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5 views

【盜愛之家】 ― 如何是家?


(如果你完全不知道這片在演什麼,強烈建議你不要看任何介紹就去看本片會更有趣,一旦知道任何訊息 ―― 包括下文的介紹,才去看本片,觀影樂趣會大大減少喔!)

隆史這個小學四年級的小男孩正在班上演說「我的家庭」,向同學們介紹自己甜蜜、美滿,而且「獨一無二」的家庭。他的爸爸森山和彥是名水電工,認真工作;媽媽臯月則是個美麗的家庭主婦;哥哥淳異常聰明,而且是爸爸最好的幫手,一旦父子聯手,就是全世界最無敵的組合;最後一個成員就是姊姊明日香,她美麗而善良,正就讀國三,明年打算要進一所自己夢寐以求的私立高中…….

聽起來非常尋常的「幸福家庭」,他們的家庭在和樂的氛圍中,卻始終透著一絲讓人感到匪夷所思氣息,比如,隆史跟哥哥說:「我長大想當小偷,問哥哥,這樣好嗎?」,而爸爸回家時,告訴全家:「我今天偷到一幅畫,如果是真跡,那可是無價之寶!」而哥哥的反應竟然是:「我們不是說好不偷那個的嘛?那會讓我們大家陷入危險,請燒掉它吧。」接著是母親向大家「匯報」今天扮演的身份,以及最新的詐欺對象……

這樣的對話出現在一個看似尋常家庭的飯桌上,實在是再詭異與突梯不過了。

原來,這五個人都各自背負著一份生命傷痛,於是這五個生命的逃兵、邊緣人,決定組成一個獨一無二的犯罪家庭 ―― 爸爸是小偷,媽媽是婚姻詐欺師,哥哥是偽證製造者,只有最小的妹妹跟弟弟看似過著「比較正常」的生活。

這天,母親的新詐欺對象卻意外發現了這個感情陷阱,於是打算報復,這也讓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家庭陷入從未有過的巨大危機中……

本片改編自日本暢銷推理小說家本多孝好的小說「At Home」(這個書名饒富趣味,等會兒會慢慢剖析),可是這本書在台灣尚未出版;本多的另一本小說「深夜前的五分鐘」也改編成了電影,而且是由當時正因為「步步驚心」走紅的劉詩詩主演;只是看完這兩部電影(我都沒看過小說),實在很難把原著跟「推理」聯想在一起,只能說都是很獨特的故事,但似乎跟「推理」的關係薄弱了些。

回到電影,如果抱著去看偵探片的心態去看本片,我覺得是會失望的,畢竟本片最重要的懸念 ―― 這個犯罪家庭的組成是五個非血緣關係的邊緣人,早已被片商在劇情介紹時就破梗了!意思是,如果觀眾從頭到尾都不知道這五個人其實毫無血緣關係,那觀影時會覺得很有趣,因為有點抽絲剝繭地慢慢認清全貌的過程,但因為我從一開始就被告知是類似「多元成家」的議題,因此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五個主角沒有血緣關係,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則幾乎沒有推理的成份了,所以這是我覺得比較可惜的觀影經驗。

然後,片商也把宣傳導向這兩年來重大的社會議題:多元成家。的確本片探討了「多元成家」甚至是所謂的家庭組成的核心價值,這讓我想到三前年的好萊塢賣座喜劇「全家就是米家」,也是一群烏合之眾,因為錢的關係,要假裝成一家人,從墨西哥運毒回美國,雖然只是一個喜劇,卻是我近年來百看不厭的佳作,現在即使每次看,還是會笑。

而本片,則嚴肅了些,五個社會邊緣人組成的家庭,其實更像是我們常聽到的坊間的「心靈工作坊」,就是一群有傷痛的人聚集在一起,彼此支持、舔舐著彼此的傷口。

這裡,可以來好好談談何謂「家」了!

從小我學的公民與道德,對家的定義是那時主流的「核心家庭」,就是台灣社會擺脫了華夏民族幾千年來為主的「氏族」文化(所以中國至今仍一堆的『李家村』、『張家莊』之類的以氏族為單位的組成聚落,即使到現在,台灣也還有『馬家村』等等),開始走向新型態的「小家庭」模式,那時課本上對核心家庭的定義是:「一個父親,一個母親,跟子女」。所以一直以來,這變成我們對家庭根深蒂固的「定義」與「理解」。

但是,回歸到最本質,家庭到底是什麼呢?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實思考題,我們常「誤認為」家庭的組成要素是「血緣」!但如果仔細思考,這是何等的謬誤!意思是,不論東方或西方,用文字記錄下來的第一個家庭(亞當跟夏娃;黃帝跟嫘祖),最初的組成都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兩個人,因為有相同的共識,跟為了尋找歸屬感,而組成的!那個關係我們叫姻親。

因為這兩個毫無血緣關係的人,才會開始去繁衍後代有血緣關係的子孫,但歸根結底,家庭的最初、原始組成其實是非常薄弱的一種「信念」(在傳統中國甚至沒有這個概念,因為婚配不是女子自由決定的),意思是,我們認為每個人生命中的避風港的最地基的基礎其實是隨時可以斷裂的,因為只要有一方不願意,就可以訴請離婚,這個最初的組成就斷裂了(而這個現象在現代社會也不稀奇了)。

所以,跟著時代的演進(真的是演進嘛?有時候人類社會似乎更像是一種演『退』的過程),家庭有了新的樣貌,比如像是頂客族,是沒有生育子女的,他們可能把貓、狗視為自己的子女;又比如,在開放的西方社會,男生跟男生、女生跟女生已經可以共組家庭了;當今世界上最紅的好萊塢家庭 ―― 布萊德・彼特跟安潔莉娜・裘莉就是最鮮明的「多元成家」的例子,他們跑去第三世界國家抱一個小孩,回家變成自己的子女,然後小孩們還不同膚色、不同種族,這不就是所謂的「多元成家」嘛?

所以,回到最前面談的,家庭的最初組成不就是兩個有共識,願意建立一個有歸屬感的棲居之地的人的自我意志嘛?就這個觀點上來說,我實在不知道「多元成家法案」有什麼好被打壓、反對的?婚姻不是人類最基本的權利之一嘛?只要願意跟我共組家庭的人跟我有一樣的共識跟自由意志就可以了呀。

再來,撇開社會上的家庭組成,我們來談一個更核心的命題,比較心靈層面的,什麼是「家」?這就不得不提及本片的英文名「At Home」,我想他已經給了最好的定義,有歸屬感者稱之為家!

這正好跟希臘大導演安哲羅普洛斯對家的定義是相疊合的(安氏絕大部分的作品都是在敘述一條『回家之路』,所以他對『家』的思索跟定義會是有趣的參考值),安氏說:「家就是一個能夠讓身心處於平衡狀態的地方。」

安氏對家的定義,顯然又更往上一層,達到形而上的領域了,但卻也更接近本片的核心價值:因為在這裡(犯罪家庭),沒有批判,沒有成見,每個人可以安全地做自己,找到歸屬感,更滿足自己的被需要感,這不就是每個人渴望的家的原形嘛 ―― 生命與心靈的避風港?(當然,人類社會,要做到這樣實在太難了,所以怎麼樣確保沒血緣家庭的組成分子不會因為一言不合就訴請『分家』,會是另一個在社會演進過程中,得面對的難題。)

最後,還是要一再地提問:我們的肉體有家了(就是血緣或自組性的家庭),那我們的心靈跟精神也找到那個讓我們身、心、靈平衡的家了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