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9 views

【假會徵信社】 ― 微史觀的群體性與個人性


【The Nice Guys】

「純屬瞎掰影評系列」:本系列,開宗明義,就是為了交稿,不得不硬擠出一些鬼話系列,怎樣都得湊到足夠成文的字數。

1970末期的美國,一個頗富盛名的A片女星迷霧莫名其妙地車禍身亡,整起事件看起來荒誕而撲朔迷離。就在迷霧死亡後幾天,迷霧年長獨居的阿姨堅稱自己還有看到迷霧在對面的房間中的身影,甚至迷霧從自己窗外經過!於是堅信自己外甥女還活著的阿姨聘僱了一名私家偵探,侯藍(沒錯,就是唬爛的諧音)開始尋找自己外甥女的下落。

就在侯藍為了賺錢懶散地開始調查這件他壓根不信的案件的時候,一個叫傑克森的暴力份子找上了侯藍,並且痛歐了侯藍一頓,傑克森警告侯藍不要再追查另一名神秘女子艾美莉雅的下落。

沒想到一向靠暴力幫別人喬事情的傑克森,自己卻受到了死亡威脅,兩個來歷不明的人闖進他家,要打聽艾美莉雅的下落,並且意圖殺死傑克森。於是頭腦有點簡單的傑克森只好回去找下午被他痛歐、但頭腦似乎比較靈光的偵探侯藍,希望侯籃幫自己找出艾美莉雅的下落,於是一對不太靠譜的冤家拍檔誕生了,並展開調查…….

而事件卻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跟艾美莉雅有關的人一個一個的神秘失蹤或死亡,而侯藍跟傑克森也一再身陷死亡威脅中。就在一籌莫展的時候,連司法部長也找上了他們,讓整起事件更加詭譎莫測……

這是叫好又叫座的「鋼鐵人3」的導演沙恩・布萊克的新片,沙恩本身是靠著撰寫「致命武器」的劇本起家的,後來初試啼聲的「吻兩下打兩槍」以獨特的沙式黑色幽默讓他在好萊塢打響了名號,本片再次發揮他那種冷冷的黑色幽默以及紳士般的惡搞精神(就是雖然是惡搞,但是不是無厘頭式的惡搞,還是有所節制的惡搞風格),尤其片中即使侯藍是個窮困潦倒、破落不得志的爛偵探,但他永遠穿著時尚,試圖展現廢墟裡的文明精神(這是很諷刺的說法)。

這個電影其實沒太多好討論的,因為就是一部很輕鬆好看的黑色喜劇,看完讓人很愉悅,如此而已。片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雷恩・葛林斯這位擁有一線小生條件卻永遠主演著獨立製片的銀幕帥哥不計形象的搞笑!這跟他以往獨立製片中努力挑戰的頹廢、憤怒、失意男子的角色截然不同,他有著某種天然的喜感,毫不刻意搞笑,就已經令人捧腹,他的演出讓人眼睛一亮,也是本片最大的亮點。然後羅素・克洛似乎也徹底放開了形象,決定就這樣「神鬼戰豬」下去了,這跟他初入好萊塢的「致命的快感」中的清新形象差距甚遠,實在讓我這個影迷不免唏噓一下。

雖然影片本身沒什麼好討論的,但倒是可以來談談這個電影發生的背景。故事大概發生在1977年的美國,將時代設定在這個年代其實挺奇怪的,因為它跟我們熟知的「黃金年代」相聚甚遠,甚且在美國自己的現代文化史上的評論,70年代是個死氣沉沉、毫無生機與新意的年代,但導演卻選擇了這個年代來發生這個故事,這是個挺有趣的選擇。

為了理解導演的意圖,所以我特別去找了70年代的美國的一些資料,試圖解開導演的創作意圖(許多導演都有自己心目中的『黃今年代』,藉著重塑這些黃金年代的故事,建構起自己的影像烏托邦),尤其電影藝術,在「此刻」(影片產生年代)卻說著「那時」(影片中的背景年代)的故事,絕對是值得深思玩味的,因為這是導演心目中兩個時代語境的對話、交流過程。

70年代的美國其實是一團混亂的。越戰的失利以及尼克森總統水門事件的巨大醜聞,加上中東局勢的緊張,世界第一次感受到嚴重的石油危機,然後通貨膨脹,經濟大蕭條,連續五年經濟是負成長的狀態,美國汽車大廠通用則因為日系車的大量進口,而面臨倒閉的危機(這就是本故事發生的城市底特律那時的現況,了解這個背景後,便能理解為何電影故事後來的走向),上一個十年「嬉皮文化」帶出來的逃避主義完全無法帶領人類文明前進。

另一方面,70年初期,電視也開始在美國普及化,電視網開始隨之醞釀、發展,報業也蓄勢待發地如春筍冒出。接著,避孕藥的發明,墮胎政策的沿革,也導致了新一波的性解放。

在英國,70年代末期發展了影響後來極深的龐克文化,以青少年的怒火試圖燒盡上一代的文化垃圾。而美國則是受到法國的Disco的影響(主要是播放設備的現代化,讓舞廳從傳統的需要一整個樂隊伴奏,逐漸轉變為透過一台播放器即可的現代化革命),在美國本土,Disco大放異彩,一時這種節奏明確,強調自由揮灑的流行音樂徧及了世界範圍。

Disco文化的壽命並不長,但因著這種音樂的特性,開始強調「我」的自由式,就是說,以往跳舞似乎是屬於專業的,而從Disco流行之後,所有的舞步開始變得隨性自由,任何人都可以隨著強烈的節奏揮手、踢腳(而且是不自主地擺動身體),然後這也是一種舞蹈,不用拘泥於形式、美感,就只是單純地律動。所以「我」(每一個人內在的主體)被逐漸解放出來。

近年來,美國似乎試圖在重新定義70年代對美國的影響,有一種說法是,雖然整個70年代像是文化沙漠,但正是這片沙漠的沈澱與篩選,讓它足已有更多的養分激發出了80年代的文化玫瑰,現在重新觀看70年代,許多美國現代的精神與價值觀似乎都是從那個時代脫胎換骨過來的。

我不確知以上這些理由是否就是導演選擇在這個時代講這個故事的原因,不過,可以深切感知道:歷史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歷史永遠必須在被人重新定義、檢視、挖掘的時候,才會煥發出新生的契機,大的歷史也許對普羅大眾沒有太大的影響(至少不太會影響到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常生活),但小的歷史,家族史、個人史、個人成長史,卻可能因著我們重新審視它,詮釋它、定義它,而有新的意義產生,而這個意義將繼續作用我們自身去創造更新的生命軌跡,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微史觀」。

一般的『微史觀』講的是大歷史事件下的微觀歷史,最著名的就是黃仁宇先生的『萬曆十五年』,透過一個在明朝歷史上常被忽略的平凡年代去抽絲剝繭,告訴你一個大明朝的傾覆,其實從這個稀鬆平常的一年已經露出了蛛絲馬跡,提醒我們『慎微』的重要性,但這裡我挪用來講個人史的微歷史,因為這似乎跟每個個體有更切身的關係。我們的生命都在書寫自己的微歷史,不管有意識或無意識皆然。強調這個的原因是要提醒著我們,其實我們就是歷史本身!真正的歷史不在外,而是在我們自身身上開始作用,而且是每一時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念接續發生,累積匯聚成為自身歷史的生命圖軌!唯有切實感知這點,微歷史才對我們是有意義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