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0 views

【奇幻同學會】 ― 與自己的初心相遇


(本片上映日期2016/3/25)

(下面文章並非影評,而是我,傅睿邨,參與編劇、導演的第一部長片作品,所以公器私用,特別介紹一下。)

故事本事:

章文慶,一個成功台商,標準的人生勝利組,他正匆匆地要從廈門趕回台灣,卻意外地被攔截了,攔截他的人是失聯已久的高中同學,外號「蒼蠅屎痣」的何鈺慈,但經過27年的變化,眼前的何鈺慈擺脫了醜小鴨的容貌,蛻變成風韻猶存的美魔女。

何鈺慈的出現並非偶然,因為透過臉書跟各種通訊軟體的連結,他們的高中同學聯繫到了彼此,因此古俊龍,文慶好哥兒們,便臨時起意這週末要舉辦一場睽違已久的高中同學會,於是鈺慈便在廈門攔截了文慶。

本來文慶想藉口推辭這個聚會,但一聽到高中初戀女友黃瑀彤可能會出席,便燃起了興趣,想再見黃瑀彤一面…….

於是章文慶、何鈺慈、古俊龍三個40多歲的高中同學,加上何鈺慈的小鮮肉老公,以及古俊龍個性古怪的女兒阿Sam便踏上了一場尋找失聯高中同學的旅程。

27年的變化如此之多,有人歷經滄桑,有人「寶刀未老」,有些過去的瘋狂記憶依然讓人興起說嘴,有些遺憾卻希望能夠被修補、彌平,但,更多的是人生經歷的無奈與變化,該如何在這個人生中點站得以消化,好讓人生平順地轉進下一個彎道呢?

在旅途中,大家也逐漸卸下心防,道出自己生命中試圖隱藏的祕密……而更令人意外的是,這場同學會竟然是場「騙局」!真相正等著大家去發現……

導演闡述:

有人說過「十七歲」是一個具有魔力的數字,離法定的成人還有最後一段的萌昧期。大多數人的十七歲都是在汗水與淚水交織的高中校園度過的,十七歲的生命充滿各種曖昧與可能。

十七歲的他們蒙懂無知,青春無敵,生命在課業與愛情間來回衝刺,他們輕狂,他們犯錯,他們肆意揮灑光陰。

孔子說:「四十不惑」對兩千年後的我們來說,更貼切的說法可能是「四十大惑」,意思是現今社會,大部分的人跨過四十歲這個人生的中點站時,伴隨而來的是更大的疑惑與更多的自我懷疑。

四十歲以前的人生似乎很簡單,因為目標明確,就是追逐愛情,成家與立業。但四十歲後的人生開始變得複雜,那些本來清楚的人生目標漸漸變得模糊,人生的問題也不再單純,開始碰到父母健康問題、子女教養問題、事業瓶頸問題、自身身心健康問題、夫妻關係、自我實踐與生死大事等一連串的人生難題,最可怕的是,在這個人生的考場上,我們失去了傳道、授業、解惑的老師,更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一切得靠自己去追尋與證明。四十歲的你,會做什麼呢?

四十五歲則是另一個令人遐想的生命階段,因為在此標注了生命中點的里程碑,準備跨過的是「不惑」的關卡。

四十五歲的他們抱著一顆曾經熱血的心展開了一趟追尋高中失聯同學的旅程,大家都以為旅程的終點就是與高中同學歡聚、慶祝同學會,沒想到,等待著他們的卻是一個個沒有逆料到的生命驚喜 ―― 包括中年失業、子女教養、夫妻關係、身心健康、父母健康、自我實踐與生死大事等問題,彷彿要通過了這重重的考驗,生命才能真的邁入不惑的旅程。

於是,旅途上的他們與那些久違的年輕夢想、熾燃理念與純真初心相逢了,原來,他們一直在尋找的不是什麼失落的青春歲月或失聯的旅伴,而是那一個個被遺忘的「原來的自己」。

旅程如斯奇妙,最後帶著他們一路返回了自己的「初心」。在這個期中休息站,他們盤整了自己生命的得失,加滿了油,再次啟程,往生命後半段的坦蕩旅途一路駛去,這次的終點將是圓融與完滿。

生命的旅程也許有高潮、低潮之分,但生命的任何時刻都能是光亮熾燃的,青春有青春的美好與清純,中年有中年的從容與寬厚,老年也有老年的智慧與坦然。人生沒有一個時期可以被單純地定義是「最好的」時期,「活在當下」的理念就是告訴我們,每一個覺醒的當下都是生命最光明璀燦的時刻。肉體的旅程終會結束,心靈的旅程卻會以某種姿態永無休止地延續下去。

因此,若要定義的話,這個故事要展現的是21世紀的兩個顯學:「活在當下」與「莫忘初衷」,有了這兩個「人生的GPS」,我們將得以更悠遊自在地在人生旅途上漫遊前行。

除了上述的創作理念外,另一個比較我想講的主題是近年台灣電影少見的「師生情」,尤其我出自一個教師世家,我母親跟她的家族很多成員都是老師,所以我自小便看到這些人師是怎麼跟學生互動的,尤其現在當學生也紛紛為人母、甚至為人祖母了,仍會回來找我母親敘舊,就某方面來說,我母親扮演的角色已經超越了學校的人師了,更像是生命導師或者這些學生的良師益友,這樣的互動總令我動容,而且我記憶中,小時候看的電影也傳達過這種濃濃的「尊師重道」的氛圍,而今這些似乎逐漸被人淡忘了,所以我正好借這部電影,再說一說這一類社會上每天都在發生,卻被人漠視的故事,希望這個社會能再燃起溫暖的火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