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9 views

【第一堂星期四上午的人生課】- 生命的寬度與厚度跟年齡毫無相干

(本文為2007年的舊文重貼了)

席間,朋友說著幾週前一則駭人聽聞的社會新聞,由於是蘋果日報的頭版,所以廣為流傳。事情是說兩個酒駕的人,撞倒人之後,車子不小心鉤住被撞倒的那個人的褲子,他們想逃逸,因此即使知道有個人被拖行,還是猛採油門,想甩掉那人,於是那人被拖行數公里,直到那人死去為止,他們才被攔下,聽說車子被攔下時,車窗上怵目驚心地佈滿了那個人的血手印,他就這樣被硬生生地拖行而死了。 說完這個新聞,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但對於台灣這類事件時有所聞,倒也習以為常了。

聽了這個故事後,我格外感嘆,於是說出了上週四發生在我身邊的真實事件,一堂寶貴的人生課。上周三晚上,正當我擠在數百人的隊伍中,為了看超人首映而排隊劃位時,一個以前電影的工讀生打了電話給我,要我第二天早上陪他去法院,我知道他母親之前被人撞死,週四好像是最後一次審理,要結案了。

於是我們週四早上九點半碰了面,到了高等民事法庭時,才十點不到,那時我才知道法院通知他的時間是11點30分才開庭,他說怕找不到地方,所以早早到了,於是我們又出去吃了早餐,在吃早餐的過程,我才知道他母親是三年前在台北死掉的。 而且現場只有肇事者跟他母親,所以沒有人知道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只有肇事者知道那天的事情經過,而根據刑事法庭的紀錄,肇事者不承認撞死他母親,辯稱,他騎車經過時,他母親就已經倒在地上了,但,對於他車輪上為何有他母親的血跡,卻無法交代,所以刑事法庭判他七年(或七個月?忘了,總之要負刑責),而今天是民事法庭,要談賠償問題,由於事發三年了,至今肇事者沒找過我朋友的家人去談和解或賠償的問題,所以律師的想法是,肇事者可能會用沒錢,沒收入,沒存款的藉口,不負民事賠償責任,只要他不工作,沒收入,就可以不用賠償(當然要家人願意養他)。

而這件官司,一直是我朋友的爸爸在處理的,但我朋友的爸爸在今年的五月也因為癌症過世了,所以才由我朋友接手處理。早餐後,我們早早又回到了法庭外面等著,他說肇事者只比他大幾歲,他很想知道他的樣子(所謂的殺母仇人?),於是我們留意著法庭外每個經過的人,猜想那個會是那個兇手。

接著一個年輕人出現了。
我說:「會不會是他?」(因為他一臉看起來就是會犯這種事的人)
我朋友一看,也說:「就是他了吧,感覺。」

等開庭後,真的是這個人,然後法官問肇事者願不願意賠償,肇事者馬上點頭,(那個所謂在我眼中原該是個殺人犯的背影在此時卻顯的如此渺小跟誠懇),接著法官看著我朋友父親的賠償請求,他父親要求自己部分的賠償是290萬,為我朋友要求的賠償是200萬,扣掉140的強制責任險,還有350萬,然後,我朋友說,他父親的那部分賠償,因為父親已經過世,就不用了。而他自己的部分,只要賠償扣掉強制險後的錢。也就是,他總共要求的賠償是60萬,然後法官驚訝地看著我朋友,很嚴肅地問:「你知道自己的所有權利跟義務?知道自己在作什麼?」我朋友肯定地點點頭,然後法官轉向肇事者,問他何時可以賠償這60萬?
肇事者希望有兩個月的時間,因為他有個兩歲大的兒子要養,而自己的父親又中度中風,所以一時要準備這麼多錢,有困難,這時,我朋友居然跟法官說,如果肇事者的刑事責任可以易科罰金的話,他願意替他付那筆錢,也就是60萬再扣掉刑責的易科罰金,14萬多,最後只要賠償46萬。

法官非常驚訝地看著我朋友,然後感嘆地說:「要是這個社會上的人都像你們一樣,就不會這麼亂了!」

而法庭裡的一個五、六十歲的女性工作人員,也在這一刻擦起了眼淚,所以最後的結果是,一個月後,法官要求肇事者準備好錢,帶來法庭和解。

然後離開法院時,我朋友還叫肇事者留下自己電話,要是這個月真的湊不到錢,再跟他商量,看怎麼辦。

這件事就這樣告一段落,我要說的是,我朋友才23歲,今年五月後,他是個徹底的孤兒了,因為他是獨生子,按照他的情況,他可以跟法官要求照原金額賠償,因為他父親的過世,我相信法官會念在他的家境狀況,盡量滿足他的要求。

但我朋友沒有這麼做,於是,這讓我看到最「戲劇性」的一刻,所謂的戲劇性是,所謂的殺人兇手,其實也只是個大孩子,這裡沒有家屬追打肇事者的畫面,沒有人哭哭啼啼地要求真相,這跟我們習慣的所有社會新聞都不一樣,只是很平靜地在處理這種生死大事,那一刻,我看到了生命的寬容,想到,若連所謂的殺母仇人都可以被寬宥(而他母親死亡的真相也許將永遠無解,而以我的個性,我至少會要求一個合理的解釋,雖然用常理去想,即使問了,也得不到真相,但我還是會問,但他卻選擇不問),那還有什麼事是放不下的呢?

當然,我的境界還沒這麼高,只是,我希望以後當我難以釋懷時,都可以想到這個故事,讓我自己試著去寬恕。那天的事,至今講來讓自己感觸良多,其實我很感謝朋友找了我陪他去經歷了這場人生大事,替我上了寶貴的一課,因為,我的生活中可能無法體驗到這一課,但因為他對我的信賴,讓我學到了許多事(因為我一直覺得我跟他並不是這麼親密的朋友,認識至今見到面的次數不超過6次,也都是有活動時才見面,所以我很驚訝他為何會找我去,而我至今不知他找我去的原因是什麼呢?希望有人陪著比較不會慌亂?還是?而我那天什麼都沒作,只是陪著他而已,事後回想,我很感激他對我的信任。)

最後想到,我就像一個小偷,偷著別人的經驗,因為自己的生活不見得可以經歷這麼多,但因為有你們,你們的故事與生活經驗豐富了我的創作與生命,謝謝各位生命中的朋友。

3 Replies to “【第一堂星期四上午的人生課】- 生命的寬度與厚度跟年齡毫無相干”

  1. Thanks for one’s marvelous posting! I actually enjoyed reading it, you may be a great author.I will be sure to bookmark your blog and will come back sometime soon. I want to encourage you to continue your great work, have a nice afternoon! [url=http://uit.edu/adidas02.html]アディダス[/url] アディダ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