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4 views

【植萬丈心】 ― 吾非吾身之主


(舊文重貼,文中提到的『蒼穹之昴』是根據日本小說家改編的電視劇,講述慈禧太后與一對兄弟的恩怨情仇,是當時我很欣賞的一部連續劇)

之前提到了「蒼穹之昴」還有一個點是我非常想寫得,只因前篇贅述太長,考量篇幅,便獨立出來再寫一篇。

因為這兩年在法鼓山的德貴講堂跟隨大鑑禪學會的梁寒衣居士研習佛經,算是盡盡當個不夠虔誠的佛教徒的義務,因而有機會接觸了廣袤的佛法,即使只是略取其中一兩束牛毛,也足以透過其一窺斑斕世界的一色真相,老師常說只要夠精進,就可佛法日日現前,因為佛法無所不包,所有世間萬千現象都是佛法的變現而已,如今我雖所習尚淺,但也偶能感受佛法隨機應現的機緣,每每與所習佛經有所應證,故能有較切身的體驗與心得,特此分享。

話說「蒼穹之昴」中因為慈禧長年唸佛(很難想像喔?這樣一個長年唸佛的人還可以這樣脾氣暴躁,權謀之極,殺敵人於無恕),所以偶也有關於佛法的一些機鋒或反思隱藏其中,不過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倒數第二集,當慈禧的女兒向母親懇求放過自己心愛的男人一命時,慈禧因為從不對自己殘忍,所以絕不對敵人仁慈而誓言殺之,這時那位格格講了一段我覺得很經典的話,正好也與我們老師最近講得主題相互應,所以讓我又好好深思了一次。

公主:「我也不願意喜歡他,可是我沒有辦法,我的心有自己的感覺,自己的渴望,皇額娘,那是您,甚至連我自己都統治不了的地方!」

這是多麼真切卻殘酷的一句話,戳破了多少的西方思想家窮其一生要去證明闡述的生命真理,「自由意志」,的假象。

是的,我們都出生在民主時代,從小就被教育人人生而平等,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的權利,要作自己的主人,可是我們老師那天在上課時提問:「你真的是你身體的主人嘛?如果真的是,你有辦法叫你的身體不要衰老?不要死亡?叫你的心念不要胡思亂想嘛?」

一句話就簡單說出了我們每個人每天都在經驗,卻沒有發現甚至不願意或不能面對的殘酷真相,也就是,我們都期望自己是自己的主人,不管是身體或心理的,但,事實證明,我們其實是無法控制自己的,不論身或心皆然,像我,長期有睡眠障礙,時候到了,明明身體很疲累,但就是睡不著,如果我是我身體的主人,為何無法叫這個疲累的軀殼安然入睡,好好休息?

例如我那個失戀的小弟P,他明明知道他該慢慢恢復該走出來了,可是那顆心卻這樣難以癒合,時不時在半夜會燒灼起來刺痛自己,如果他是自己心的主人,為何會無法讓這顆心止息呢?

所以當你深刻體驗到這個道理,身不由己,這句話將會更深刻地刺進心裡,甚至鑽進骨髓般地刺痛,身不由己的可怕不在於外在環境的逼迫,而在自身的無能為力,就像我最愛講得那個青蛙帶蠍子渡河,蠍子卻無法控制本性螫了青蛙一下,致使青蛙中毒死亡,而蠍子自己也因不諳水性而淹死了,這就是我們身而為人,自以為是高於萬物的智慧生物的本性呀!

這很重要得原因是,這是佛法的一個基本認知,讓我們去認知自己存活在其中的假象,我們自以為是自己的主人,糊里糊塗活了一輩子,突然有一天身不由己地無力,甚至癱瘓了,我們還無法意識到原來我一直不是我這個色身的主人,我們也不過是這個軀殼的一個過客,這個色身像個客棧,只是讓我們的靈魂住的比較久一點的時間,但他不是無償的使用,大多的代價是我們的智慧,我們用自己的智慧去換取這個色身的各種無明歡欲,越是貪歡享樂,就越是蒙蔽我們自身的佛性本然智慧。

但是如果我們認清了我們其實不是自己身體的主人,更不是心的主人,那我們就會進而了然並接受這個世界的離合聚散皆非我們所能掌控的,然後就會學著要放手,要釋然,然後更精進地就是要學習解脫之法。

但這一切的頭必須是我們是否真的能夠認知:「吾非吾身之主」的道理!(另外分享一句老子說過的類似的名言:「吾之大患,唯吾有身。」雖然要講的道理不盡相同,但也是擁有這個色身的我們值得深思的問題!)

最後說回來標題,古人常說要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但其實對佛教徒來說,應該再加一句,植萬丈心,所謂萬丈心,在佛家的專業術語就是「深心」,意思是我們要累世都在增進自己的佛智慧,讓自己習佛的心性能夠深入到生生世世的輪迴修行中,唯有如此,我們的菩薩道修行才能永不退轉。

不過,即使你不是一個佛教徒,這句話還是可以受用的,也就是你這畢生的志願是什麼?你為這個志願埋了多深的心去實踐他呢?如果這個心不夠深,恐怕容易半途而廢,只有心往下紮的夠密實,才能堅定不搖地一路往自己志願走去呀,因此我這樣勉勵自己。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植萬丈心。

「蒼穹之昴」介紹「蒼穹之昴」:radytobe.co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