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3 views

【白蟻:慾望謎網】- 慾望是一面鏡子


(內文涉及性話題,請年滿18歲者斟酌進入)

白以德(白蟻)是一名斯文的書店員工,看起來跟一般人沒有兩樣,但他卻有著一個不能說的祕密 ―― 他喜歡女性內衣褲,不僅是有偷竊女性內衣褲的習慣,更喜歡穿著女性內衣褲自慰……

本來這個隱晦的慾望與癖好隱藏的很好,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一張光碟,光碟內容竟是近期他又去住家附近偷竊女性內衣褲時,被偷拍下來的畫面!這張光碟,改變了他的生命軌跡……

湯君紅是個有點酷的女大學生,個性倔強、敢愛敢恨,她的男友莫名離她遠去,但她卻不死心地日夜守候在男友租屋處的外面,想把一切搞清楚。這天,湯君紅卻無意間看到清晨鬼鬼祟祟偷著女性內衣褲的白蟻,並且用手機拍攝了下來。本來湯君紅也不知拍攝這個影像要幹嘛,直到一天,她無意間發現了白蟻的行蹤,原來白蟻就在附近書店上班,而且住處也在附近,不明所以的,湯君紅將這段影像拷成了光碟,寄給了白蟻,但湯君紅完全不知道自己這麼作的用意,是要警告白蟻?還是要威脅他呢?

隨後,湯君紅還意外得知白蟻竟然是自己大學的校友,並且得過文學獎……

白蟻自從被跟蹤後,開始變得敏感、易怒,他的躁鬱症發作,任何身邊的人都被懷疑是加害他的人,終於白蟻的最後一根理智線斷裂,導致了無法挽回的悲劇。

湯君紅得知發生在白蟻身上的悲劇,心情低落,內在也裂了一個傷口。這天,湯君紅無意間認識了白蟻的媽媽,於是她千方百計接近從事婚紗設計的白蟻媽媽,企圖搞清楚這一切的成因,並設法彌補自己可能犯下的罪愆……

本片是國片少有的社會議題題材(我記憶中此類的國片還有「不能沒有你」跟「寒蟬效應」,距今已經有段日子了),而且處理的還是異常敏感的戀物癖、戀母情節、偷窺、正義魔人、女性罪咎情節結等等的尖銳議題,嚴格講起來,是部非常難以掌控的題材,但導演的表現已屬可圈可點(雖然還是有些難以周全的地方),但整體而言,算是一次大膽的嘗試與突破。

片中最大的尺度就是吳慷仁的演出,不管是穿著內褲,或是背面全裸表演自慰的情節,都可以看到一個演員對自己身體的掌控度與放鬆度。尤其片中過於消瘦的身形,更突顯一個過度被內在慾望操控的病態個體。

片中,我最喜歡的是導演安排了白蟻跟白蟻媽的自慰戲,兩場都是對著鏡子,這樣的安排是饒富趣味的,因為慾望宛如一面鏡子,其實是可以「照亮」我們內心的幽暗角落的,這裡的慾望,絕不僅僅是性慾!而是各種慾望:食慾、物質慾、名利慾、權勢慾、愛慾、暴露慾、異裝慾等等,每一種慾望,如果我們凝視的夠清楚、夠透徹、夠穿越,每一個慾望都足以鑑照出自己的真實面目!那可能可怕、深邃、詭異到連自己都無法直視與面對吧!?(所以雖然對著鏡子自慰,但其實眼神是不敢直視鏡中的自己的。)這是我個人覺得本片最出彩的安排。

然後,另一個跟慾望相關的場景,則是潛水,因為深海中是種彷若真空的無重力狀態,而且是絕對的隔絕與孤寂,也只有自己跟自己的內在是「在一起」的,所以慾望一如深海,廣袤無邊,且永無探底之日,而且在慾海中,只能浮沈,無法掌控呀!尤其是海中那永無止盡、不斷冒著泡泡的湧泉,一如內在的隱晦慾望,明明永遠在那裡噴湧,超出我們的掌控,而我們卻只能任由它如此,能作的,大概也就是努力「若無其事」吧……(就像有暴露慾的人,總會小心翼翼地找他認為適當的時機展現慾望,不可能隨時隨地暴露,但一旦現行,他就任由自己的慾望擺佈了自己。)

以上兩點是我欣賞本片的地方,接著來談談我不太欣賞的部份。

首先,本片處理了戀母情結,這點有點隱晦,主要是白蟻的童年,一次無意間看到孀寡的母親跟男友作愛的激烈過程,這便形成了他日後的「戀物癖」,就這點而言,我不喜歡的是,一,把這種複雜的戀物癖簡單歸結為一個事件,似乎有點過於「方便行事」,雖然母親的婚紗設計工作的確可能讓白蟻從小就習慣、喜歡這樣的女性衣物,但本片著墨不多,實在是有點過於簡單的鋪排與設定,似乎只要多一場戲,就可以切入地更深一點。

二,關於戀母情結或隱性地亂倫(白蟻在廁所用母親內衣褲自慰,跟盯著熟睡的母親),都未具體呈現,似乎想談,又淺嘗即止,實在有點隔靴搔癢,可惜了,既然整部片的議題這麼大膽,其實可以挖的更深一點,只約略帶到,力道實在不夠,比如,白蟻用母親內衣褲自慰,到底是真的有亂倫傾向?還是只是因為那是現成、方便的「助性具」?然後,一直小心自己內衣褲再被白蟻偷的母親,是故意遺留了內衣褲在廁所,好讓白蟻不要再去外面行竊?還是不小心的?這些其實都是非常有趣的心理挖掘。但都未涉及。

然後,關於母親片尾的自慰戲,也安排的有點牽強,毫無脈絡,雖然可以理解導演安排這場戲的用意,因為其後母親便穿著粉紅色衣服,塗著暗紫色的口紅,以一個寡婦及喪子孤母的身份獨自回到夫家龐大的家族聚會中去,這明顯是一種自我面對的過程 ―― 一旦面對了自己的慾望(以對著鏡子自慰表現),不再被自我罪咎情結困擾(我剋死丈夫、剋死兒子,還因為性行為不檢點,導致兒子成為戀物癖的怪物等等複雜的女性自咎心理),她便可以光明正大地活出自我了。即使有這樣的「轉折」用意,但母親的自慰戲還是突兀了點,時序不明、心理脈絡不完整……

然後,我更好奇的是關於白蟻的「空白」,就是我們對白蟻近乎一無所知,他的空白處太多(這已經不是「留白」的技法,而是大量「缺失的空白」),也許現實生活中,他是一個安靜的、無存在感的人,但畢竟他得過文學獎,一個這樣特殊的心靈(必須與自己特殊的慾望相處、打交道的敏感心靈),會創作出什麼題材,其實是非常讓人好奇與期待的,因為創作可能是他內心慾望的投射或出口,但片中卻只有這樣的設定,卻沒有帶到,是我覺得最為可惜的地方。(當然,也許以上這些導演當初都有寫進劇本,礙於篇幅,而不得不自我刪節,這也是有可能的,只是我覺得還是可惜了些,所以我才說要掌握這個複雜的題材,是極其困難的,因為難以周全。)

最後,來談談結局,湯君紅在深海潛水,似乎死了一次,又活了過來,然後面對海,做了詭異的「頭部扭動」動作,這個安排其實很像鬼片的情節,暗示惡鬼未死,找到下一個宿主,本片似乎暗示,某種真實的慾望在湯君紅內心活了過來……但是什麼呢?也只能捫心自問了。

總體而言,還是一部不錯的國片,會期待導演的下一部作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