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2 views

【過於寂靜的喧囂】 ― 寂靜的是生命,喧囂的是心靈


(本文涉及劇透與暴雷,請慎入)

賽吉(事實上,全片因沒有聲音跟字幕,所以壓根沒人知道裡頭任何一個角色的名字,下列所寫的人名係出自電影公司的簡介文)新進入了一個聾啞寄宿學校,他試著讓自己在這邊安頓下來,但很快發現班上的男同學對他並不友善,放學後,賽吉慘遭霸凌,被迫忍受在冬天脫掉衣褲的窘迫,夜裡甚至被趕出房間等等,賽吉很快知道,要生存就得融入這群同學中。

融入的方式很簡單,就是變成共犯結構中的一員!這群聾啞惡少夜裡會趁機襲擊無辜路人,搶奪他們身上的財務與物資;女同學夜裡則由男同學幫忙拉皮條,在貨車司機休息區賣淫賺外快。

他們不只對外面世界的人下手,對寄宿學校內的其他弱小更是暴虐,時常強奪他們辛苦賣工藝品的所得。

賽吉漸漸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沒想到卻也對賣淫的女同學產生了愛意,讓他試圖想要改變這種畸型的生活型態,誰也沒想到這場愛情風暴將以毀天滅地的姿態席捲這個無聲卻無比嘈雜的寄宿學校……

這是是烏克蘭的新銳導演米洛斯拉夫・史拉波斯維茲奇(又一個我一輩子也記不起名字的導演)首部自編自導的長片,本片最大的特色就是全片沒有一句「有聲台詞」(無聲的手語台詞貫穿全片),也沒有字幕,有的只是烏克蘭手語(我印象中,手語系統是各自獨立的,各國有各自的編碼系統,出了國界,就無法順暢用手語溝通了),而本片在去年也贏得了國際上各大小獎項,被許多人評為電影藝術新的里程碑。(順帶一提,女主角真的是聾啞人士,為了演出本片,努力健身減肥,片中的表現令人讚嘆。)

就我自己的觀影經驗來說,真的是很特別的,我認為藝術片愛好者可以去戲院好好欣賞這部片,因為更多時候我們看著繁複的手語,卻不知他們在說什麼,而且不管如何專注,都無法猜測到正確的意思,只能透過接下來的情節走向來臆測上一場的對話內容,就這種觀影經驗來說,真的是很獨特的過程,讓我們得放棄對於語言的依賴,而更直覺地去體驗我們直觀的感受。這也是導演大膽的視聽語言嘗試,試圖將影像回歸到最單純的「視覺本體」去,讓我們不得不捨棄慣性的觀影方式,而壓迫自己的注意力在一個個看不懂的手勢上面,然後,弦外之音似乎是:「所有肢體語言與情感表達都是超越語言隔閡的,能阻礙我們溝通的,只有我們自認為『無法理解的僵固思想』。」

一如我講的,當我們這些所謂的「多數」、「主流」的觀眾被置入戲院中的這些喑啞語彙時,我們突然被「邊緣化」了!變成了「少數」(尤其看電影時多是相對獨處的身心狀態),這是我說的有趣的經驗,第一次我們可以體驗那種身為少數的狀態,在一群陌生的族群中間,體驗著平常身為少數的他們處在我們這些「聽人」群體中的尷尬處境,這個過程成功置換了這種少數經驗,我們好像被剝奪了某種「知」的權利,要慢慢習慣被邊緣化的感受。

當然,我並不愛本片,一點也不愛,甚至無法享受他,因為他太過血腥、殘忍,讓人幾度不敢卒睹,片中我們看到在停車場等著接賣淫女同學的皮條客因聾啞的處境,聽不到身後倒退的卡車的震耳聲響,而被活活輾斃。更可怕的是,死了一個人,但這個人似乎不曾存在過般,沒人過問,沒人因此得咎,甚至沒有所謂的追悼會,劇情就接著走下去了,彷彿這個個體不曾駐留,也告訴我們:「死一個聾啞人,不算什麼。」這是對這個聾啞族群處境的終極無聲卻震耳欲聾的控訴!

另外,那一幕太過真實血淋淋的墮胎過程也讓人怵目驚心,不管是簡陋殘破的浴室,還是看來毫無衛生概念的手術流程,或者是殘酷地用繩索繞著身體讓雙腳懸空張開的詭異姿勢,到森冷金屬器具的碰撞聲與弔詭的接合過程都讓人冷汗直冒,不忍直視其間的酷虐,那宛同厲刑暴施。更別說片尾極其冷酷又無聲的大屠殺過程,已是我能承受的視覺極限了。基於這些理由,雖然我客觀知道他是一部值得推薦的好片,但我主觀實在無法愛上他。

本片英文片名「The Tribe」有族群的意思,意指這群瘖啞人士,但中文的翻譯「過於寂靜的喧囂」翻的真是太完美了,一方面徹底表現出故事本身的內核 ―― 寂靜的是生命,喧囂的是心靈 ―― 內在的眾生嘈雜才是最難以忍受與撫平的噪音呀。同時這個片名也完全打到了他的主要觀眾群 ―― 親愛的文青們。

對我來說,本片更像一個政治寓言,因為片中其實不只這群聾啞人士處於無聲狀態,而是整個社會都處在無聲的狀態,這似乎是在反應烏克蘭雖然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但緊鄰的俄羅斯強權使烏克蘭一直處於噤聲的狀態,整個社會、公民都失去了話語權,並且毫無法治,一團混亂,我們看到的只有不斷複製暴力與惡質文化,一次一次被強姦,被暴力綁架(除了他們暴力綁架他者,自身生命也是被暴力綁架的一個過程),沒有出路的明天!他們活在這樣的社會底景中,注定只能從中學習另一種暴力方式,並藉由重複的暴力來推進生命的刻度,這不是要解放自己,而是麻痺生命的唯一出口呀!

附帶一提:1960年日本導演新藤兼人執導的「裸島」也是一部刻意追求無聲的電影,片中沒有一句台詞,演員像是演默劇般演藝著整個生活情境。與本片不同的是,本片的「手語台詞」頗多,但導演絲毫沒有想要我們懂的意思;而「裸島」的表演方式就沒這種問題,觀者可以完全了解劇情與導演想表達的。這是大家可以去作比較的,看看不同版本的有聲片時代的「無聲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