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8 views

【死期大公開】 ― 如果上帝這麼容易暴走,要不要考慮換一個新的呢?



本片雖然已經上映月餘,但口碑不斷延燒,仍在熱映中。

上帝真實存在,而且就住在布魯塞爾,除了祂享譽全球的兒子,耶穌之外,上帝其實還有一個妻子跟一個女兒。因為兒子不聽話,私自下凡傳播「福音」,惹毛了上帝,讓祂更決心要軟禁女兒,在這個家裡,祂就是唯一的皇帝。顯然,祂也是個暴君,脾氣暴躁(大家看看『聖經』上的各種災難就不難想像他的脾氣有多暴躁了,而且不信祂的人,下場通常也很慘),甚至有家暴傾向,憤怒起來還會拿皮帶鞭打女兒。

上帝的妻子雖然也是一個女神,但卻唯唯諾諾,一聲不敢吭,默默承受著各種委屈。

但上帝的女兒,以阿,可不願意這樣生活下去!她的這個上帝老爸其實沒有什麼法力,祂唯一的本事就是有一台萬能無敵的電腦,透過這台電腦,祂可以操控人世間的一切,甚至這也是上帝生活唯一的樂趣:降下各種天災人禍,好以恐怖的方式統戰人類;發明各種「莫非定律」,讓世事永遠與願望相違背。

這天,決定要反抗「暴政」的以阿,偷了父親的電腦房鑰匙,並且惡搞了一通,設定電腦把世界上每個人的「死亡之期」透過手機發送給每個人。惡搞完後的以阿,偷跑進了人間,她決心像她的哥哥耶穌那樣,找幾個信徒,在他們面前施展小小的神蹟,甚至要書寫屬於自己的「新新約」聖經。

而在地球的人們,剛開始收到關於自己死期的簡訊,以為只是惡劣的惡作劇,沒想到幾件死亡事件都映證了這個「死期」不是巧合,而是真實、且是正在發生的事!於是人們開始選擇過上不同的生活!

以阿透過尋找六個平凡人類的過程,對他們的生命施展了神蹟,讓他們的生命得以改變,獲得了她的首批門徒…….

而另一方面,發現人類知道自己死期後,便不再信仰自己的上帝,也決定親自下凡搞定這場鬧劇…….

以上是今年看過最瘋狂的黑色喜劇,幽默、大膽而且創意無限,尤其片中對於上帝與基督信仰的嘲諷更是前所未有的「針針見血」(當然,因為我是個『異教徒』,所以觀看本片時可以開懷大笑,但我真的好奇一般基督徒或天主教徒怎麼觀看本片呢?)。

本片由比利時的鬼才導演賈柯・凡・多梅爾執導,他生平的第一部作品「托托小英雄」就已享譽國際,成為上個世紀比利時最重要的電影之一。接著他的「第八天」也正好思辨了另一個上帝的惡作劇:上帝用七天創造了世界跟人,第八天時,百無聊賴的上帝製造了男主角出來,一個蒙古症患者……然後,導演的前作「倒帶人生」也是一部敘事怪誕、驚異的佳作。

由導演一路的作品可以看出身為電影藝術家不斷在反思:「人類存在的原因?」、「上帝存在嘛?如果存在,祂又在哪裡?為何總做著讓人難以理解的事呢?」、「生命只能是一條單行道嘛?有其他可能嘛?」

所有這些元素的集結、反思、再爬梳,便成了這部「死期大公開」,中文片名無疑透露了本片黑色幽默的基底,但英片名「The Brand New Testament」(直譯是『嶄新的實驗』)則述說了本片結尾的逆轉(因為推薦大家去戲院看,所以就不多說結局了),但換個角度來思考,所謂「嶄新的實驗」其實也可以理解成是人類對自身生命進程的全新認知與實踐的過程,就是:如果我們不再信仰那個狂暴的上帝,不再遵循既定的「模式」(像是社會期望之類的文化束縛)去生活,那我們的人生會怎麼樣呢?白話一點的說法就是:「那些願意打破陳規的人的生命是怎樣的呢?」,

按照導演自己的說法:「天堂就是現在,不在死後。生命有限,當盡情享樂。」我想這已經說明了一切。這也是個有趣的事,誰不知道自己會死呢?意外不總是在新聞裡、在報紙裡,在親友口裡竄流,但我們似乎總不覺得意外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我們總以「我還有很長的生命可浪費」的方式在過活呀。因此本片有個古老的生命課題:「如果生命只剩有限的時間,我們將選擇怎麼去度過它呢?我們是否會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呢?」,而事實上,本片正提醒了我們:「其實生命永遠比我們想像的有限呀!」(不過我想很多人不介意死的時候正在廁所打電動,或正好在享受美食、打卡……)

片中其實充滿對基督教文明的反思,畢竟這個宗教影響了人類世界(我們現在所說的西元,不是正好提醒我們:我們過得時間正是由這位上帝之子的誕生開始定義的嘛?所以即使不是基督徒,我們仍活在一個受祂影響的廣泛文化範疇內呀!),更影響了歐、美歷史與文明的進程,但這個他們篤信的神衹做了什麼呢?

這是身為21世紀的人類不得不一再叩問的生命主題:「如果上帝存在,祂創造了世界,為何不直接把地球建成天堂?如果祂真的這麼萬能的話?為何還要建立一個地獄?」、「如果上帝存在,為何祂總讓我們事與願違?讓這個世界災難頻傳?」、「如果上帝存在的話,祂創造人類的意義是什麼?我們存在的價值是什麼?人類難道只是祂手裡惡搞的棋子嘛?」所有這些問題都一次一次地逼視著基督教文明,要這個影響人類文明至深的信仰給個答案。(當然,我相信許多虔誠的教徒可以給出完美的答案,畢竟這個宗教存在了兩千多年,以上這些叩問早應有相對應的答案了,但教會給的答案,並不能對一般民眾起到作用,除非民眾真心用生命去體驗、去實踐、去辯證這些答案的真義。)

片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所謂的「莫非定律」(事與願違定律),比如:「如果吐司掉到地上,一定是塗了果醬的那一面掉到地上。」(因為除了不能吃之外,還要費心去清理地板)、「禍不單行」、「來的公車永遠不是你等的那班」等等(其實這個定律有個非常合乎心理科學的詮釋,就是期待質的問題,而且我們比較常注意到那些『事與願違』的事,而忽略了大多數『事與願合』的事(註)

但本片也有個讓我無法認同的致命傷,就是她(編導、電影)辯證了「上帝是否存在?」的命題,然後似乎告訴我們:「其實,不須依賴上帝,我們才是那個擁有改變自己生命契機的主人,就是此刻、當下的『念頭』就足以改造我們的生命質數!」(大膽放手去做我們真正渴望的事,熱情地擁抱生命),但最後面卻還是給了一個:「這一切(地球)只是需要換一個新的神衹來重新設定,世界就會變得不一樣了!」(所以片名叫『嶄新的實驗』),這不是又把過錯(我會活的這麼遭,全是上帝的設定錯誤,創造了一個混亂的世界)推給了冥冥,而當不了自己的主人了嘛?這是我對本片思辨內涵的微詞,除此之外,我在戲院還真是笑的前俯後仰,娛樂性與思考性十足呀!

註:
海雲繼夢禪師講過一段法,對生活有著非常真實的描述與思辨(大意):「我們常說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這是不對的,如果這個是真實的,代表我們一天起床從洗臉、刷牙開始,就會碰到被熱水燙到,吃早餐咬到舌頭等衰事,但事實不然,我們大多數人的生活是非常平凡、平順的,但一旦遇到不順遂的事,我們便會開始覺得這一天一點也不順,而忽略了之前發生的所有平順的事整個過程,這是煩惱的本質,他有很強的感染力,讓我們忽略所有好的事情,專注在不好的事情上。所以真實的描述是,人生不如意事十有一、二,但我們通常選擇讓那一、二不順意的事變成了今天心裡的主旋律,這不正是人心自己的問題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