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0 views

【樂來越愛你】- 夢想在遺憾中,只是蒼老,卻永不褪色



(本片有影片結局暴雷,請慎入)

蜜亞是來自內華達州某個小鎮的年輕女孩,懷抱著當演員的夢想,獨自到了洛杉磯,想在這裡一圓銀色星夢。像多數的逐夢家,蜜亞在好萊塢片場的咖啡廳邊打工,邊尋求機會,只是星運似乎不佳,總難以出線。

賽巴斯丁則是一個有著爵士靈魂的夢想家,他熱愛自由、奔放、即興的爵士,然而,真正的爵士已經逐漸被電子舞曲給取代了,年輕人大多無法享受爵士的隨性,反而更追求電子舞曲的刺激,因此讓賽巴斯丁一直過著窮困與鬱悶的生活,他渴望一個能夠自由揮灑的舞台。

就這樣,兩個懷抱夢想的年輕人,在號稱「La La Land」的洛杉磯相遇了,他們為彼此的熱情、理想以及才華所吸引、讚嘆。
但現實總是殘酷的,同居的兩人得面臨的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現實銷蝕,於是覺得蜜亞渴望自己有分穩定入的賽巴斯丁,接受了流行樂團的巡迴邀請,踏入了流行音樂界,並且也玩起了時興的電子舞曲,雖然曾經不想妥協,但最後還是被鎂光燈、尖叫聲、大筆的現金收入而收服了,賽巴斯丁似乎離自己曾經重振L.A.最早期的爵士吧的夢想越來越遠…….

成功帶來的不是穩定而富足的生活,而是漸行漸遠的兩人,兩人爭辯著現實與夢想的差距,該妥協或者繼續堅持?

心灰意冷的蜜亞一度放棄夢想,逃回家鄉,直到賽巴斯丁帶來了一個千載難逢的試鏡通知,然而,如果通過這個試鏡,蜜亞雖然將離夢想更近一步,卻也離兩人的愛情關係又遠了一點,徘徊在現實與夢想,無奈與渴望的戀人,該如何選擇呢?

本片是「進擊的鼓手」導演達米恩・查澤雷的最新作品,延續了「進擊的鼓手」與「關鍵琴聲」的音樂風格,這次達米恩玩起了音樂劇,一方面融入了很多古典音樂劇的復古元素:例如,類似舞台風格的排場表演,復古的時尚元素、色調搭配等;另一方面,又挑戰了有趣的場面調度:例如,片中許多一鏡到底的歌舞場面,可以說玩的不亦樂乎,再次把音樂性跟影像性做了天衣無縫的接合。另外,導演自述,本片是他獻給L.A.這個魔幻城市的情書喔!所以拍的如此多情、動人。

英文片名「La La Land」,其實是洛杉磯的「小名」,除了洛杉磯縮寫是L.A.外,更強調的是那種充滿奇幻、冒險、夢想之都的意象,尤其一如片中的情節安排,女主角在不斷試鏡、逐夢的過程,委身在當地的小咖啡店當服務生,而這樣的情節,至今仍在好萊塢真實上演,許多年輕人未出名前,泰半都在餐廳打工,等待機會;就像紐約百老匯附近的餐廳服務生,很多都能歌、會演、善舞,甚至還會自創劇作!然而這樣一個個長相俊美的服務生,沒準那天就躍上銀屏,成為某個國際巨星了!

這正是夢想的力量呀!讓人熱情、奔放、奮不顧身……

然而,一如一本探討邏輯的書上曾提過的「常見的邏輯謬誤」,作者提醒我們:因為社會習慣報導成功者,努力不懈,終於出人頭地的故事,因此常誤導了許多人,以為只要夠努力,夠堅持,就會有成功的一天,但是,當我們急著參觀成功者的勝利殿堂時(各種成功學、致富學、名人傳記等等),其實更該去「失敗者墳場」走走,那裡宛如「亂葬崗」,埋著數不清楚的失敗者殘骸呀!而且數量遠遠高過成功者,只是我們習慣只看成功者的故事,而忘記為數龐大的失敗者的教訓!這是最常見的邏輯謬誤!

所以,在這個光鮮亮麗,結局尚算圓夢的L.A.神話背後,其實有數不清的挫敗者的身影,只是無人知曉而已呀!他們一樣懷抱夢想,甚至身懷技能,卻沒能遇到賞識自己的伯樂,而且最後只能黯然結束銀色夢想,回歸平實的生活。

這樣的故事,可能更多,只是無法被人討論,為人看見罷了。

嚴格講起來,本片的故事不算新鮮,甚至有點「古典」,就是相愛的兩人,最終為了各自的生涯規劃而各奔前程,但在這麼不新鮮的故事中,導演卻找到了讓人眼睛為之大亮的歌舞片段,讓人看的熱血沸騰,雙腳直跟著踩節拍、律動著,如果我今年只有二十歲,我大概隔天就拿著皮箱,在機場等著去洛杉磯的班機,準備跳機的逐夢人生了…….夢想總是能鼓舞人心的。

只是這樣的故事,我們也在千年前的古詩中早有耳聞:「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在逐夢的道路上,實現與放棄的遺憾,也許在生命中的重量是同等的吧!事實上,遺憾很好,讓人生在銀髮時,總有些懷想的空間,遺憾的特色是,夢想在遺憾中,只是蒼老,卻永不褪色,讓我們再次自我催眠:「那是我平淡人生的另一種可能…….」光是這樣的念頭,也足以讓我們的銀髮時光再笱喘幾年了,不是嘛?

導演的經典舊作:「進擊的鼓手」:radytobe.co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