓下的房客」),但本片因為結構過於複雜,所以成功規避掉了「單一」兇嫌的推理脈絡,她展現的是一個集體的「共犯結構」(當然,也有觀眾詬病這種鋪排有點牽強,比如:未免太巧合,所有的「共犯」都是小齊身邊的人的合謀等等,雖然有這種傾向,但我自己至少是買單的)。

一如片中說的:「每個人都只看到真相的一小部份,從沒人看清全貌。」而這個壓在片尾的台詞,正好呼應了片頭那一個碎裂的後照鏡,碎裂的鏡片上照映無數隻眼睛,但沒有一隻足以透破真相……

而這個「共犯結構」其實是很有趣的一種社會現象,因為手髒的人,會千方百計把乾淨的人的手也弄髒,因為只有每個人的手都髒了,他們才能確信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人,誰也不會揭發誰!這便是共犯最可怕的心理,每個人都必須參與其中,一起沉淪,無法脫身,大家才是最安全的恐怖平衡狀態!

片名「目擊者」,其實也是有趣的一個命題,因為我們都是目擊者,但其實我們真正最能全面「目擊」的是自己的言行、自己的心,就是說我們是否言行合一?是否偷雞摸狗?是否陽奉陰違?是否口蜜腹劍?這些心理過程與最真實的舉止,只有我們自己是「唯一」的、最全面、最真實的「目擊者」!但大概因為真相太過可怕(有多少人可以直直面視自己的虛偽?自己的偽善?自己的假面呢?自己的謊言呢?),所以最後我們都只好急著去當別人生命的「目擊者」,把目光放向別人身上,去揪錯、挑刺,這樣似乎容易多了!我們的心也就好過多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