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5 views

【第八日的蟬】- 幸福之所以美麗,也許因為她如同夢幻泡影般短暫


【八日目の蟬】/【ようかめのせみ】

我盡量用最簡單的言語把這個複雜的故事給講清楚,女主角惠理菜出生沒多久就被父親的情婦給綁票走了,一過就是四年,等到親生父母找到她時,她已經「認賊作母」,以為那個綁票自己的人才是生母,因此重新回到原生家庭的惠理菜開始了與一般小孩不甚相同的成長經驗,因為見不到理智上認為的母親,自然小孩會哭鬧,這出於本能的孩童反應卻讓親生母親大為受挫,以為自己苦苦思念了四年的女兒回到身邊,該有所謂的天倫之樂,沒想到卻是另一場親情災難的開始,因為這個女兒口口聲聲喊著要見的人竟是那個自己最痛恨偷走自己幸福的女人,而且這個女人還試圖偷過自己的丈夫!父親因為自己的情婦綁票了自己的女兒,而聲震日本,讓人不敢僱用他,母親則情緒不穩,一受刺激就對惠理菜大呼小叫,歇斯底里,這讓小小的惠理菜變成一個沈默寡言,幾乎沒有朋友,甚至有些許社交障礙的女孩。

轉眼過了十幾年,惠理菜變成一個獨來獨往個性獨立的女大學生,不幸的巧合是她也像自己短暫的養母一樣與一個有婦之夫發展出一段不倫戀,一天,她平凡孤獨(孤獨但不寂寞)的生活中出現了一個女孩,說想寫關於惠理菜獨特的成長故事,於是一路追著她,這個女孩馬上成為惠理菜身邊唯一可以交心的好友,這時惠理菜發現自己竟懷了那個情夫的孩子,而且那個男人似乎並不打算負責,於是惠理菜毅然結束了這段不倫的關係,想自己生下孩子,扶養長大,接著在這個女孩說服下,兩個女孩開始了一趟心靈的救贖之旅

我盡量用很有邏輯的敘事把這個故事本事說出來,但其實電影的敘事結構是非常複雜的,有現在成人的惠理菜,還有嬰兒時期的惠理菜,還有跟「養母」(即綁架者)一起長到三、四歲的惠理菜,跟被警察尋獲,回到原生家庭的惠理菜,當然,還有生母、養母跟父親的三角戀,這幾條敘事線錯綜複雜地交纏在一起,一如這部電影中幾個人的命運如此的糾葛,難以劃分般地彼此牽絲絆縷地被拉到了一處去。

本片已經在日本的金像獎得到了項大獎,所以不論是導演、編劇、演員等都是日本影界首屈一指的從業員,而這個精彩的故事是根據一本小說改編而來的,聽說已經拍過電視版了,沒想到電影版的藝術成就更受注目。

其實關於失蹤兒童的故事在美國已經拍過很多次了,最後一個版本是蜜雪兒菲佛主演的「失蹤時刻」,聽說在這個版之前,還有兩個較舊的版本,因此失蹤兒童的題材不算新鮮,但我很佩服作者,因為通常失蹤兒童講的是生母的契而不捨地尋找愛子愛女的心情,通常故事也著重在當家庭團員的時刻,可是這個故事卻從舊瓶中釀出了新酒,這次原生母親變成了一個小配角,而這個戲劇般的小孩變成了主角,她等於是「創傷症候群」的患者,這一生都在與自己童年時「不該存在的美好記憶」切割,因為生母的殷殷期盼,讓她必須隱藏自己曾經快樂的歲月,所以片中有一句台詞很妙,惠理菜的情夫說他最喜歡「她再見時不會回頭」,這隱約道出了女主角生命中不堪回首也不能回首的某段記憶,因著被迫與那段歲月切割,被迫在一夕之間脫離認知中的母親(養母),進入另一個完全陌生,但口口聲聲說愛她勝過一切的另一個生母懷中,她必須迅速成長,變成這個原生家庭期盼中的那個女孩,甚至必須丟棄養母給她的名「小薰」,變成「惠理菜」,至此她的人生也徹底改變了。

直到她再次面對了那段自以為早已忘記的歡樂歲月,她才想起自己曾被深深地愛過,才更確信自己是可以為人母的。

這其實是一個很西方的故事,因為談到了救贖,似乎是基督教的觀念鋪成在敘事內裡中,每個角色都帶著某種原罪,都在尋找讓靈魂救贖的方法,這跟東方式的生命哲學似乎不太一樣,東方式的敘事就是不斷地妥協,容忍,內化所有傷口,並且即使在母女間有層永遠無法劃破的薄膜,仍要行禮如儀地進行下去,這樣的敘事邏輯似乎更容易發生在日本那樣壓抑的社會中。

這個故事卻是在極力掙脫自己的宿命,而且,在這個新的視點下,綁匪(養母)更讓人動容,讓觀眾更能深深體會她的人生的掙扎與無奈跟必然的失落。

就像跟我同行的朋友在戲院數度動容落淚,他說光是看到四歲的惠理菜跟養母的幸福的歡樂時光,他就難過,因為大家早已預知這歡樂時光的「夢幻泡影」,是呀,幸福這樣美好,但短暫無常,這不就是人生最佳的寫照嘛?

如果真要挑毛病,就是我個人對這種「設置感」太強的概念結構總覺得太過匠氣,片中(或者說原著)有太多太刻意的編排,例如,在生母與養母,一個是正宮,一個是情婦之間的拉扯與對比,惠理菜與想採訪她的那個女孩(其實我少說了她們的關係,就等觀眾自己進戲院去看吧),養母與惠理菜,生母與惠理菜,惠理菜與肚子內的嬰兒,這幾種複雜的女人跟女人間的關係都在片中一一呈現出來,精彩有餘,但就很「人工雕琢」的氣味。

不過話說回來,我又不免感嘆台灣怎麼就沒這樣的通俗大眾文學來改編成好電影呢?尤其在這個比資金跟技術處處不如大陸的時代,我們能比的就是人文關懷跟文化創意的內含了,也許這類日本世紀的電影新浪潮的佳片「惡人」、「告白」跟本片是很好的借鏡,告訴我們,不須龐大的科技特效,也能拍出征服人心的「巨片」,台灣的文化創意工作者一起好好加油吧!

對了,忘了說,標題叫「第八日的蟬」,意思是,蟬這種動物很奇妙,一輩子大多時光都活在地底,直到夏天「出土」,但鑽出地面後只能活七天,因此女主角們在討論,那活到第八天的蟬到底是幸福還是不幸的呢?這個問題就留給大家去思考吧。

One Reply to “【第八日的蟬】- 幸福之所以美麗,也許因為她如同夢幻泡影般短暫”

  1. 自動參照通知: 我的創傷症候群 | BeBE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