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4 views

【我就要你好好的】- 愛情是場不死不休的拔河,只是通常最早死的就是愛情


(本文含有劇透,請慎入)

露易莎出生於一個英國鄉間小鎮,有著標準鄉下姑娘的特質 ―― 純真與溫暖的心;此外,她還異常開朗、愛笑;最後,最可怕的是她宛如外星人般的衣著品味,草履蟲花紋的鞋子配上紫色白圓點的長襪,驚悚指數大概足以讓「個人意見」都詞窮……

露易莎的父親正面臨失業的窘境,家裡的母親、還有老爺爺都仰賴她在鎮上家庭式Café的微薄收入,而今,咖啡館卻因景氣關係而倒閉了,露易莎急於找到任何一份願意僱用她的工作,於是,她接下了這個原本與她專業跟生命經驗毫不相干的工作,私人陪護。

崔納家族是鎮上的貴族,他們坐擁這個鎮上最重要的資產 ―― 一個無比巨大的城堡。露易莎的新工作就是要陪護這個貴族的公子爺威廉.崔納。

威廉(片中都叫他的小名:威爾)是個不折不扣的人生勝利組,除了顯赫的家勢,他長得更是一表人材,能文能武,有著一如明星般亮麗的女友以及令人欣羨的工作,簡言之,就是那種會讓人驚嘆「老天爺果然獨厚某些人」的天之驕子。

但是兩年前的一場車禍意外,讓威爾變成了下半癱瘓的重殘疾人士。本來威爾也曾努力復健,相信現代醫學可以讓他起廢回生,但事實上,脊椎損傷是不可逆轉的永遠傷害,威爾的餘生注定離不開輪椅,且隨時得面臨各種病菌感染的襲擊……

至此,威爾也一蹶不振,終於放棄了求生的意志,他的計畫是要去瑞士做安樂死。

直到露易莎的闖入,這個永遠身著五顏六色衣服,帶著奇怪笑容與讓人難以消受的熱情的女孩改變了威爾一成不變的生活。

露易莎說服威爾跟自己出門,去看賽馬,去音樂會,去參加自己窮酸的家庭生日聚會,甚且去法屬海島渡假……所有這些費心的安排,只為了再次點燃威爾生命的熱情,但是,她能如願嘛?

這是根據2012年暢銷小說「遇見你之前」(英文書名:『Me Before You』)改編的電影。導演是英國最富盛名的劇場界女導演西亞.夏拉克。她曾經在舞台上把丹尼爾.克雷格剝光光;也曾經指導在「紙牌屋」中不可一世的凱文.史貝西演出他的第一場單人秀。而這是她跨足大銀幕的第一部作品,即使是處女作,卻交出了流暢、洗練而敘事簡潔的精品。

編劇則是原著作者喬喬.莫伊絲加上因為「戀夏五百日」跟「生命中美好的缺憾」兩片而聲名大噪的雙編劇組合:史考特.諾伊史達特跟麥克.H.韋伯。這次三人聯手,再次打造一部「絕」美的愛情電影(絕對是絕望的『絕』)。

嚴格說起來,故事不算新鮮,可以簡述成「麻雀變鳳凰」加上「逆轉人生」的混搭故事(註一),但是因為編導的純熟語言,所以讓這麼平凡通俗的故事可以如此引人入勝,並且賺人熱淚(大家應該都已經被提醒:觀賞本片要記得帶衛生紙之類的評語)。

所以我們再次看到:階級的矛盾吸引力(不管是社會階級、家族階級、品味階級或知識階級皆然) ―― 就是兩個來自不同階級的人,因為好奇彼此家世、生長背景而產生的火花,通常可以歸類為獵奇的短暫火花,只是愛情敘事體(電影、羅曼史、電視劇等)通常將這短暫的熱戀渲染成「想望中的永恆刻度」般膜拜、崇仰。

但是在這個八股的包裝下,裡頭是更深層的對話:一個行動自由卻自囚於小鎮的村姑對比一個曾擁全世界卻坐困輪椅上的殘障青年;一邊是失業但依然熱愛生命跟努力生活的藍領對比一個匿大無比卻死氣沉沉的世家;一個是從未見過世面的純真女孩對比一個飽覽世間風光的世故公子。最重要得是,一個健康的靈魂跟一個衰敗的肉體的對比。

我想這也是讓本片出格的議題:生命的決定權。我沒看過小說,不知道小說裡是否對安樂死有更多的著墨,但電影裡這塊的篇幅是遠遠不夠的,讓本片只能是好看的商業片,少了些值得思索的藝術韻味。(這裡我無意要去觸碰『安樂死』這個敏感的議題,因為電影也跳過了,所以我就略過不表了。)(註二)

倒是,這個結尾的安排:男主角最後並沒有因為愛而選擇「活下來」,其實是很聰明的安排,其一,因為現實遲早會腐蝕這樣不真實的熱情,意思是,要熱烈地擁抱生命、擁抱一個無意生存的人一時,是容易的,但要擁抱這樣的靈魂一輩子卻是常人無法想像的艱辛,所以故事很聰明地在最熾熱的時候畫下了句點,這樣的愛情才能在生命的回憶保鮮盒中永遠明亮如昔。

其二,這樣的結局的安排,也讓這個看似有點虛幻的愛情故事有了個現實回歸,告訴天真的我們:愛情真的不是萬能的!我想這裡點出了每個人面對愛情的想像:愛情偉大到足以改變生命,激發意志。但現實是,愛情其實連改變「她遲到的習慣」、「改變他臭襪子亂丟的習慣」都不可能呀!

愛情很偉大,可以激發人的創意與冒險,讓人感覺重活了好多次,卻也如此現實:戀人是無法被改變的(想死的還是會選擇去死),而且更殘酷的可能是:愛情不僅無法改變另一半,甚且無法改變我們自己呀!!(捫心自問一下:有多少人在愛情中改變了呢?)這不才是愛情最真實的樣貌嘛?

不過,儘管愛情的真實樣貌如此冷酷,但我還是很喜歡多年前讀過的一句話,這是戀人們可以真實體驗感受的(意思是,如果沒有這種感受,你們的關係可能需要檢視一下了):「相愛的人會透過彼此的眼光,看到自己從未注意過的視界呀!」,因為這樣的視野擴展,也闊廣了生命的可能性。

在此祝願天下有情人,電影看完了,衛生紙丟了,就好好回家繼續在生活中拉扯吧,這場拔河的賽期是不死不休的(不管是哪個先死,但通常最先死的是愛情啦),不是嘛?

註一:學創作的人可以作這樣的思考練習,這是很有用的「舊瓶裝新酒」的創意激發練習,把我們熟知的電影互相拆解、拼貼、結合成新的題材,或者去嘗試套入新的類型元素。比如,以前有一部經典的夫妻離婚電影「玫瑰戰爭」,套上新的類型思路後:如果「玫瑰戰爭」變成動作版?就變成了「史密斯任務」。又比如我多年前創作的劇本「搶救無趣男」,我就是把「窈窕淑女」加上「新娘不是我」,變成新的愛情喜劇。熟知這樣的類型套路與混搭,其實是可以玩出很多有趣的故事的喔。

註二:我之前寫過的一篇討論「兒童安樂死」的文章,有興趣的可以參考

關於「兒童安樂死」的影評:
「愛與痛的邊緣」:radytobe.com(radyfu的網路日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