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7 views

【超時空攔截】 ― 是我們選擇了宿命,還是宿命形塑了我們?


本片掛保證推薦,今春最好看的科幻片

(為了討論本片,所以內文會詳盡敘述劇情,也會暴雷,請還沒看過電影的慎入)

時空署探員穿越時空回到1970年代的紐約去執行他人生的最後一項任務,他化身為酒吧的酒保,70年代的紐約有個令人頭痛的瘋狂連續炸彈客「旋風炸彈客」,時空署探員曾在與旋風炸彈客的交手中被攻擊,而造成嚴重灼傷,失去了本來的容貌,這次,他希望能親手擒到炸彈客,阻止無辜市民傷亡。

這時,酒吧來了一位被人稱為怪胎的酒客,酒客跟酒保聊起了自己的故事,酒客誇口自己的傳奇身世說出來會嚇死酒保,酒保不信,說再瘋狂的故事他都聽過。於是兩人打賭一瓶酒。

接著,酒客開始說起自己的故事,他是個棄嬰,而且還是個女嬰!她原名叫珍,她在克里夫蘭的孤兒院長大。因為長相平凡,所以她一直沒被領養走,也一直被視為怪胎,沒有朋友。直到太空總署在徵聘穩定性高的女生送上太空,她的人生才出現了一絲曙光。

原本以為美好的人生才正要開始,她卻因暴力打架而被退訓,更慘的是,她意外地認識了一個陌生男子,兩人就此相戀了,她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值得被愛的,但有天男子卻突然失蹤了,而她卻發現自己懷孕了!

於是她在未婚媽媽之家努力生下了自己的小孩,一個健康的女嬰,就在她打算邁進人生的新階段時,更離奇的事發生了,醫生告訴她,其實她是陰陽人,體內有兩付完整的生殖器官,但因為生孩子,造成子宮毀損,所以醫生便動手摘除了她的女性生殖器官,並且重建了她的男性生殖器官,所以,從今天起,她將擺脫珍,而成為男性的約翰……

但惡耗接踵而來,她的女嬰被人莫名其妙地偷走了…….

而今,她活的不倫不類,外表是個男人,內在卻是個女人,因不知靠何維生,只好用「未婚媽媽」的筆名在報章雜誌上寫女性專欄。

聽完這個離奇的故事後,酒保問她:「如果有機會手刃這個毀了你一生的陌生男人,而且我保證你絕對不會負任何刑責,你會這麼做嘛?」

這個提議詭異而驚悚,約翰不知眼前的酒保賣的什麼關子,但為了搞清楚,他跟著酒保穿越時空,去找那個當初讓他懷上孩子的陌生男人,而整個過程正抽絲剝繭地一條一條釐清,真相讓人不寒而凜……

這是根據有科幻教父之稱的羅伯特・海萊因的最著名的短篇小說「行屍走肉」(All You Zombies……)改編而成的電影,小說寫於1959年,篇幅很短,但卻是一個結構完整,概念嚴謹的小說,算是「穿越時空」系列的科幻小說中最令人讚嘆的了。

一如小說中提到的:Ouroboros(翻成銜尾蛇或咬尾蛇),一條啃蝕著自己尾巴的蛇,象徵著永無止盡的意思。(有一說:後來她的變形變成平躺的8,即∞,被引用為無限大的符號),這是一個無始無終又無限迴圈的時間輪迴。

(下面要大破梗了喔)

看到最後,觀眾會發現,珍跟酒保(時空署探員)跟那個和珍戀愛的陌生男子,以及旋風炸彈客都是同一個人,而最詭異的是,珍這個孤兒竟是自己(女性的珍)跟自己(變性後男性的約翰)生出來的「時間孤兒」!

所以,片中時空署署長告訴探員,他(她)必須是孤獨的時空旅人,無親無伴,而唯有過去那些生命中難以承受的痛苦刻痕,才足以讓他(他們)成就一番大事業:逐步完善時空穿越的難受過程,讓失誤逐漸減少。

所以片中的炸彈客跟追捕炸彈客的過程不斷輪迴重複,讓時空署有機會一次一次修正他們的儀器與設定。而他們的行為也確保了珍這個時空孤兒得以永遠在這個時光迴圈中為他們賣命!好吧,這種時空題材最經不起邏輯上的琢磨,一如片中提出的永恆問題:「到底是雞先生了蛋,還是蛋先生了雞?」但這個完整概念與結構還是讓人拍案叫絕!

片中有個有趣的對話,珍問說:「我有選擇嘛?」未來的他告訴珍(自己):「當然有,你一直都有!」所以,探員帶著約翰(變性後的珍)要去殺那個讓珍懷孕的男人,結果,約翰非但沒殺了男子(自己),而且也沒阻止自己跟珍的情感,甚至還是跟珍發生了關係,讓珍懷孕!看到這一段,我其實是很難過得,因為片中你可以看到約翰看到那時孤獨寂寞的珍,而知道能給珍(自己)安慰的,只有自己,於是他是情不自禁地去撫慰那個青春的自己的,這是多悲哀的靈魂渴求呀,身為一個寂寞的時空孤兒,也唯有自己能撫慰自己的累累傷痕。

這也說到了重點:「我們慣常問自己,如果重來,我會怎麼選擇呢?」而這裡告訴我們,不論任何原因,人總會在最後做出同樣的選擇,讓生命重新進入另一個無止盡的輪迴中去!這又是何等悲哀的生命處境呀……

最後來談談連我自己也不甚懂的地方,本片的英文片名叫「Predestination」,意思是宿命、注定,這很好懂,但原英文小說的名字卻是「行屍走肉」(All You Zombies……),一開始我以為作者用行屍走肉來形容主角這個孤獨的時空旅人的生命情狀,但書中提到這個題目的句子是最後一段,珍說的:「The Snake That Eats Its Own Tail, Forever and Ever…I know where I came from — but where did all you zombies come from?」
(那條蛇吃了自己的尾巴,週而復始。我知道我的來歷,那你們這些殭屍從哪來的呢?)

意思是,這個時空孤兒似乎覺得其他活在線性時空中的一般人類反而像殭屍那樣活著?(因為不知道自己的宿命?)這是我看完小說後不解的地方,不過電影沒這麼複雜,電影把這篇古早的小說填補得很完整,甚至加了更可怕的「未來」(這是小說中沒有的),在結局時 ―― 探員殺了旋風炸彈客,即未來瘋狂後的自己,但就像那個瘋狂炸彈客說的:「殺了我,你就會變成我!」最終這個命題仍在無始無終輪轉著…….

(天呀,大家真的有辦法看懂這篇影評嘛?寫完我自己都頭暈了,總之,他真的好好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