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7 views

【怒】- 「心」是一切的原點與終點


【怒り】

(內含完整劇情簡介,請慎入)

東京郊區發生了駭人聽聞的雙屍慘案,平靜的住宅區,一對夫妻被發現陳屍家中,血跡污染了整個房子,兇手以男主人的血為墨,在牆壁上留下了一個大大的「怒」字……

時隔一年,警方鎖定雙屍案的主嫌山神一也仍在逃亡……

自此,展開了三段故事。

洋平跟愛子是一對住在千葉縣某漁港的父女,單親爸爸洋平剛從東京的風化場所把女兒愛子接回家來住。之前,愛子莫名地離家出走,並且在色情場所當起了「女招待」,根據社福局人員的說法,愛子行為放蕩,像個玩不壞的玩具,任男人蹂躪……對於女兒行為不解的洋平,既憤怒又擔憂,憤怒的是自己不了解女兒,無法保護她,擔憂的是女兒是否還會做出更墮落的荒淫行為!?

這天,漁港來了個神秘男子田代,田代看起來人模人樣,卻行為詭秘,明明已是社會人士,卻過著打零工的生活,甚至不願意接受「正職」工作的邀約。

不大的漁港對於神秘的田代跟曾自甘墮落的愛子的戀情充滿各種流言蜚語,但愛子卻深愛著眼前這個給自己安全感的神秘男子,因為男子的神秘一如自己的過去那樣,兩個有「黑暗經歷」的人,在彼此身上找到了共同點。

另一邊,東京企業的白領高層優馬在同志三溫暖認識了一夜情的對象直人,直人不像其他三溫暖的玩家那樣大膽放肆地遊走、狩獵、挑逗,只是靜靜地屈身縮在角落,甚至連臉都埋在膝蓋間,這股特殊的氣息吸引了優馬,優馬「強行」地跟直人交配了一次。

離開三溫暖後,兩人一起去吃飯,優馬的態度落落大方,直人卻總是被動而沉默,優馬問一句,他才羞澀地答一句。

直人有種神秘而特殊的氣質,他獨自在東京生活,因尚無穩定工作,所以也居無定所,偶爾會借宿朋友家,最奇特的是,一個都市人身上卻沒有電話這種基本配備,連身上的衣服也是只有幾件輪流換穿著。

這樣的特質卻讓優馬有了種想照顧他、保護他的慾望,於是優馬大膽地讓直人住進了自己的高級公寓,並且在直人的要求下,帶著他去見優馬在安寧病房的癌末母親……

兩人的情感迅速升溫,但直人的神秘總讓優馬有種隱隱的不安,直到有天直人就這樣突然地消失了……

泉是剛跟母親搬到沖繩定居的少女,因著母親放蕩的行為,讓這對母女過著四處遷徙的生活。剛到新地方的泉百無聊賴地在民宿少年辰哉的帶領下,去了附近的無人島遊玩,泉無意間在無人島上廢棄的空屋發現了背包客田中,田中獨自在這個無人島上過著「放空」的生活。

單純的泉和辰哉跟這個很酷的大叔成了忘年之交,三人似乎形成了某種特殊的生命共同體,直到單純的泉在一次夜歸的路上被喝醉酒的美軍強姦了,而田中與辰哉也居然都在場,還目睹了這一切,卻無能為力,這事件讓一切都變了調……而看似灑脫自在的田中也逐漸展現了令人驚懼的暴力傾向……

雙屍案後的一年,警方取得了最新的資料畫面,證實兇嫌山神一也已經作過整形手術,輕易混跡於人群中,最新公佈的照片,讓人不禁懷疑起:我身邊這個來路不明的神秘陌生人會是殺人不眨眼的兇手嘛?

這是根據吉田修一所著小說「怒」改編的電影,導演是之前把吉田修一的「惡人」改編搬上大銀幕,並在日本奧斯卡獲得五項大獎的李相日,除了妻夫木聰主動請纓飾演男同志優馬一角(片中妻夫有露小屁屁的大膽床戲),這次更有渡邊謙、松山研一、森山未來、綾野剛、宮崎葵等大明星助陣,可說是今年卡司陣容最堅強的日片。

延續著「惡人」對人性的探討,這次再次深掘人性中關於「信任」的主題。

不管是友情、親情、愛情,信任幾乎是一切情感關係的磐石,我們期待對方以誠相待,建立「信任感」。除了我們面對新的人(不論朋友或愛人、同事)我們要慢慢試著去信任他者,更重要的,我們可能必須學著信任自己 ―― 信任自己值得一段幸福人生;相對於信任他人,相信自己「能擁有幸福」的信念可能更難建立呀!(很多人是無法這樣確信的,不覺得自己『值得被愛』、『值得擁有幸福』……)

信任,是人際關係建立、延續、穩固的重要基礎,我們透過各種方式來確認彼此的信任感。比如,男性透過一起完成某些事,來建立革命情感,共同守護一段時光,逐步增加彼此的信任。而女性,很常透過「祕密交換」的方式來一層一層堅固情感基礎,把自己的私隱分享出來,達到信任的展現。

但是,回歸到人性面,人真的有辦法「被相信嘛?」或者,我們真的有辦法完全信任一個非直系血親的個體嘛?(這麼說是因為,絕大多數的子女還是堅信父母應該是此生不變的磐石,即使有少數喪倫失德的父母)這是個有趣,並值得探討的議題。

其實,我很喜歡的一首歌「Sometimes Love just Ain’t Enough」裡頭有句很殘酷卻真實的歌詞是「It’s sad when you know it’s your heart you can’t trust.」,意思是,人性的真實面是「連自心都是無法信任的……」但我們卻希望別人的心是可以信任的!

這不是一個極其矛盾卻有趣的心理嘛?當我們渴求對方的海誓山盟時,其實我們自己亦無法確定自己會是能夠守住承諾的人(雖然我相信大多數人在說的那一刻是這麼相信自己會『至死不渝』的),但我們連自心都無法掌握,卻渴望對方的心是能夠被掌握的、不變的,聽起來不荒謬嘛?

但似乎所有的人際關係就是建立在這麼荒誕而脆弱的「信任」基礎上呀!這麼說,不是要我們不去相信人,而是能理智地理解「人性是多麼地不可被信任!」

因為我們的「心」變異的過程與速度遠遠超乎自己的想像與了解呀 ―― 佛說「一彈指有三十二一百千念」,按照現今的科學推算,一秒鐘有上千兆的念頭起落,而這些念頭便是我們認為的「心」,而佛又說「觀心不住」,因為這些念頭川流不息,無法停止、安住……

如果我們夠了解自己的「心」、「念」是如此這般地來去、起落、遞變,那麼,我們就會知道人心本來就無法把捉,難以信任,因為絕大多數人是不確知自己的心念是如何流動的,更別說要依怙「祂」、奢望「祂」不要改變……(用『祂』是因為『心』無異是許多人的『神祇』,牽動著人們生命的一切情緒、行為、決定,甚至比外在信仰的『神』還有『神力』主導人的生命;但多數人卻不自知、不自覺。)

所有這一切,還是要先從了解「自心」開始吧,那是一切的原點與終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