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5 views

【怒火特攻隊】 ― 窘迫空間中的扭曲人性


【Fury】

(本文涉及劇透,建議觀看過本片後再賞文)
二戰末期,美軍的坦克車實力遠遠不及德國的坦克戰力,雖然德軍節節敗退,但盟軍在進攻入德國境內後,受到德軍的頑強抵抗,尤其陸地戰役中,坦克扮演了極關鍵的軍事角色,德軍靠著威猛無敵的坦克奮力一搏,致使盟軍在德國境內可謂死傷慘重,僅存的坦克聯隊早已精疲力竭,處於歇斯底里的精神崩潰邊緣。

怒火號(Fury)是由外號戰爸(由 布萊德.比特飾演)的中士率領的百戰坦克隊,車上的五個弟兄並肩作戰,歷經百戰,所以情同手足,他們都很信任他們的領導者,因為他敢衝敢做,果決堅毅,帶領著他們一次次地完成任務,一次次的殺出重圍。

而這天,他們的一個弟兄死了,於是補進了一個菜鳥新兵,這個新兵本該是文書兵,他的專長是速打,而今因為兵力的嚴重不足,所以被調配來支援怒火號,可是這個連槍都拿不穩的青年,要如何上戰場殺敵呢?更遑論他是一個有虔誠信仰的基督徒。
可是戰爭永遠是殘酷的,很多事不是你想不想,或要不要,整個戰場的氛圍就是在把一個個正常理智的人變成嗜血屠殺的惡魔,讓人失去道德的準則,把一切殺戮合理化,把殘酷血腥當成正義的伸張,這個曾經連槍都無法拿穩的孩子,終於也成了一個雙手染滿鮮血的瘋狂屠夫……

而今,戰力嚴重不足的他們,卻被指派要去完成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就是要憑著他們五個人的棉薄之力跟一輛殘破的坦克車,去阻止德國訓練最精良的黨衛隊,他們該如何完成這猶如自殺般的任務呢……

本片為了重現二戰時期坦克車的真實樣貌,特別按照英國收藏家的收藏去打造一了一模一樣的坦克內部,還原了那個時代的坦克車的所有細節。可說是製作非常用心的一部戰爭片。

說真的,若不是因為布帥(Brad Pitt),我大概是不會進戲院看戰爭片的,因為真的不是我的菜。不過看完後,我卻很願意推薦這部片。

首先,雖然是陳舊的二戰題材,可是這次的重點是坦克,影片有至少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拍攝坦克裡頭的情況,這是個異常有趣的「敘事情境」,意思是,外部環境是大家都熟知的二戰戰場,但另一個環境卻是大家都不熟悉的坦克內部,比如,沒人知道一輛坦克要配備五個軍人(至少我不知道),又例如,這五個人的分工各為何?又例如,笨重的坦克要如何成為路上霸主,攻無不克?除了笨重,路上霸王的致命點又是什麼?這些都在片中一一呈現。

而我要講得則是坦克內部這個極其壓縮、封閉、窘迫的「敘事情境」,狹小的坦克,擠了五個方剛血氣的大男人,這個壓抑的空間正好反應了這幾個主人翁的內在世界,那樣的擁擠喧囂、扭曲變形、怒火熾燃,影片透過坦克這個近乎密閉的空間成功展演了戰爭的恐怖與恐懼,人性的掙扎與衝突。對我來講,這是一個很讚的嘗試,因為空間的狹隘更可以讓觀眾體會到戰爭對人性與心理的壓迫性。

再來,片中另一場我很喜歡的戲,就是他們在德國女人家中用餐的一幕,我真的覺得超讚的,因為那也是一般戰爭片中少會表現的劇情。你看到彼此不信任的陌生人,小心地彼此試探,撫慰,終至和解,即使只是坐下來好好吃一頓連「像樣」都稱不上的簡餐(真的是極簡的簡餐),都足以讓幾顆疲憊的心找到安憩的懷抱,那一幕,我想最佳的註解就是,彼此對著陌生人說:「嗨!好久不見,久違的人性!」意思是,戰爭中摧毀的不只是外在的硬體城鎮,更是對人心、人性最大限度的蹂躪,而那一頓飯,似乎只是幾個陌生人聚在一起,然後跟自己尚存的一絲溫暖人性打個照面,確定它還苟活著。所以,兩位德國女子的死亡也是必然的結果,因為戰爭中,最先被摧毀的本來就是這些美好純真的人性。

另外,片中似乎也偷渡了一段同性戀的情節,這大概是以往戰爭電影比較難表現的諱語,雖然影片沒有更多著墨,但是聖經(由 西亞.李畢夫飾演)最後深情望著布帥的那眼,就已經是個極大的突破了。

最後,純真存活了下來,編導告訴你:殘酷的是戰爭本身!人們只是被迫在扭曲的環境中想方設法苟活而已。而在戰爭中的人們都是有善有惡的,即使是黨衛隊也有人性猶存的士兵,因為他的寬容,讓純真得以茍存下來。

看完後,我不禁回想起劇中大家質問信仰虔誠的基督徒聖經的話:「你覺得上帝愛希特勒嗎?」
聖經:「是的,我這樣認為,只要希特勒誠心地信仰上帝,並接受洗禮,那他的罪會被天父原諒的,但是,不能免除他受到人類正義的審判!」

是呀,對一個信仰者來說,生活中充滿各種對信仰的質疑,如果我們沒有足夠的信念與正知見,又怎能引導他者看見正確的途徑呢?

以佛教徒的觀點來說:是的,希特勒罪大惡極,但他體內的佛性與你、我、諸佛菩薩依然無異,所以即使要在地獄受千萬劫的業報罪難,一旦他看見自己的佛性湛然的那刻,他也會踏上一條成佛之路的。

而,我們是否有足夠的智慧與勇氣去為我們堅信的信仰發聲、闡述、辯護呢?這是信仰者的另一場戰爭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