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7 views

【怪獸大學】- 淺談前傳型續集電影的創作原則


【Monsters University】

「怪獸電力公司」是2001年的作品了,相隔了12個生肖的輪轉,終於,在今年推出了續集,而且,續集來勢洶洶,不只試映會的門票有秒殺的紀錄,在北美,更是手打超人,腳踢殭屍,榮登上週票房冠軍(不過,其實美國票房冠軍真的不是太稀奇的事,每週至少有一部,本片適逢學生暑假第一檔,冠軍是應該的),他的威力可見一般。

「怪獸大學」說是「怪獸電力公司」的續集,其實,他是「怪獸電力公司」的前傳,故事講述大眼睛(麥克華斯基)的自我成長之路(我知道,自我尋找這種經典議題一搬出來,大多人已經毫無感覺了),不過,別太苛求,下自螞蟻,中自人類,上至超人,甚至外太空的天神(例如,索爾),都是在追尋自我價值,只能說,美國很成功地把這個超級舊瓶,不斷加入新酒,讓議題雖老梗,元素也不新,但重新拼裝組合後,卻還是有了些有趣的故事出來(就某些方面來說,這還挺符合電影的基本語言,「蒙太奇」的精神的,『拼裝』,『重組』),因此,即使是老梗,但人就是會為了老梗而發笑得,而且絕對可以笑得很開心,如果,今年暑假,你還沒看到任何一部可以笑到飆淚的電影,那這部,可以當你的第一部喔!

生活在怪獸世界的大眼睛,自小就是個同學眼中的怪胎(被怪獸視為怪胎,你就可以想像有多怪了,怪到所有怪獸都覺得他是怪得!),但他從未放棄過自己的夢想,就是努力成為「怪獸電力公司」的「最佳尖叫收集員」,這是他一生的志業,於是,他努力擠進了「怪獸大學」,並且主修驚嚇學系,在這裡,他結識了各種各樣的怪獸,但,本質上,大眼睛實在是一種「可愛」的怪獸,就沒人覺得他是會嚇人的,因此,大眼睛必須更努力證明自己的驚嚇功力。

而毛怪蘇利文則來自一個榮譽驚嚇世家,他的父親是驚嚇紀錄的保持人,因此毛怪一進學校,就成為同學欽羨的目標,認為毛怪勢必是最光榮的驚嚇學員。

大眼睛跟蘇利文從一開始就不對盤,互看不順眼,蘇利文覺得大眼睛根本是個笑話,毫無驚悚指數,大眼睛則瞧不起蘇利文只是憑藉著外型跟家世,根本毫無腦袋與技巧。一次意外,兩人雙雙被要求退出驚嚇學院,這對兩人是一大危機,彷彿生命自此毫無意義,但,他們還有一個機會可以重返學院,就是證明他們的驚悚指數,於是,一個雜牌軍再次成型,一個自以為聰明,卻實質上很可愛的大眼怪,跟一個頭腦簡單,卻自命非凡的毛怪,如何組織一群怪咖(記住,是怪獸中的怪咖喔!!),對抗強勢的怪獸同學,證明自己呢?

這是全部的故事了,當然,還有轉折,好啦,我不厭其煩地透露了前面大半的故事線,因為,我覺得本片最精彩的部份其實是最後的20分鐘的大轉折,至於是什麼,就等觀眾自己去戲院發現了,前面的那些敘事,一如我說的,就是老梗,老元素的重組(跟「『實習大叔』可說有異曲同工之妙!」),笑笑就算了,後面的高潮,絕對令人眼睛一亮。

好,我不打算繼續介紹本片了,身為一個專業的編劇,我很想來談談「前傳型續集電影」的創作技巧。

因為,大多數的電影,並沒有預期他們會推出前傳(要推出續集一點也不難,因為可以有各種可能性),但前傳,基本上是一個「條件重重」的限制性創作,因為主角個性定型了,主角職業定型了,主角的生涯規劃也是定型的,甚至主角關係,更是定型的,因此,在種種限制下,如何創作出吸引人的優異劇本,其實是更高的考驗。

前傳電影,毫無例外的,第一點,最重要的一點,「人物關係的重置」,也就是,第一集是朋友(敵人)的,但前傳中,一定要是相反地設定,記住,原本的朋友,要變成敵人,敵人變成朋友!這是最基本的戲劇性來源,戲劇不外乎衝突理論,所以,角色的重置就已經確定了大多的戲劇走向,讓觀眾尋著基礎戲劇線去發現:為何後來他們變成朋友(敵人)了。大家可以回顧一下,「X戰警」的X教授跟萬磁王的設定,「星際爭霸戰」前傳的角色設定等等,這類正(朋友)邪(敵人)對立的設置,基本上構成了敘事的主線。

第二,賦予主角更多的心裡故事,尤其是成長故事,心路歷程的展演,例如,大眼睛是個努力要證明自己可以嚇人的可愛怪物,毛怪卻是一個其實有點自卑,自知自己無腦的龐然大物,兩個角色多少都有自卑的特質,卻努力在克服自己的缺點,發揮自己的優點(這集把主角內在世界挖的更深了)。

第三,前傳不可能改變的永恆主題:自我尋找!也請記住這點,因為經過了自我追尋之路,主角將自己的角色定位成為了第一集的那些人,因此,這個自我追尋之路一定是「逆轉」的心靈旅程,壞得要變好,好得要變壞,這就是戲劇張力的來源。

第四,第一集中的經典角色的刻板化處理,這是笑點的來源,例如,金剛狼的跩樣,就會是前傳中即使只出現一幕,觀眾也會會心一笑的個性「刻板化」與「平板化」處理結果,越刻板化越好,因為爆笑指數會越高!

第五,想當然爾,不論多戲劇性的重設,都不能違背第一集故事的精神,而且要更為凸顯第一集的精神,甚至,把第一集的某些元素,暗示進前傳中,讓「後來」的第一集的故事這樣順理成章的發生,也就是一個扒梳所有第一集故事敘事線的好機會,挖的更深,整理的更徹底。

第六,因果的展現,也就是衝突性的深化,基本上,第一集呈現的都是「果」,所以前傳,要創作的部份就是所有的「因」,這些「因」設計的巧妙,就會讓第一集的「果」更有深度與味道。

基本上,前傳是一個很好的作品再詮釋權,他比「物理時間向下發展」的續集電影,更能闡明第一集故事的核心價值,等於是個補述的過程,讓觀眾有機會進入到主角更深的心理層次去瞭解主角。

不過,卻也需要更高明的創意與創作技巧,真不知道日漸復甦的台灣片,何時才能有前傳的誕生呢?

敲碗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