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9 views

【修行這檔事一】 ― 用一種新的眼光來看世界,用新的態度來跟周遭的世界互動


(照片引用自智悲佛網)
http://www.zhibeifw.com/big5/fjgc/ptsx_list.php?id=11816

從乙未年(2015年)初六開始,我過起了修行的生活,以修行的表相上看來,目前我做的事很簡單,就是改變過去的生活模式,開始調整自己的生活習慣,比如,我不再看「康熙來了」(或任何電視節目),只偶爾看看新聞,也推辭大部分的應酬,出門除了工作、運動,大多就回家。閱讀上,盡量以跟修行相關的書為主,飲食上則開始茹素。

這些表相上的自我約束的作用就是讓自己的心慢慢地沈澱下來,不然以前的心識跟著外在世界起起伏伏的:週末到了,就開始擔心沒人約出門,真沒人約出門,就開始自己約人出門;常常盯著電話或訊息,看怎麼沒有任何動靜;心跟身理狀態像熱鍋上的螞蟻焦躁不安,一定要有人或找事來填滿。

現在的狀態,雖難免還是被電話、訊息等現代通訊工具給制約,但沒事的時候最簡單就是「歸家穩坐」(這是佛教的修行準則,稍後再闡述)。

當然,這歸家(返回客觀世界的家)很容易,但是否能穩坐,就是另一層功夫了。

這是修行的外相上對我目前生活的改變。

以修行的內相上來說(就是真正的修行是作用於心的),我目前下的註解是:「何謂修行:就是用一種新的眼光來看世界,用新的態度來跟周遭的世界互動。」這便是我目前的功課(當然,修行會隨著自己境界的不同,有不同的功課與修證)。

什麼叫「新的眼光」與「新的態度」呢?就是依佛教說的教法去觀察這個客觀世界,佛教有個最清楚、最廣為人知的教法就是:空,意思是我們生存的世界是假有的,不實的,虛幻的。

修行最大的功夫就是要去認證這個佛陀說的「空」(所以這是最有趣的矛盾點:既然是『空』了,要如何驗證祂?),如果我們真的認證了這個世界是空的,那麽,我們所有的言行舉止都會隨之改變,用「空」的方式來跟這個虛假的世界應對。

當然,至於怎麼入「空」、證「空」,因各種宗派,有不同的方法與方便,無法一一介紹(尤其我自己也只是在學習其中一種罷了)。

這裡要先將話題拉遠一點。去年年底因緣際會之下,我去參加了一個「生命之書」的讀書會,去之前完全不知道這本書,去了之後才開始接觸,作者是克里希那穆提,他被稱為20世紀卓越的性靈導師(關於這個名號,雖然我個人沒什麼感覺,但也無須在上面爭論,各家擁護自家的精神導師就好),這本書是彙整了多部他的徒眾蒐集的教誨的精選集,而且以一天一短篇的方式方便讀者蠶食日進。

接觸這本書後,我很驚訝地發現,他的教理跟佛陀的教理是很相近的,只是語言文字的不同,但道理卻是相通的,因此如果以佛教的理論來解釋他的思想,是完全可行的。因此我便繼續待了下去,而有趣的是,自己平日的修行心得往往可以在當期的讀書會上得到映證或回應。(讀本書另一個很大的幫助就是幫助我擺脫佛經中的語言文字的囿限,讓我換一種不這麼具佛教意味的語言去跟人解釋真理。)

昨天「生命之書」的章節進行到9月份,裡頭提到:我們是自己思考的產物,思想都是一種制約,是死的,只會帶領我們偏離我們的真相。(因翻譯問題,我無法給這裡的『真相』下正確的註解,所以只能自參自悟了)

這個觀點與佛教的道理是相通的,佛陀在世時是沒有所謂佛經存在的,因為佛陀說任何語言文字都是偏離「空性」的,我們稱之為的「空」也只是在中文的語彙裡找一個最接近這種「宇宙真理」的字來描述他,而這個「真理的狀態」其實不是任何語言文字可以闡述的,唯一能作的,就是親證與親見!(這便是佛教修行的要務,見證空性)

透過累積了2500年後,我們可以用其他更貼近現代人的語言和認知來理解這段話:宇宙存在了137億年(這也是目前人類的時間概念去定義出來的絕對主觀時間,也就是說換到其他外星人的文化中,會有不同的時間刻度來表示他,但客觀的描述就是所謂的宇宙大爆炸後的時間長度),而在地球沒形成前,沒有生物前,沒有人類前,沒有語言文字前,宇宙的所有能量有自己運行運作的方式,這些能量的運作,後來慢慢形成了地球、生命、生物、人類與文明。

然後不同的文明用自己可以理解的方式跟語言來描述自己所處的客觀世界(所以有了馬雅文明、埃及文明、兩河文明、印度文明跟華夏文明),接著,這些文明被一一深化與鞏固,這套價值體系被一層一層的新認知建構成我們內在的一座座金字塔,一條條萬里長城(用萬里長城來詮釋這種生命知見是非常貼切的描述,因為他們如此厚實而牢不可破),也就是說,我們今天出生到這個世界後,我們就在走上一條遠離自己本真的狀態,這裡的本真的定義是在語言文化沒形成前人應該有著自身的自性,這個自性與宇宙真理應是和諧交互運作的,但隨著我們的出生,開始被灌入父母親的、宗族的,國家的,社會的各種文化價值,便被一層一層綁縛成了今天的我們,但我們必須很清楚地知道我們其實是被各種文化成見所困住的,也就是說,今天生在台灣的我的價值觀若換到非洲,可能是不一樣的,我今天認為的美醜,移到別的種族文化中,也可能被顛覆,所以這些由客觀環境與主觀意識建構的我的思想與價值觀其實是不真實的,只是21世紀此刻的我的生命經驗的積累的結果,這個我認為的「真」會隨著時間、空間的轉移而改變,變得毫無意義。

所以「生命之書」與佛陀(還有其他某些思想或宗教)都在講這些文化制約下的真實本性是什麼?但,這裡要更深入地去挖一點:同樣地,一旦我們出生在地球,以地球人的形體出現時,我們也一樣已經被地球人的人性所制約了,如果我們生在其他星球,我們便被那個星球的文化環境所制約。但超脫了這些星球生物的文化外,應該有個宇宙真理運作的共同真相,這便是我們要去追尋的真理。

而發現這些真理的智者講的都是一樣的,只是不同語言、翻譯出不同的文字,但本質卻是一體的。

比如,心理學家阿德勒的理論:「人活在自己所定義的世界」。意思是,我定義的世界對我是友善的,我便會看到那些對我友善的人事物,如果我認為這個世界對我是殘酷的,我便會不自主地蒐集各種證據來支持我的觀點,於是這個世界就會對我越來越殘酷(沒錯,這跟『祕密』裡講的吸引力法則是同一個概念!),因為我主觀地會看到越來越多的惡意。

「生命之書」中說,(只是大意):我們受限於過去,然後複製過去的經驗造就了未來,但未來只是不斷重複的過去的延續而已,所以也將毫無意義。

從這兩個智者的結論推出來的結論正好呼應了我一開始提的對修行的定義,因為我們活在自己的習慣中:社會環境創造了我們的意識,我們又透過這些意識不斷強化這些觀念,最後變成一個個習慣,這些習慣再回頭來鞏固我們這個牢不可破的自我。

所以佛教有一本大家耳熟能詳的經典「金剛經」就是要我們看清楚:「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些我們認為很真實的外相其實都是我們自己心理作用產生的假象而已。

因此,可以這麼說,對佛教的修行來說,認識真正的自我便是一切修行的根本。而這個新的我就是靠一種新的眼光,新的態度去跟周圍的世界互動交流後的新產物(其實也不是新產物,比較像是舊產物,只是我們要重新發現這個本具的舊我的真性而已)。
方法就是培養一種新的思考習慣,新的反應模式,這便是現階段的我的功課。

最後,再來談一下前面提到的「歸家穩坐」,佛教中有句名言:「什麼是修行?」答曰:「就是歸家穩坐。」什麼意思呢?照字面的簡單意思就是回家去安穩坐著,但這個家,除了我們認知的客觀環境的家之外,主要是要認得如來之家,本源之家,要先認得這個真正的家,才能摸索出回家的路,最後才能夠在家裡安安穩穩地坐著。

至於坐著幹嘛?
「呵呵……」

如此而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