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7 views

【紙之月】 ― 別人無法竊取走的才是真正的財富


梅澤梨花(宮澤理惠 飾)是一個重新進入職場的家庭主婦,剛從兼差的身份,努力透過考核,變成了正職員工,在新興的人生起跑點上,即使不諳商場文化,但仍努力跑著客戶,透過真誠的解說與勤懇的態度,獲得了很多客戶的喜愛,業績算是銀行新人中表現出色的。

那個時代正是上個世紀9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崩裂的初期,人們的投資轉趨於保守,手中握有豐富資產的多是原就以定存為主的銀髮保守投資族,梨花因為家庭主婦的賢慧特質,也較容易吸引此類客戶的信賴,因此業績蒸蒸日上,而收入漸豐的梨花也開始嚐到了金錢的美好。

那時的日本社會也開始流行起了另一個迅速在膨脹的泡沫:信用卡經濟。許多物慾濃厚的人藉著信用卡來預支未來的額度,享受當下擁有的快感。

與此同時,梨花認識了一個大四的大學生,光太,並發展出了不倫戀,那種在婚姻生活中無法滿足的甜蜜、浪漫渴望,透過這個20歲的小男生,梨花全找到了,那是一種自我價值的肯定,覺得自己依然有魅力,依然美麗,依然值得被愛(記住那句廣告詞:『因為妳值得!』對很多女性來說,『值得享受幸福』是很重要的心靈磐石),依然能夠擁有並享受幸福。(這些看似微小的心理狀態突顯了那個時代的女性仍過著壓抑的生活,即使努力工作,幸福似乎仍掌握在一個男性構築的世界中,這種心理情境至關重要。)

就在這樣一個物慾膨脹,金錢滿地的幻象中,梨花逐漸迷失了自己,第一次的竊取是因為小男友為了繳不出學費要去貸款,為了讓小男友繼續升學,梨花開始用計謀竊取了客戶的定存款項,然後一切就像有一絲裂縫的河堤那般,一潰千里。

五星級超級豪華套房的享樂,各種衣服、首飾的揮霍,每日room service的派頭,所有這些只有電影情節會出現的豪奢舉動,梨花都跟著小男友一一實現了,而且梨花看到小男友眼中的感激之情,更是變本加厲地用盡各種手段去竊取客戶的錢財,直至一發不可收拾…….

當銀行發現時,梨花已經挪用了一億日圓的客戶金錢。

深陷慾望泥沼的梨花,該如何面對這個難以彌補的錢坑跟內在那個慾望黑洞呢?

這是改編自角田光代的同名小說,角田光代與吉本芭娜娜、江國香織併稱為當代日本文壇最重要的三位女作家,角田的出書量驚人,至今已累積了上百本的著作,題材豐富,橫跨文學與大眾文學,她之前的作品「第八日的蟬」也曾改編成電影,當年在日本奧斯卡獲得多項肯定,這次這部作品,由「聽說桐島退社了」的導演吉田大八執導,也一舉入圍了日本奧斯卡11項獎的提名,宮澤理惠更因本片拿下了日本多個演技獎,媒體形容「拿到手軟」,堪稱是宮澤理惠從影以來的另一個重要里程碑。

本片之前有電視版本,當時的戲劇標語是聳動的:「41歲的家庭主婦,盜取一億日圓」,原著小說中的人物更複雜,除了主線梨花外,還加了兩條「對照組」的副線,一個是強迫全家跟著自己過著刻苦節儉生活的同學,還有一個是靠著瘋狂消費來抒壓的失婚好友。但在電影中,這兩條線都被去掉,剩下單純的一個家庭主婦,如何從一個平凡、認真的上班族,一步一步被慾望驅使變成一個盜竊別人錢財的金融「白蟻」(一如白蟻蠶食鯨吞地蛀蝕了樑木那般,金融白蟻也以此等小蟻移米的方式一點一點地掏空別人的錢財),但歸根結底,她還是那個平凡地追求幸福的女人,她沒有被妖魔化,甚至她並沒有特別壞或特別不同,只是一個迷失在金錢迷宮中的可憐人兒呀。

我想這是本故事最動人的地方,就是呈現一個平凡一如我們的上班族,甚至跟我們一樣會捐錢做善事,努力過著生活,但最後卻因為一步錯,終至步步錯,而踏上了歧途,而她可能就是我們!她甚至可能是我們內在的隱諱慾望的外顯化,一如梨花的女長官說的:「至少妳努力實現了這些夢。」我想意思不是在為梨花脫罪,而是強調了被捆綁的人性中極度渴望自由的靈魂無聲地吶喊,即使不是自己做的,由別人做出來,也讓人有喘口氣的紓解……

本片拍的清淡,用很細膩的手法呈現梨花一次一次的轉變,與心靈遊走於危險邊緣的掙扎,終至萬劫不復的深墜,看完電影,大概很難去怪罪梨花,並非說她沒有錯,而是我們看到一個被慾望驅使到無能為力的寂寞靈魂的深層悲哀,而我們每一個置身資本主義中的人都可能是一個幫凶,整個社會氛圍讓「消費」成為生命的唯一出口,快樂單純到能用錢購買、換來,但卻如此短暫不實,一如看過電視劇的人大概最後都隱隱希望梨花能夠順利闖過海關通緝,我想這種情感並不是我們要縱容犯罪,而是另一個層次的投射,就是我們看到一個病態心靈的危脆,希望她能夠再次健康起來,一如我們看到憂鬱症患者、為各種疾病所苦的病人那樣,我們原諒了他們的所作所為,只因為他們病了,他們需要的不只是刑罰,更是正確的治療。

看完這部片,我想最醒世的便是那句:「莫因小惡而為之」的古老智慧,因為所有滔天大罪可能都是從一次一次鬆動的小奸小惡積累起來的!因為我們認為這沒有什麼,一次沒有什麼、兩次沒有什麼,到最後就變成也不過如此,就如我終生都在對抗的脂肪那樣,往往嚴格執行飲食控制並不難忍受,最難的是如何只吃一塊巧克力,而決不去吃第二塊!通常只要有了第一塊,我們內在的脆弱靈魂就會告訴你:「只是多一塊,沒什麼的!」惡便是如此日積月累而潰堤的!

片名「紙之月」的意含其實在電影中的解釋有點模糊,大意是梨花第一次偷情而徹夜未歸的那日清晨,她在地鐵站看著天空懸掛的一抹新月,她伸手摸著新月,神奇的是,她竟然用手指將月亮「塗抹」掉了!那一刻她好開心,告訴自己:「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這是劇中對於「紙之月」這的題目的解釋,我想這已經超越了文字能夠解釋的範疇,而是要個別去心領神會了。但是我看到片中的梨花一次一次耽溺在虛假的金錢遊戲、虛情假意、自我陶醉的夢幻中時,的確為她不捨與難過,想著是怎樣的生命情境需要讓自己緊抓住虛假才能享受片刻的夢幻歡愉呢?(一如些受到毒品鉗制的脆弱心靈,他們需要的可能是理解與幫助。)

最後,在前面敘述時,我一直很謹慎地用字遣詞,我一直使用「金錢」、「錢財」等字眼,而不使用「財富」這個字,這是有意識的區隔,意思是,我覺得能被竊取走的物質都只能算是「錢財」,而所謂的「財富」應該是有一層形而上的意含的,意思是,財富的概念應該超越了客觀的物質衡量標準,不是金銀財寶的積累,而是一種結合了內在心靈的「品質」狀態,比如,我們會說健康是一種財富,但不會說他是一種錢財。所以這裡要強調的是,我的定義中,真正的財富(例如:智慧、滿足感、知識、力量、健康、自信等等)應該是別人無法竊取走的,才能稱之。

以這個邏輯來說,你可以竊取一億日圓,但你終究無法真正享有財富,因為那是一種知足的心靈狀態呀,而非金錢可以滿足的。(好吧,我知道這種心靈雞湯式的論調讓某些人反感,我甚至聽過有人這麼說:『會說出什麼【心靈富足最重要】這種鬼話的大概都是窮人吧!』如果這是你內心的潛台詞,我也只能尊重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