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2 views

【藥愛】- 藥不藥有關係


(內文涉及同志性愛以及賭品等成人議題,請滿18歲者斟酌進入)

(本片為2016年台灣第三屆酷兒影展選片)

倫敦 ―― 身為歐洲彩虹首都之一(還有巴黎跟柏林共享此盛名),正面臨著一個新的危機,Chemsex的氾濫,中文翻譯成「藥愛」,即「藥物性愛」的簡稱。

隨著英國的同志婚姻合法化,同志平權似乎迎向歷史性的指標時刻,伴隨而來的不是同志渴望的「成家潮」,而是新一波的性開發(不斷探索彼此身體的各種可能與極限)跟性沉淪(我不想簡單用『性墮落』來描述性愛成癮者,沉淪似乎更貼近他們成癮的身心狀態)。

藥愛的氾濫程度成為各國的同志議題,因為涉及的範圍太廣:首先是毒品的氾濫(這又涉及龐大的黑金利益問題)與偽劣製品造成的傷亡人數日增;再來則是藥愛的另一個嚴重的副作用 ―― HIV的感染者人數爆增;以及沉淪藥愛後造成的種種精神疾患,例如:憂鬱、幻聽、譫妄、社會適應不良等等問題。

因此製作團隊用了一年的時間去追蹤報導了一大批「藥愛歡愉者」(意思是,至少有些人是真的樂愛此道,而無不適者,甚至也不想脫離這種生活),讓我們活生生地進入這個血淋淋、赤裸裸的藥愛世界。

裡頭真實紀錄了人們注射毒品後的反應(本片是我看過最多真實注射的畫面的電影,看到後來實在有點不忍卒睹),然後,更真實看到一個人注射藥物後馬上horny的過程,對著拍攝者開始揉捏自己的下體,說著自己此刻多渴望性愛……

裡頭的人表達的觀點匪夷所思,比如有個人說,當他聽到有人說希望趕快感染HIV時,他能理解對方,因為「確知感染」比擔驚受怕地度日子要輕鬆多了……但這個表述者,卻在其後的一次藥物昏迷下,非自主地成了感染者,而且他連自己成為感染者都無法順暢表述(這意謂著,說上述的話時,他甚至不知道真正的感染者的心態,否則他不是應該有『如願以償』的如釋重負感嘛?)(這也說明了藥物濫用的身心倒錯狀態!?)

也有一個人說:「如果以後將永遠不能藥愛,那我寧可現在就安樂死!活著多無聊。」(呼應了傳奇歌手艾美・懷絲說的:『沒有嗑藥時,清醒的光陰好無聊……』)

有人形容吸毒就像是「在你的靈魂中放煙火」,那麼爽上天。

裡頭甚至有一對同志情人在三溫暖裡嗑G水,一個人嗑到昏迷,他的男友不顧男友死活,卻忙著釣別人,直到後來自己也陷入昏迷。兩人被送入醫院後,隔天他們的朋友還偷偷帶著G水去醫院給他們「補」……這些光怪陸離的事件數不甚數……

當然,除了這些徹底沉淪者,也有比較正向積極的「過來人」,安立奎,一個西班牙的碩士,曾經是銀行的專業經理人,直到染上毒癮,沉淪性愛後,不小心成了感染者,導致後來失業、破產、一無所有,最後移民到了英國,現在在一家「男同志性健康中心」工作,專門幫助求助無門的男同志克服藥愛的癮頭,恢復健康的生活。

裡頭還有一個悲哀的敘述,一個毒癮者說他已經無法單純享受「性快感」了,只能靠藥物才能放大這些感受。這不是說明人類的感官變遲鈍了嘛?我猶記得網路上流傳的段子:一個人對他的情人說「你跟別人都只是性關係,只有跟我是『做愛』」!這邊強調了「愛」這種因素在性關係中無可取代的親密感,這可能是陌生性愛永遠無法觸及的心因性高潮呀!但,還有人在乎嘛?這是否也表示:當人無法從「親密」感中滿足時,只能藉著滿足粗糙的慾望來自我麻醉呢?

片中更有一堆聞所未聞的毒品:「甲安」(別名是『蒂娜透納』)、「G水」(這個還聽過)、「喵喵」等等,而且通常是複合使用。

但同時片中更讓人辛酸的是,許多人無法克制對藥愛的成癮,但每次完事又陷入嚴重的憂鬱自責情緒中,他們一點也不喜歡沉淪藥愛的自己,卻又無力抵抗,而從此陷入一次次地惡性循環,那種自咎感讓他們只能更逃入藥物的迷幻世界中去,好徹底擺脫自己的無能與無力處境。

這是我看本片最心疼的地方,因為我看到一個一個渴望溝通、被擁抱、被關懷、渴望被愛的靈魂,卻被種種社會壓力所擠壓成為只能透過藥物與麻痺自我來逃離那種無法被滿足的「正常渴望」。

意思是,不要忘了,即使今日同志平權看似在大躍進中,可是有多少同志在成長過程中是沒有帶著「罪咎感」的?多少同志沒有經過「自我異化」的過程,試圖融入所謂的正常社會,然後意識到自己終究是「異類」?有多少同志沒有經歷過「自我辯證」、「自我否定」的過程?

即使像我這種out的同志,我成長過程中也出現過無數次的自我否定、自我譴責,彷彿我的存在傷害了我的父母與家人,這種恥感與負疚感如果不是因為一群姊妹的相挺與相伴,如果不是家人的開明接受與自我信仰的力量,我也很難活的如此光明正大!

我曾經討論過男同志跟異男最大的差別在於:我永遠沒有那種「理所當然」、「天經地義」又理直氣壯的生命態度,那是一種這個世界等我去改變的「磊然坦蕩」。不管我再怎麼開放與接受自己,我始終知道在這個世上我是少數,而且始終有人因我(同志)的存在而「憤怒」著!

要知道,這種基本的生命態度決定了注定不同的生命型態,看似差異甚小的「安身立命」處,卻是此後天地之隔的根本毫釐呀(只能說,不是同志,永遠無法體會同志這種難以言喻的罪感文化)!

如果我們不能夠勇敢地作自己,活地如此坦然正當,透過「正常」的社交渠道去經營人際關係,尋找愛情,在工作場合自在地作自己,不用遮遮掩掩,我們怎麼可能真正健康地活著呢!?

藥物的成癮只「結果」,真正要探討的是「導因」,那是什麼?也許這是一個洋蔥式地、永遠無法剝盡、看清的真相謎團呀(畢竟21世紀網路世代的心靈空洞化現象可能也是主因之一,而這個議題可能更難討論)。

裡頭的受訪者提過同志藥愛也是在尋找一種歸屬感(即使是空洞的,也比沒有要好!),因為你會跟一大群陌生的人有同樣的嗜好與體驗,可以建立短暫而親密的認同與歸屬感。而吸毒最特別的過程就是「自我感消失」與「存在感剝奪」的過程,這些都更本質地反應了成癮者內在的深層欲望。

了解這些絕望的心靈後,也許我們可以立下一個「對待」的基準點,就是面對藥物成癮者時,我們是否能夠不帶著批判的視角去善待他們,因為他們可能更像是「病患」,他們需要更多的是理解、包容與協助,而不是單純把他們當成罪犯關起來,那樣對幫助他們改善生命質地毫無成效。

事實是,我們正在另一個歷史分節點上,意思是,『娛樂性用藥』可能會逐漸成為下一個21世紀的合法化潮流,畢竟歐美某些地方已經允許了大麻的合法性,這只是第一步而已…….我無意在這邊探討『娛樂性用藥』合法的敏感議題,只是陳述正在發生的現象,而我更在意的是這個潮流背後透露出來的訊息:這世界怎麼了?為何有這麼多人需要藉由『娛樂性用藥』來放鬆自己呢?如果我們的社會文化是健康的,我們為何需要這麼多的心理醫生?這麼多藥物?這麼多抗憂鬱藥?這不是才是更該被討論與改善的課題嘛?

正好前陣子臉書上被瘋狂轉分享的一篇文章,關於「毒癮戒斷」的議題,大意是,大家都以為毒品會成癮,但事實上,毒品成癮作用的是「心」,不是身體!因為任何重創手術的患者都曾經被注射過高劑量的嗎啡,那個劑量遠遠超過一般毒品患者的單次使用量,但康復出院的人,從沒因此「染上毒癮」。同樣的,越戰期間,美軍膠著在越南時,成批成批的美軍靠著吸食大麻來麻痺自己,正當國家憂心這群美軍回國後可能需要的龐大「戒斷協助」時,卻驚訝發現,絕大多數的歸國美軍壓根沒有成癮性反應!因此,論者證實了,我們認知的毒品戒斷症,其實作用的毒癮者的心(他們已經內化、相信自己只有因此才能得到快樂,才能放鬆,才能享受性愛),如果讓他們能夠重新進入社會、有正常祥和的人際網路、家人朋友的陪伴、愛情的滋潤,他們也許根本不會有這種強烈的戒斷反應!

所以下次碰到毒癮患者,我們也許能多點慈悲去協助他們走出生命的黑洞呀。

本文同步刊登於台灣酷兒網站:
gagatai

lalatai

第三屆酷兒影展相關資訊:
酷兒影展

2 Replies to “【藥愛】- 藥不藥有關係”

  1. 我想說聲謝謝你,這社會還是溫暖善良的!
    我看了這部記錄片,開始播放不到三分鐘已經淚流滿面。因為我很清楚那是種無法言諭的感受,既愉悅又痛苦,互相反覆揪纏著心靈和生理反應!片尾不漏臉受訪者的那句話讓我心痛不已:好想回到以前那時候!

    • 先謝謝你的賞文
      山姆

      不論你經歷了什麼
      只要現在穿透了,再大的風雨
      也只是回憶裡的斑駁章節
      讓生命留下精彩的紀錄

      我自己的感想是
      一如中醫說得:
      「熱底子的人,再怎麼寒冷的冬天,手還是溫暖的
      除了能溫暖自己,還能溫暖別人。」

      所以,我自勉成為一個熱底子的人
      生命的溫暖自取自用,甚至可以他用

      共勉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