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11 views

【踏血尋梅】 ― 香港影壇的耀眼曙光


(內文涉及劇透,請慎入)

王佳梅是個來自湖南的鄉村姑娘,因為母親改嫁,進而申請依親入港,在香港生活了起來。因著口音與文化的差異,佳梅跟同學的相處顯得格格不入,老師們對佳梅似乎也沒什麼好感。

中三的佳梅(16歲)終於選擇了輟學,進入社會,開始了自己的追星夢,她夢想成為一名模特兒。但殘酷的社會現實根本容不下這個鄉村女孩的夢想,很快地,佳梅發現她渴望的物質享受是需要代價的,而且是很昂貴的代價,因此她學習用「天生本錢」來換取她想要的物質生活(就是援交)。她喜歡各式各樣的高跟鞋,因為模特兒需要夠高,也愛著名牌飾品,但是得到的物質卻已經無法填滿她空虛寂寞的靈魂了,於是她不知道自己還要什麼?什麼才能讓她脫離空虛寂寞的生命情境?

一日情感受挫的佳梅為了尋找慰藉,碰到了另一個生性自卑、活在社會底層的肉品運送工人丁子聰,兩人度過了一個夜晚,當晚,丁子聰殺死了佳梅,並且依著他看過的屠夫解豬的手法將佳梅的身體進行了分屍,內臟衝進馬桶沖走,四肢透過他運送的肉品混著流入市場,頭骨的部份則丟入九龍港。

隔沒幾天,丁子聰便去警局自首了。案件算是順利偵破,但是負責這項案件的刑警臧Sir(郭富城 飾)卻遲遲不肯書寫結案報告,而是不斷地去尋找蛛絲馬跡,試圖釐清這個兇殘的分屍案件背後的主因是什麼?因為他始終願意相信,所有殺人惡魔的心中仍有一絲的人性……

這是本屆金馬獎最重量級的港片(一舉入圍九項大獎),導演是編劇出身也身兼影評人的翁子光,本片在一些影展獲得很高的評價,尤其是香港影壇這個以商業掛帥的體制中,能夠有這麼一部深刻刻畫人性的作品,實屬難得,很多人說,這是港片的一道耀眼曙光。

本片根據香港轟動一時的真實社會案件改編,2008年4月,17歲的王嘉梅被嫖客丁啟泰誤殺,之後丁啟泰因害怕事蹟敗露,而將王嘉梅分屍,並且將四肢的骨頭混充成豬大骨流入市場上去販售,當年曾震驚香港,除了兇手手段之兇殘,更可怕的是,人骨流竄到尋常人家,不知有多少不知情的家庭誤食了人骨!

導演翁子光說他記得那年這個社會案件佔據頭版多時,報章雜誌一次一次用著聳動的標題與怵目驚心的細節描繪去重述這個案件與案情,但是始終沒有人追問:「為什麼?」大家只追逐著血腥味,卻忘了去探究血腥味背後的成因,因此翁子光重寫了這個故事,這次他將以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去探究「為什麼!」

有別於一般港片的套路,本片並沒有懸疑緊湊的情節鋪成,從一開始屍體出現後,隔沒多久,兇手就出來自首了,所以導演並沒有想要在案件上去故弄玄虛,相反的,導演施力的點是對人性與香港社會的抽絲剝繭的過程。導演細緻地描繪了這個案件中的每一個人物,除了受害者王佳梅,還有她的母親、姊姊、繼父、父親跟嫖客:另一邊則是兇手丁子聰,還有他喜歡的女生慕容,以及他的鄰居阿婆跟唯一的朋友;另外則是偵辦此案的刑警臧Sir跟他的同事。片中這些個出現的人物的共同點就是他們似乎都「獸困」於生活中,沒有笑容,只有疲憊。每個人皆有自己的苦處,因著某些原因,彼此相會,相濡以「悲」、「愁」,然後再各自踏上陌途,回到自己的愁苦中。

導演一層一層探問的「為什麼」,竟然像洋蔥一樣,一層一層,難以釐清與看透,但剝到最核心處,竟然沒有內核!而是一個一個事件綜合所形成的人性悲歌。導演闡述的丁子聰殺死王佳梅的原因甚至超乎大家的想像,不是因為私仇,而是因為太愛她,不忍她繼續在世間受苦,進而依她所願,終結她的苦痛

當然,這是導演杜撰的文本,事實如何,將無人能知,不過本片倒是說出了佛教的基本教義「四聖諦」:「苦、集、滅、道」。片中展現了人世間的各種無奈與苦處,還有苦生成的原因,以及人們為了滅苦而採取的行動(王佳梅的援交與求死皆是為了滅苦,只是方法不正確;臧Sir的究底探問也是一種滅自己苦的方式),以及滅苦的道路(即最後一個段落,臧Sir在事件過後,依然回去探訪受害者家屬,並與他們建立了某種人性化的社會關係)。

影片分成四個段落,我個人最愛最後一個段落,因為許多藝術片停留在「狀態描述」的階段,只是呈現各種人性的糾葛、纏繞,卻毫無出路,但本片的最後一段「看得見風景的的房間」卻點出了一條救贖之路,告訴我們,即使在現代文明的精神廢墟中,我們依然有條可以依循前進的途軌,即是點燃自己人性的明燈,祂將領著我們繼續前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