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9 views

【暗黑冠軍路】 ― 是啟迪,也是禁錮的心靈詭跡



(內文涉及劇透,請慎入)
馬克・舒茲跟戴夫・舒茲這對兄弟是美國摔角界的兩大傳奇,雙雙得過奧運金牌的殊榮,但即便在摔角界成績斐然,但在國內卻是受到漠視的,沒人關心他們辛勞的練習、匱乏的訓練資源跟窘迫的經濟困境。尤其對馬克來說,他的世界只有摔角,但他始終無法擺脫活在哥哥盛名的陰影下,特別當哥哥還是他的教練時,他不只在情感上依賴哥哥,更在格鬥技巧上依賴哥哥的指導。

一日,美國一個神秘的富豪約翰・杜邦意外找上了馬克,邀請馬克去他位於匹茲堡的莊園相聚。杜邦是美國的頂層豪門世家,家產難以計算,靠販賣軍火而建立起自己的金錢帝國。約翰送給了馬克一份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他願意支持摔角隊,並且出錢出力出地培訓馬克,讓馬克繼續參加國際摔角賽事,而且開給馬克異常優渥的薪資待遇,那份薪水是馬克這一生都不曾夢想過得。

在約翰匿大的莊園裡,馬克逐漸覺得自己可以獨立了,並且能慢慢擺脫戴夫的影響,展開自己的羽翼。尤其莊園提供的各項頂級條件,還有約翰本身的博學廣聞也打開了馬克向來只懂摔角的封閉心靈。

就此,約翰在他的王國裡建立了一個名為「狐狸捕手」(Foxcatcher)的摔角隊跟培訓中心。

馬克跟約翰逐漸發展出一種奇特的關係,一開始馬克將約翰投射成一種慈父的形象,但隨著兩人的關係越來越密切,約翰開始會對馬克做出一些近似猥褻的奇怪動作,並且讓馬克跟著自己吸食古柯鹼。而約翰自身時而熱情時而冷漠的古怪性情更讓馬克難以捉摸,甚至還出現過暴衝的暴力舉動。

染上毒癮的馬克精神無法集中,體能開始急遽下降,在奧運徵選會上甚至差點落選。這也讓馬克跟約翰的/係更趨緊張。為了挽救頹勢,約翰找上戴夫來幫忙。

果然在戴夫的嚴格集訓下,馬克漸漸恢復了原有的水準,但是馬克並不開心,一是自己跟約翰關係的質變,讓他越來越不信任人,二是自己以為逐漸擺脫的戴夫陰霾再次壟罩而來…

奧運賽事過後,馬克主動離開了「狐狸捕手」隊,由戴夫取而代之,繼續在這裡訓練其他選手。

戴夫是個正直磊落的人,他不像馬克會讓約翰予取予求,他只是努力地執行著自己的工作,他有著和樂融融的家庭,這些Happy Family的「戲碼」深深刺痛了長期處在疏離冷漠中的約翰,終於,在一個尋常的假日,約翰去找戴夫,要戴夫陪同他去作某些活動,戴夫婉轉告訴約翰:「抱歉,今天是家庭日。」被拒絕的約翰,隨後拿了手槍射殺了戴夫,因為他認為戴夫汙辱了他……

本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導演之前的作品一樣是深受爭議的傳記電影:「柯波帝:冷血告白」,本片一樣有著相似的戲劇元素,甚至令人不寒而顫的程度遠過之而無不及。導演在看到新聞後,便直覺這是一個可以訴說的故事,不管是杜邦莊園的神秘色彩,或是摔角運動本身的暴力性與衝突性,還是戴夫、馬克兩位美國史上最重要的摔角選手的傳奇性都讓這個題材有很強的可看性。

為了完成本片,導演大量蒐集資料,並做了詳盡的訪談,雖然很多相關人等在談論這起離奇事件時,異常謹慎,但導演還是在各種資料中,逐步去彌補那些留白的部份,靠著臆想與編撰,變成了今天極富爭議又深具可看性的電影佳作。

本片之前在網路上的譯名為「狐狸捕手」,影評一遍盛讚,雖然在奧斯卡的角逐上失利,但導演已因本片榮獲67屆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了,光這項殊榮,已足以匹配本片的藝術成就了!

導演技法在本片中可圈可點,先是開場的那個靜默又極具張力的兄弟摔角練習,已經奠定了本片那個關於兄弟間合作無間,又充滿競爭性的主題,也隱隱讓觀眾感到不安與焦躁。其後,導演一路用森冷抽離的鏡頭語言進入一個龐大到毫無人味的詭秘莊園,那種陰森與無垠一如人心人性的無邊黑海那般讓人迷航與溺亡!導演非常沉的住氣,讓劇情緩慢推進,讓約翰的爆發是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張力累積,直到最後,讓觀眾感到:「時候到了,他要爆了。」這些不安與焦慮都透過寂靜的鏡頭語彙慢慢暗示給了觀眾。

片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影片大概前二十分鐘都處在讓人窒息的闇靜中,除了現實的環境音,沒用任何配樂,或音樂元素,徹底展現那種壓抑封閉的心靈焦土狀態,直到馬克第一次在杜邦莊園中看到約翰給他的鳥類標本指南,影片才第一次出現了配樂,隨著輕快的節奏,觀眾可以清楚感受到那個幽塞心靈洞開的光明瞬間。是的,約翰曾帶給馬克的心靈一次次地騰躍與昇華,讓馬克經歷了他從未體驗過的豐富文化、優渥環境、心靈富足,但是,同一個這樣啟發他者心靈的人,卻也讓馬克遭遇到了最嚴重的退墮、挫敗、失控、荒廢。甚至這個心靈的主人最後還犯了殺人重罪,親手毀了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而這不是杜撰的故事,卻是真實發生過的事件!

我想這讓我們思考著一個古老的命題:「性善或性惡」?在這裡,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人性總是善惡並存的,很難有個心靈只有單純的善或純粹的惡,我們的心靈總是兩者交融聚合的地方,以項羽為例,這顆豪情萬丈的心靈曾誓言要推翻暴政,自詡為一代明君,但同一個心靈卻下令屠城,塗炭的生靈數以萬計!亦如片中那個富豪約翰・杜邦,他的良善讓他投身於各種公益,也想盡力推廣摔角運動,但同一個心靈卻禁錮了優秀選手的潛能,甚至做出難解的暴行、惡行。

是呀,這些都源自於我們的心靈,而非來自外來的影響,所以,我們是否有足夠的智慧去洞察自己心靈中那些善惡兼具的種子呢?因為唯有清楚的凝視與認識,我們方得以避免惡種子在幽微的陰暗角落滋養茁壯,甚且可能跳出來作惡!我們越輕忽內在隱存的惡,就越容易犯下自己難以逆料的暴行呀。只有正視他,牢牢看緊他,方能馴服他、控管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