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3 views

【第四公民】 ― 最後,一切還是敗給了人性


本片是今年奧斯卡的最佳紀錄片得主,影片描述知名紀錄片導演蘿拉・柏翠絲自911恐攻後,便報導了一系列美國政府自911後採取的政策,這些政策引起很多的爭議。正當蘿拉開始關注美國政府監聽許多政客、富商、可疑份子的同時,蘿拉收到一封加密電郵,有個自稱「第四公民」的人向蘿拉爆料美國政府的非法「監控」(不只監聽,還開始攔截電郵或各種通信資料來監視這些人的行蹤、通訊對象與內容等等)手段。

這個自稱第四公民的爆料者在每封信都不厭其煩地告訴蘿拉各種加密文件的重要性,他們該如何聯繫才能確保彼此安全,如果自己或蘿拉有任何一方被發現,就該採取什麼行動來保護自己與對方……所有這些類似好萊塢電影充斥的「陰謀論」情節讓兩人的通訊更加詭異而曲折。

終於,蘿拉約了另一名衛報記者葛倫・格林華德一起飛到香港去見第四公民的本尊,艾德華・史諾登,他是一間叫博斯的公司的外派人員,派駐於中情局夏威夷的分部,專門蒐集各種美國非法監控得到的情資。

早在多年前,他就有意要公開美國政府非法監控的行為,後來因為怕連累無辜,又冀望歐巴馬上台後能夠約束這種非法取得情資的手段,所以作罷。沒想到心總統上任後,情況並無好轉,反而變本加厲,根據史諾登透露的消息,美國從911後,「以愛國為名」不斷擴大監控範圍強化監控手段,從Yahoo信箱,到名流政要,各大機構,甚至還監控國際上的政商名流,包括香港通訊、德國總理梅克爾等等,而且這個叫做「稜鏡計畫」的專案已經變成「跨國性」的,美國甚至在英國威爾斯設置情資攔截中心,以超級電腦每日過濾上億筆的通訊情資……

在香港採訪史諾登後,國際媒體陸續報導了這個聳人聽聞的事件,引發國際嘩然,不久後,史諾登也決定公開身份,直接面對大眾,他以真實身份示人的原因是他不想因為神秘化而變成媒體焦點,這樣反而會模糊他要讓大眾真正關心的議題,他越坦然,媒體就越無法拿他做文章,就無法打烏賊戰(至少他是這樣認為的),他也不認為自己有多了不起,更沒什麼特別的,只是一個想讓真相攤在陽光下的人。

史諾登自稱「四號公民」(雖然翻成第四公民,但感覺四號公民是比較準確的翻譯)是因為他相信自己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為披露真相而挺身的公民!果然如史諾登所料,之後陸續有人出來爆料,檢舉美國的各種非法監控手段,甚至踢爆了許多情資蒐集網。

而顏面盡失的美國也以「洩密罪」通緝史諾登,幸好在危機解密的創辦人阿桑奇的奔走下,史諾登成功離開了香港,目前在俄羅斯境內受到政治庇護,俄羅斯政府發給史諾登三年的簽證,確保他滯留的合法性…….

接著,也陸續有人權律師自主跳出來要開始替史諾登辯護,也有人自發性地捐款給史諾登,甚至有人提議該頒給他諾貝爾和平獎,但這些都是後話了。

本片雖是紀錄片,但揭露的真相直逼好萊塢的諜報大片!很難想像美國對人民與世界的監控行為已經濫權誇張到這種地步了。(『全民公敵』這部電影已經要成真了!)

片中我們可以看到史諾登因為自己是可以看到各種監控情資的,也熟知各種監控手法與管道,所以變得非常疑神疑鬼,凡是電話、電腦等電子設備都能輕易成為美軍監控你行為,推估你生活的方式,這種對精神的迫害是首當其衝的,再來就是關於公民該有的隱私權,尤其在美國這樣一個打著自由民主的先進示範國,出現這種事,更讓人感到不恥。

其實觀影過程我也不斷在思辨這件事,本來我個人覺得,以我自己為例,如果我真被監控了,我大概也無所謂吧,因為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公民,也不犯法,也不違紀,最多偶爾當個闖紅綠燈的行人,我想監控我這種人只是浪費國家成本而已,而且「事無不可對人言」,所以我覺得這似乎沒有什麼,再者,我相信大多數人跟我一樣,沒什麼好擔心的,反而對那些聽到被監控時反應如此激烈的人覺得奇怪,想著:「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嘛?」

可是。後來再一想,隱私是每個人的基本自由與人權,我愛在私下做什麼是我個人自由,只要不違法,政府憑什麼監控我?而且,我後來認知到這件事最嚴重的是「國家機器」的權力將無限上綱,這才是最可怕的!

我試著揣摩歐巴馬這個曾喊著要「Change」的總統,是什麼讓他自己「Change」(改變了初衷)了呢?我可以想像初出上任的他雄心壯志,但接著是各國安部門過來匯報:為了保護國民的安全與防堵恐怖主義,歷任美國總統都是如斯這般「保護」國家的,所以在這麼冠冕堂皇的遊說下,一個為了更崇高的目標 ― 國土安全與世界和平(所以『世界和平』真的不是選美台上或好萊塢電影裡瞎掰的台詞吧!!),就這樣被執行了,而且一旦有了一個小隙縫,再洞開一個大門就順水推舟了!

而美國這個以人權立憲、建國的民主政體也開始妥協了、動搖了!這裡不得不好萊塢式的想像一下,如果政府可以「用維護國土安全與世界和平」來當藉口,那麽,一旦有個狂人上台,遲早他會要求全體人民施打類似「去情緒化激素」等賀爾蒙控制劑,好讓人類最不理智的神經線消失,而且為了世界和平,這點犧牲算什麼呢!?(21世紀流行的反烏托邦電影都有類似情節的描述了,而且從這個難以想像的全面性監控事件看來,其實科幻小說也許離我們的未來一點也不遠,因為代表國家機器已經認為全面掌握人民的通訊是最有效、安全的統治手段,那麽,接著要掌控他們的腦袋與思想不就是更理想的狀態與推估了嘛??)

最後,我想談的問題是「烏托邦」真的存在嘛?也許吧,但顯然不會出現在地球!20與21世紀人類最偉大的社會實驗與歷史思辨的結論就是「最後一切還是敗給了人性!」意思是:20世紀有人努力創建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國度,但美好的想望率先崩解,唯一還存在的共產主義政體,北韓,也是世界的一大笑柄(而中國實質上早已經不是社會主義國家了,只能說是極權國家);而在美國歡呼著共產主義垮台後的25年,美國證明了資本主義與自由民主也許根本是另一個更會偽裝自己的高級騙術罷了,而今也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美國境內貧富差距加大、經濟崩盤等社會問題層出不窮),這些現代人引以為豪的思潮與社會制度是否正好說明了:「只要有人與人性的地方,一切終將崩壞呢?」而我們也終將是另一堆歷史的殘渣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