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1 views

【缺角一族】 ― 小確幸了,然後呢?


林稻風是一個有心理障礙的大男生,碰到別人問他問題,他會空白五秒,然後才能緩緩地說出自己想講的話。五秒,對大多數的人來說不算長,但對習慣快速、講求效率的都會人來說,五秒已經足以在初次見面判你出局了。

為了克服這個心理障礙,林稻風孤身一人來到某個叫「日光新村」的小城鎮,藉由每天搭陌生人的便車,來訓練自己跟各種不同的陌生人說話。

在這個可愛一如卡通的小鎮上,林稻風碰到了檳榔西施莎莎,做資源回收的鐺共伯,開廣告宣傳車的海珠姨跟每天都在修路的石頭哥。這些小鎮上的人物似乎也都各有自己生命失落的一角,但卻都不願意承認與面對,直到林稻風這個怪咖的到來,一切似乎開始有了改變……

本片由S.H.E.的Ella陳嘉樺領銜主演,片中的Ella表現的可圈可點,在車上忘情演出叫罵負心漢男友的段落讓人動容。男主角是在「變形金剛4」海選中脫穎而出,躍上好萊塢大銀幕卻不幸演出段落被剪光的林柏宏,片中他再次飾演一個青春陽光的大男孩(好像就是他自己的感覺),這個組合倒也算新鮮,只是我個人覺得兩人真的沒什麼火花,那種情侶間該有的化學反應在屏幕上毫無變化……

又是一部打著小清新、小確幸風格的國片,近年來這類國片大概佔據了市場的一大塊,像「一頁台北」、「南方小羊牧場」、「街角的小王子」(我相信我還漏數了很多)等等,大概因為「一頁台北」的成功,加上此類型的入門門檻相對低(不像動作片、驚悚片等需要掌握某些技術),還有國片一向不夠寬裕的預算,讓此類瞄準高中生與大學生文青族群的電影成了某種主流,這也算是國片近年來的另類奇蹟了。

所以,我們看到片中美美的場景,夢幻的設置(日光大道在哪都沒明說),卡通化的人物,可愛俏皮的配樂等等符合小清新與小確幸的元素,可惜的是,光有這些元素是撐不了一部電影的,畢竟一部電影片長約一個半小時,還是要有些東西丟給觀眾去思考(不管是敘事類電影的情節或是藝術類電影的離間效果等手法),可惜這部片的情節太過薄弱,雖然每個人物的設置都有自己的缺角要解決,但這些情節加起來大概在預告片中都出現了,所以在觀影時,我不得不屢屢放空,因為大段大段的沒有進展的劇情跟抒情段落實在讓我有點難以消受(尤其配樂塞滿了整部片,更讓我頻頻翻白眼)。然後,看完電影,我只想到療傷歌姬Alin的流行歌曲:「幸福了,然後呢?」,正如我想問的:「小確幸了,然後呢?」

客觀地說,我喜歡這個故事的概念,「缺角一族」,一如Ella在預告中說的:「至少你勇敢面對了自己缺失的那一角……」這個故事說出了每個人生命中都缺少的那一角,但只有林稻風勇於挑戰自己舒適圈,面對自己缺失的那一角。

但是,就我看來,片中每個人都在等待幸福,林稻風在等待那個願意等待自己五秒才緩緩開口的真愛,莎莎在等待一個負心離去的爛男人,鐺共伯在等待美國的兒子的孝心,海珠姨在等待熄滅的煙囪的重燃,石頭哥在等待莎莎的情誼,每個人都在自己設定的生命語境中等待未知從未允諾過的幸福,但是,其實我很想告訴這些小人物,根本不用等待幸福,因為只要轉念,你們就身在幸福中了。

意思是,林稻風空白的五秒讓他不用浪費時間去跟頻率不對的人打交道;莎莎根本過著快樂的西施生活,有沒有那個男人,她其實都沒差,她只是需要一個離開的理由;鐺共伯更是莫名其妙的一個父親,用盡各種方法就是不願意打個電話給美國的兒子,他的困擾實在讓人無法同理心;海珠姨的等待是另一個莫名其妙,煙囪就算燃起,又如何呢?她需要燃起的是自己的生命之火;最後,石頭哥,其實這個角色毫無存在的價值,但既然編導寫了,我只能說有時等待的美好遠比真實擁有要來的動人。(是的,片中的幾個角色實在有點讓人感覺是無病呻吟,無法認同。)

雖然我喜歡缺角一族的概念,但其實與我認知的人生價值是不同的,以幾何學來說,三角形缺了一角變四角形,四角形缺了一角變五角形,以此類推,也就是從這個觀點來說,缺失了一角其實讓我們的生命又多了一個面向,這個面向理論上只會讓我們更趨於完整,只端看我們怎麼看待這個缺角;另外,缺角也代表生命還是有稜有角的多邊形,而我總認為生命該是一個象徵圓融的圓形才是,圓形不代表圓滿,而是代表我們有足夠的智慧將所有的稜角與缺失都磨平了,展現出生命另一種光滑的質地。

最後,雖然短期內小清新與小確幸的國片潮流不會消失(連我自己都還在籌備一部!!),但我期待每次的小清新與小確幸都能有些突破、改變或成長,不然在已經有點厭棄小確幸風格的台灣社會,這類型的電影其實已經在冷宮門口徘徊了!

4 Replies to “【缺角一族】 ― 小確幸了,然後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