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0 views

【拆彈少年】- 這也會過去的



二戰期間,德意志帝國佔領丹麥,為了防阻敵方從丹麥沿海登陸、偷襲,所以德軍在丹麥沿海能夠著陸的地方都埋下了大量地雷,共計埋下了上百萬顆!1945年,德國戰敗,大多數的德軍被遣返,丹麥政府卻留下了2000多名的德軍戰俘,這些戰俘的任務是要負責清理德意志帝國在佔領丹麥期間,於丹麥海岸線埋下的地雷,總計數量多達220萬顆!這2000多名被留下來的戰俘,多數是少年兵,而且被要求以徒手拆除地雷!

中士卡爾分配到了一個小隊的少年兵,負責最大量地雷埋藏的海灘的淨空行動。

一如當時的丹麥人,卡爾恨死了這批德國軍人,即使他們只是與戰事幾乎沒有關係的少年兵,但民族仇恨全被轉移、凝聚在這批最後幾批被送上前線的德國少年兵身上。

軍令本就嚴格,戰爭期間的軍令更是不容懈怠、有疑,更何況,帶領的是血海深仇的敵軍戰俘,卡爾對這批少年的恨意全表露無疑,嘯吼、漫罵、羞辱都只是家常便飯,偶爾還會「加菜一下」,以拳腳伺候一頓!

卡爾是不管這批少年的死活的,一如他的長官說的,誰都希望看到這批德國戰俘被地雷活活炸死!

就這樣,拆彈緩慢地進行著,卡爾跟這群少年的關係卻逐步起了變化。剛開始,丹麥軍方甚至是沒有配糧給這群少年的,讓這群尚在發育階段的男孩,餓得頭昏眼花,注意力無法集中。

卡爾終於決定去營區偷了些麵包、洋芋供這些男孩充飢,沒想到此舉,卻換來營區的其他軍官的不爽,不遠千里過來這裡「霸凌」這群男孩。

這時卡爾才由別人身上的行為,看到自己身上也帶著的恨意!開始慢慢有了反思……並且因為與這些男孩的朝夕相處,卡爾逐漸產生了惻隱之心。

甚至主動拿著「竹球」跟這群少年玩起了沙灘足球……

但拆彈畢竟是個危險的工作,一個恍神,少則失去雙手,嚴重則屍塊橫飛……隨著班上弟兄越來越少,大家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尤其不知這漫漫的拆彈日子還要持續多久!?……為了安慰他們,卡爾一直告訴他們:這片海灘淨空之時,就是你們返鄉之日……
終於這片地雷最密集的海灘清空了,卡爾卻收到上級的命令,要將這幾個存活的少年,繼續送往其他海岸線,協助清除其他地雷,軍方的命令是,直到丹麥沿海的全部地雷都清空了,這批戰俘才會被遣返!

這時的卡爾受到了天人交戰,他該繼續執行軍令,送這群少年去下一個地雷區?還是遵守自己的諾言,違抗軍令,放這群男孩回鄉呢?

本片代表丹麥角逐2017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由丹麥導演馬汀・贊帝維執導,導演表示,知道丹麥這段黑歷史的國人不多,他用心蒐集了各種資料,最後創作出這部電影,他希望將這段史實曝光,讓國人也能正視自己的國族在二戰後,也曾有這樣的黑暗面,並引以為戒!

整部影片的色調控制的很好,片中有大部分的場景都在海灘拍攝,要如何能在藍天、白雲、陽光、沙灘的背景中,呈現森冷沈重的氛圍,凝聚觀眾的恐懼感,導演手法就更為重要了,導演對整部片的「色調」掌控地很好,幾乎全片都透著藍綠色的陰寒光澤,即使是豔陽天,依然給人一種不寒而凜的感覺,更別說一次次的少年徒手拆除炸彈的過程,看的心驚膽跳,永遠不知那一刻會爆裂……

本片很聰明的是,挑選的主角是少年兵,因為這批少年兵顯然涉戰未深,僅是大量被後方強招、源源不絕送往前線充數、送死的娃娃兵,甚且可能沒拿槍殺過人(這僅是筆者推測),所以他們就某方面來說,也是受害者:第一層傷害是被自己信仰的國族精神硬送上了戰場;第二層傷害,則是在被俘虜地,受到當地軍民洩恨般地的羞辱;第三層傷害則是自我懷疑,自身價值的摧毀吧(他們信奉的德意志精神,一夕之間垮掉,他們可能曾信心滿滿地要上前線報效國家,但這個國族信念卻不堪一擊,而他們這些信仰破滅的少年,又被困於此地,尚且不知將生將死,況乎往後漫長的人生該如何面對呢?)

片中丹麥軍人毫無愧色地告訴卡爾:「你的德國男孩們,他們必須留在那裡,人們希望看到他們像蒼蠅一樣死亡!」以久經戰火摧殘的當時丹麥社會氛圍而言,也許這是一種集體潛意識吧,更不會有人質疑這種心態,甚且可能會以讚賞的眼光,仰慕這位敢於說出心裡最黑暗的想法的軍人!因為這正是每個人心底最真實的想法,甚且連自身也不願意去面對、正視的內心幽暗處,卻有人替自己說了!

更難能可貴的是,拍這部片的人,不是德國人,而是丹麥人!在二戰結束後七十年的時間,他再次審視這段歷史,檢審的不是德軍怎麼摧殘自己的家園、國族,而是反觀自己的國族在戰爭期間,如何殘暴地對待2000名的戰俘!這是何其磊落坦蕩的心智覺醒呀!(因為到現在,亞洲的那個侵略國都無法正視自己是侵略者,承認其在亞洲犯下的暴行)而所謂的受害者,已經走出創傷,反過頭來揭示自身的瘡疤了!若沒有十足的意志與健全的國族情操、理念,如何能這樣血肉糢糊地掀開這段黑歷史,讓全世界都來一起審視、檢驗呢!?

最後分享一個小故事,片中卡爾安慰著男孩說:「很快就會過去的!要抱持著這個信念,就能比較好渡過每一天。」這是一句很多人都聽過,甚至曾複述給別人聽的話,但下面這個版本,可能更完整,這是源於蘇非教派的智者的故事:

有天,國王告訴群臣:「你們去幫我想一句格言,我要將這句話刻在戒指上,讓我這一生都能夠提醒自己,能夠受用的;高興時,提醒自己莫張狂;失意時,鼓勵自己別氣餒!」

於是群臣日思夜想,都想不到一句適合的話。只好去請益蘇非教派的長老,長老聽完國王的話後,便贈給了國王六字箴言,讓國王於此生任何時刻都能夠依此箴言「安定自心」,這六個字是:「這也會過去的!」

這是我很喜歡的故事,因為很簡單的六個字,卻能在悲傷低潮時,讓自己相信:總會雨過天青的;同時在志得意滿時,更謹慎於言行,而不樂極生悲!當自己陷入無解的思想迴圈或困於情緒死結時,這六字箴言,會幫助自己暫時找到出口的,共享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